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8章 岗前培训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陈安妮进了房间,坐在床上,屋里开着冷气,却依然挡不住这心头热,拿着团扇使劲儿的摇着。

    “从回来,你这脸色就不好看,问你也不说?怎么了。”陆江帆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她道。

    “我让小舞不要再接通告了,专心在家。”陈安妮缓缓地说道。

    “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心里不安,越看皓衫媳妇,越觉的这样把小舞嫁出去,这心里放不下。”陈安妮低声说道,非常的不好意思。

    “跟皓衫家的可没法比。”陆江帆点头道。

    “咱家皓衫能娶到秋萍可真是福气。”陆江帆欣慰地笑道,“不过说归说,小舞的性格摆着呢?怎么教才能赶上宝宝的妈妈。”

    “虽然比不上宝宝的妈妈,可是还得想办法教一教,不至于太丢我们的人。”陈安妮抿了抿唇说道。

    “放心吧!咱家小舞聪明着呢?一学就会!”陆江帆乐观地说道,“这好坏她分的清。”看着她又道,“你这样做是对的,基本的东西教会以后再出嫁也不迟。”

    又问道,“可是她自己同意吗?”

    “同意了!”

    “你看,别看她整天没心没肺,稀里糊涂的,心里门清,人其实很伶俐的。”陆江帆倾身上前,拍着她的手道,“你不要太担心了,没关系。”

    好奇地突然问道,“怎么突然想起来教那丫头了。”

    “亲家母提出来了,问的我无地自容的。”陈安妮心里不舒服道。

    “哟!”陆江帆挑眉道,“不是要力压亲家母一头,怎么低头了。”

    “我不想低头,可是亲家母说的对,我无从辩解。”陈安妮叹声道。

    “我以为你把小舞嫁过去,祸害他们家,不是衬你的心,如你的意。”陆江帆打趣道。

    “嘴上说说而已,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嘛!”陈安妮白了他一眼道,叹口气道,“唉……难怪皓儿说不想结婚,想想小舞嫁进那样的人家,我真是担心。”

    “你先前不是想着攀高枝了,怎么又反悔了。”陆江帆调侃道。

    “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安慰安慰我。”陈安妮生气地说道。

    “放心吧!小舞那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陆江帆从善如流地说道。

    “还不如不安慰呢?”陈安妮没好气地说,扇着扇子的劲儿更大了。

    *

    自此陆皓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天天都被训,跟教训孙子似的。

    “妈,妈,您还是我的亲妈吗?怎么训我跟训宝宝似的。”陆皓舞提着吸尘器哐的一声扔到了地上,“妈,吸尘器吸一遍,就行了,干嘛还要用湿抹布擦一遍啊!”

    “吸尘器吸不干净。”陈安妮抱着丫丫坐在客厅说道。

    “人都是活在灰尘中的,太爱干净了,会生病的。”陆皓舞瘫坐在沙发上。

    “那以后你的房间不用打扫了,就像狗窝算了。”陈安妮瞥了她一眼说道,“瞧瞧你坐没坐相,给我坐好了。”

    “是!”陆皓舞直起上身道,“妈妈您知道您现在是什么吗?是后母,后母,我就是可怜的灰姑娘。”

    又感慨道,“简直是比拍戏还累。”

    “现在知道做家事不容易了吧!”陈安妮没好气地说道,“总是说我们家庭主妇轻松,这下子知道了吧!”

    又道,“你以为当儿媳妇那么容易啊!比你拍戏累十倍。”

    “是!”陆皓舞谄媚道,“我觉得结了婚的女人都是伟大的,像蜡烛一样,燃烧了自己,点亮了别人。妈,午饭……”

    厉秋萍站在厨房喊道,“小姑子,小姑子?”

    “来了,来了,又来了。”陆皓舞懊恼地说道,“我现在好怕您和大嫂,简直太恐怖了。”

    “快去吧!”陈安妮一点儿都不心疼地挥手道,“爷爷还没来呢?好好干,干不好了有你受的。”

    “啊!”陆皓舞垮下脸道,爷爷可是**oss,专职教她厨艺的。

    现在心疼等于害她,她婆婆可不会像她这么仁慈的,没有岗前培训,是直接持证上岗。没有一点儿缓冲的余地。

    陆皓舞踩着重重的步伐朝厨房走去。

    陈安妮叫住她,看着她回身教训道,“改改你走路的姿态,不是砰砰,就是当当的,哪有一点儿女人该有的文雅。像你这样走路的儿媳妇,婆婆是不会满意的。知道了吗?”

