返回

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7章 身为女人的无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哎呀!你真是笨,亏你还是艺人出身,在妈妈前面装模作样不就好了。跟我在一起就是陆皓舞不就行了。”海生轻松地说道,赞叹自己可真是聪明。

    “你个笨蛋,在家里我还要带着面具生活,不累吗?”陆皓舞使劲儿掐他的胳膊道。

    海生忍着疼道,“就一年,一年后我们搬出去,你想怎么样都行。”

    陆皓舞心一软,拿起了冰咖啡灌了一大口,叹声道,“该淘汰了,为什么老人喜欢的儿媳妇是天下一模一样的,为什么不跟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呢?为什么女人一旦结了婚就被掠夺了个性呢?完全变成了一个硬让婆婆喜欢的类型呢?真是几千年不变的样本!不厌烦吗?哎呀,真是烦死了。”

    “你说的也没错。”海生附和道,“可你觉得你能改变主流价值观吗?”

    “婆婆不是也年轻过吗?将心比心她那时候因长辈们带来的彷徨心和反抗的心不也有那种感觉吗?”

    “那样前前后后,反反复复就是所谓的人生。她现在已经从新媳妇,熬成婆婆了。”海生挠挠头道,“地位不同,立场就不同。”

    “难怪二姐要不婚主义了,这样的婚真是不结也罢!”陆皓舞撅着嘴道。

    海生闻言立马生气道,“你在说一遍这样的话,我真的饶不了,你说啊!”

    陆皓舞赶紧转移话题道,“你妈真的好奇怪啊!你妈妈自己每天什么都不干,每天喝茶、聊天、逛街,打高尔夫,为什么要求我做一百年前的儿媳妇。为什么?”

    “她也不是一嫁进来,就这样的,以前是个很认真的人,是我爸的贤内助好帮手。我在中学的时候,她还是个不出门的好太太,好妈妈呢!现在变了。”

    “为什么?”陆皓舞好奇地问道。

    “可能活到这把年纪了,人生该为自己而活。”海生突然说道。

    陆皓舞起身道,“别的女人结婚也和我一样吗?怎么就觉得自己这么奇怪。”

    “你要去哪儿啊?”海生跟着起来道。

    陆皓舞没好气地说道,“去上家政大学,不要怠慢了我的先生。”

    “呵呵……”海生把钱压在咖啡杯下面,上前挽着陆皓舞的胳膊。

    坐在车内,陆皓舞真心沮丧道,“海生,我很伤心,你妈妈她怎么可以这样看我,难道我真是吃狼奶长大的狼孩子。我真的那么糟吗!打击的我一点儿信心都没有了。”越想越伤心,这还没结婚呢?就层出不穷的花样,这要是婚后也这样,陆皓舞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海生深吸一口气,上前将她拥进了怀里。

    为了恢复小舞的信心与士气,海生载着她去海洋公园,玩儿了一天。

    *

    金毓秀好心情回到了家,曾博年看着她好奇地问道,“这么高兴,和亲家母谈的狠愉快。”

    “是啊!我把她的脸都气绿了。”金毓秀高兴地说道。

    曾博年闻言着急道,“你……你……怎么又来了。”

    “我要求她的女儿穿的端庄得体,难道错了,还是我要求她的女儿会干家务不对。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娶过菩萨,供起来不成。”金毓秀一阵抢白道。

    “好好,你说的对!这是女人本来就该懂的,怎么小舞不拿手吗?”曾博年随口说道。

    “十八岁就出来选美了,进入演艺圈,能会多少家事。”金毓秀撇撇嘴道,“不就是靠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漂亮能当饭吃啊!”

    “亲家母确实长的挺好的,这把年纪还能保持着不错。”曾博年笑道。

    金毓秀黑着脸道,“你怎么老实盯着人家的长相呢?那可是亲家母。”

    曾博年哭笑不得道,“你连这个都吃醋,我当然知道那是亲家母了。”

    “她长的也就一般吧!有什么漂亮的。”金毓秀没好气地说道。

    “那还不算漂亮吗?亲家母长的漂亮,女儿才会那么漂亮吗?小舞才能在演艺圈里吃得开吗?”曾博年端起咖啡杯笑道。

    “娶妻娶贤,我们看得是人品。”金毓秀又道,“亲家公的人品可比亲家母好多了,没有那么小气。”

    “人家是夫妻一体,一个大男人怎好和你计较。”曾博年笑道,“其实亲家母已经很好了。”

    “很好,你没看见她是怎么挖苦我的。”金毓秀生气道。

    “好了,好了,你呀!别在斤斤计较了,又不是上台打拳击,这么打下去,还结婚不。”曾博年劝慰道,“呵呵……难道你不厉害吗?”