    “知道了。”陆皓舞轻声细语地说道,然后蹑手蹑脚的转身朝厨房走去。

    陈安妮又喊道,“你这孩子做贼呢?”

    陆皓舞无语地叹了口气,嘴里嘀咕道,“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辈子,哪来的头,慢慢熬吧!”陈安妮抿嘴笑道,“结婚不容易。”

    “大嫂,我现在好佩服你,忍受我妈这样的人。”陆皓舞口无遮拦地说道。

    厉秋萍笑道,“妈妈是为你好!嫁人和在家里做姑娘是不一样的。”

    “唉……这还没结婚呢?就把我折腾的三魂丢了两魂,这要是结婚了,还不把我折腾的没了。”陆皓舞唉声叹气道,“结婚真没意思!”

    厉秋萍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起海生还有点安慰,要是男人再不争气的话,那才更可恨呢!”陆皓舞自我安慰道。

    “是这个理儿。”厉秋萍笑着附和道。

    “妈,下午我和海生约会?”陆皓舞在厨房喊道。

    “去吧!”陈安妮痛快地答应道,绳子蹦的太紧,让她出去松快一下,顺便诉诉苦!也好让海生知道女人不易。

    “耶!谢谢妈。”陆皓舞择着菜高兴地喊道。

    *

    陆皓舞一上海生的车就道,“找个地方,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看着平时像太阳一样的活力四射的陆皓舞此时蔫了吧唧的,海生担心地问道,“怎么了这么累?”

    陆皓舞瞪了他一眼道,“还不是因为不要怠慢了你,我现在是灰姑娘,在家里学习家政,我妈就是白雪公主的后母。”

    又倒苦水道,“这是我妈可怕的复仇战略,这些年,没让我做的事,一下子全让我做完了才嫁出去。我都快疯掉了。”

    “我去跟岳母说,不用这样训练你。”海生立马表态道。

    “那我不做饭、不洗衣、不打扫房间,家里像狗窝一样,你也没意见。”陆皓舞双眉轻扬微微一笑道。

    “没意见,钟点工是干什么的?”海生更干脆道,“咱抢了人家的饭碗,怎么办?这事我去给我妈还有岳母说。”

    “别了,学学也没坏处。”陆皓舞摆手道。

    “那你都学什么了?”海生好奇地问道。

    陆皓舞掰着手指数道,“从挑海鲜的方法,收拾的方法,烹饪的方法,我还做了红烧带鱼,清蒸石斑、辣炒螃蟹……剩下的打扫房间我都不说了。”

    “做的怎么样?”海生笑着问道。

    “哪有人一开始就成为烹饪高手的,你不知道我被爷爷训斥多少遍了,明明照着书就能做的东西,干嘛非常让人家学呢?”陆皓舞烦躁地说道。

    尤其她妈请动了爷爷这尊大神做镇,陆皓舞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学。

    “你好好学,未来的大厨师。”海生鼓励她道。

    “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你干。”陆皓舞娇嗔道。

    “好好,去我们家吧!”海生转移话题道,“趁着我妈不在家,去打球了。回家打打关系,到时候让保姆佣人帮咱们打打掩护,替我们说说好话。”

    “好吧!”陆皓舞应道。

    两人驱车回了家,陆皓舞忙着在金毓秀的后院做功课,打好关系。

    其实陆皓舞挺受欢迎的,谁让她是大明星呢!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在加上曾家二少的力挺,可没人敢对陆皓舞不敬。

    海生则在楼上画设计图,忙碌了一下午。

    傍晚十分,金毓秀神色高兴地进了家门。

    杨妈接过金毓秀的高尔夫球袋,笑着问道,“玩儿的好吗?”

    “还可以。”金毓秀随口说道,走到客厅内看见穿着女式小洋装的陆皓舞,眼眸闪了一下意外道,“什么时候来的。”

    “小舞下午就来了,我在上面画图,小舞在厨房里忙着偷师。”海生笑着说道。

    主仆多年,杨妈哪里不知道金毓秀担心什么?于是出声道,“是啊!陆小姐,学的狠快。”

    金毓秀闻言松了口气,她可真怕年轻人长辈们不在家,**,把持不住自己。

    “坐吧!”金毓秀看着他们两个道,“好累!”说着坐了下来。

    杨妈站在金毓秀身后道,“夫人,开饭吗?”