    “一般的婆婆不会接纳小舞做儿媳妇与的。”金毓秀叹声道。

    “干嘛!长的漂亮已经足够了,她漂亮的像珍珠一样辉煌耀眼!”曾博年夸赞道,“她的努力让她在演艺圈里发展无人达到的高度。”

    “漂亮能当饭吃啊!”金毓秀白了他一眼道。

    “女人首先得长的漂亮,不漂亮算不上女人。”曾博年肯定滴说道。

    “放在玻璃箱子里,只能观看就可以了。”金毓秀双眸圆睁瞪着他道。

    “想让人漂亮的放在玻璃箱子里观看的儿媳妇当然是最好的。”曾博年竖起大拇指道。

    “男人啊!就是这么的肤浅。”金毓秀摇头无语道。

    “啊!可真漂亮啊!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真的要成为海生的妻子嘛!”曾博年哈哈一笑道,“这小子,在这一点上完全像我。能选漂亮的妻子,有品位,哈哈……”

    金毓秀彻底无语了,男人果然是喜爱花瓶。

    *

    海生吃了晚饭才送陆皓舞回去,车子停在路边,车厢内,海生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道,“你别不高兴啊!那样我会难过的。”

    “我还可以!”陆皓舞叹声道,“感觉自己像是电视里的女主角似的,心情不是很糟糕。”

    “妈妈只是想给你个下马威,这样吓唬吓唬你而已。一切都会顺利的!”海生乐观地说道。

    “是吗?”陆皓舞挑眉道,可没有他那么乐观。

    “把正在发育的孩子,那样的打断士气,那样有什么开心的吗?我不明白,反正感觉很复杂。复杂是复杂些,但我又不愿意放弃你。”陆皓舞眸光温柔地看着他道,“想想任何一个婆婆,从本质上所有的婆婆都是一样的。这是所有做儿媳妇的心声,所以婚礼照旧,我们试试看。”她伸手覆上他的大手。

    “好吧!谢谢你。”海生反手紧扣着他的手道。

    “都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管怎样?我就把这个当做我的人生大戏来演好了!”陆皓舞自我安慰道,忽然抬眼看着他道,“如果我说不结婚你会不会找个像猫咪一样的女人啊!”

    “又胡思乱想!”海生转移话题道,“我得想尽办法,早一天把人娶回来,把你扔在床上,紧接着生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儿,再生一个像我一样的儿子,啊!这样人生就圆满了。”高兴地说道,“我所求的也就是这些。”

    “我也是!”陆皓舞笑道。

    海生转过头来看着她,陆皓舞说道,“我也是,我也想那么的生活。”

    “你妈嫌弃我穿的暴露,我还没有这样穿呢?”陆皓舞比划道,“我要是穿成这样,前边露到这儿。”她手比划到****,“后面露到这儿。”露出整个后背。

    “你想干什么?穿给谁看啊!”海生黑着脸道。

    “呵呵……逗你玩儿呢?”陆皓舞笑道,“我要真穿成那样,我爸、妈都不答应。”

    海生闻言有个古板严肃的老泰山不错,能压着小舞这泼猴儿!

    海生看着她白玉一般的小脸,粉嫩的唇瓣,“咱们亲一个吧!”

    “不要,你该回去了。在我家门口,被抓住了多难为情啊!”陆皓舞想也不想地拒绝道。

    “你真是妖精,大白天的就诱惑我,现在黑灯瞎火的,怎么不?”海生唠叨道。

    “现在没感觉,又没情调!”陆皓舞推脱道。

    “那goodbyekiss总可以了吧!”海生点点自己的脸颊道。

    陆皓舞推开车么下了车,弯下腰看着他道,“即使结婚后,我不想接吻也绝对不会接吻的。”

    “哎呀!那好啊!我也和你一样,我没感觉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去做的,你看着办吧!”海生歪着身子,透过车窗探着脑袋道。

    “拜拜!”陆皓舞站直了低头看着他道,“我爱你,喜欢你,我爱你,喜欢你。”飞吻了他,粉嫩的唇嘬出声音来。

    海生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道,“狐狸精!”

    陆皓舞闻言单手捂着嘴巴哈哈笑了起来。

    “你这个九尾狐狸。”海生继续笑骂道。

    陆皓舞的小声越发大了,“快走吧!回去晚了,你妈又该说我勾住你了。”

    这样一下子原本欢乐的气氛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海生温柔地看着她道,“谢谢你小舞。”

    “谢什么?”陆皓舞努努嘴道,“谁让我喜欢你了,陆皓舞栽在你手里了。”接着道,“快走吧!路上小心点儿。”

    陆皓舞看着车子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了家。

    回到家就看见陈安妮双手环胸,坐在客厅,那样子显然是等着她呢!

    “坐!”陈安妮指着对面的沙发道。

    陆皓舞坐了下来,“妈,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陈安妮看着女儿穿着,这气就往外冒,“你没长心眼儿吗?去见你未来婆婆就穿的这么性感!你不能穿的端庄一些。明知道你婆婆对你不太满意,你还穿成这样,不是自找的挨骂的。”

    “可是妈妈,我无论怎样她都挑毛病,我干嘛还委屈自己。”陆皓舞很干脆地说道。,“前些天,您还我跟她对着干呢?”

    “对着干?那是你要占个理,可不是让你撒泼当泼妇无理取闹。”陈安妮摇头双手抱胸看着她道,“凭良心说,知女莫若母,我很清楚你的缺点,换个角度想一下,易地而处,假如你是我的儿媳妇,我也不会太满意的。”

    陆皓舞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妈妈!”

    陈安妮继续说道,“我不了解你吗?无无论长辈在不在场,你肯定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太随便了,我是你的妈妈可以无条件包容你,到了婆家可不一样。你呀!说好听点儿是活泼开朗没心机,说难听点儿是缺心眼,傻帽!从客观上说,你现在嫁人还不够资格。连你的妈妈都这么想,何况是亲家母呢?”

    “我真的那么奇怪吗?”陆皓舞指着自己道,看向走过来的陆皓杉道,“哥我是奇怪的女孩儿。”

    “是,你很奇怪。”陆皓杉坐在单人沙发上道,“小舞考虑清楚了,结婚可不是过家家。那是一辈子的事!”

    “那不结了。”陆皓舞撅着嘴又道,“可我想结吗?”

    “未来要跟婆婆一起生活一年,真替你担心。”陆皓杉忧心忡忡地看着她道。

    “我是白痴吗?我知道有多难,尤其是身边有个挑剔的婆婆。”陆皓舞垂头丧气地说道。

    “嫁到婆婆不满意的家里,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滋味儿啊!”陈安妮问道。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好好干不就行了吗?”陆皓舞梗着脖子道。

    陈安妮点头道,“我把你给娇养惯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的教教你。”

    “教什么?”陆皓舞不可思议地问道。

    “方方面面。”陈安妮认真地说道。

    “妈妈!”

    “我非常不愿意把你嫁到婆婆不满意的家庭里,那样我连觉都睡不踏实。再说了你身上有许多毛病实在让人看不过眼。”陈安妮严肃地说道,“我想好好的教教你,教的差不多了,再把你嫁出去。我不想让人家说你没教养,那是当妈的失责。”

    顿了一下又道,“离婚礼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从现在开始不要在接什么通告了,我要对你进行系统的教育。知道了?”

    “是!妈妈。”陆皓舞应道。

    陈安妮起身离开,陆皓舞单手托腮道,“哥,我是奇怪的人吗?”

    “反正行为和长相不成正比。”陆皓杉笑眯眯地说道。

    “大哥你?”陆皓舞气的随手把沙发靠背扔了过去。

    “瞧瞧!这种行为,要是被你婆婆看见了准晕倒。”陆皓杉笑着接过沙发靠垫道。(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