    “老爷回来了吗?”金毓秀问道。

    “老爷说要晚一会儿回来。”杨妈汇报道。

    “那就等老爷回来一起吃。”金毓秀说道。

    杨妈笑着退了下去。

    海生看着金毓秀笑着道,“妈妈,小舞这些日子不会接戏,接通告了。”

    “为什么?”金毓秀捏着自己的肩膀道。

    “我岳母说,因为她什么都不懂,所以婚前,想好好的教教她。”海生笑着回道。

    “哪有你这么说人家的。”陆皓舞不依道,稍后又改口道,“是,没错,就像海生说的那样!”

    “所以在家认真的学习呢!”金毓秀高兴地问道。

    心里嘀咕:亲家母看来拎得清,还算靠谱。

    “是!”陆皓舞应道。

    “挺不容易的吧!”金毓秀挑眉问道。

    “是!干家务,真不如拍戏来的轻松。”陆皓舞实话实说道。

    “其实她比外表还伶俐,绝对不是一个迟钝的人。”海生哈哈一笑道,“只不过家务不是她熟悉的领域。”

    “看来你母亲对你的婚事很操心啊!”金毓秀语气稍微温和了一些道。

    “好像是的,这个我也想了很多,我是那种婚前要去专门补家务课程的女孩儿吗?”陆皓舞自嘲道。

    金毓秀点头道,“嗯!去上那课程当然好了。”

    陆皓舞双手交握,搓了搓自己的手指道,“虽然没有必要,可是妈妈想让我去。而且跟妈妈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了,所以也就答应妈妈了。”

    “哈哈……妈您看多善解人意啊!”海生得意地笑道。

    “你不要插嘴。”金毓秀看着傻笑的儿子说道。

    学习只是学习而已,关键是结果。

    金毓秀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已经有一个星期了。”陆皓舞说道。

    “哦!行动很迅速吗?”金毓秀微微点头道,算下时间,是上次见完面就回家开始的。

    “瞧,多利落啊!”海生笑着说道。

    金毓秀不着痕迹的瞪着在一旁为老婆摇旗呐喊的不争气的儿子。

    看的海生慢慢的收起了笑容,外面突然响起了车喇叭声,“呃……我爸回来了。”立马站起来,拉着陆皓舞迎了出去,逃出尴尬的境地。

    陆皓舞也认识了曾家大哥的老婆和女儿,大嫂真是准婆婆理想儿媳妇,那真是温柔如水,说话轻声细语,一言一行好像尺子卡量过的。

    人虽然很美,可是却失去自己个性。

    女儿六、七岁,长的很漂亮,伶俐可爱,却也是一板一眼的汇报自己学校里的情况。

    餐桌上更是执行食不言,安静的很,连孩子都规规矩矩的,和自己家比起来,完全不同的画风,吃得让人别扭,不知道吃到肚子里的是美食,还是礼仪。

    真不知道是否能适应曾家的生活方式。

    吃完饭海生送陆皓舞回家,车厢内陆皓舞唏嘘道,“幸好在你家只住一年,不然的话我可受不了。你们家的家风你不觉得太静了?”

    “静吗?我没觉得安静,习惯成自然,不过和你家比起来,确实安静。”海生真是长见识了,在陆家男人们只要一说话,女人们连大气都不敢喘,和他们家正相反。

    “每个家都有自己的家风,所以求同存异吧!”海生让她理解一下。

    “所以啊!我什么都没说。”陆皓舞笑道,“我忍着吧!”接着俏皮地说道,“你说我们结婚后,我这个西风能否压倒东风。”

    幸好车子已经停在了陆皓舞家的家门口了,不然被她的惊人之语,给吓的撞车,“你这丫头,胡说什么?我妈不是东风,她是我们家的太阳,你去压一个试试,烤糊了。”

    陆皓舞摇头,真是无语了。

    就这样子陆皓舞一边认真的学习家政,一边备嫁。

    双方亲家母见面,依然是刀光剑影,唇枪舌剑,到后来纯粹成了意气之争,随便扯个话题,双方都能辩上一辩。

    倒是这感情越吵越‘好’了。

    谁跟她好了,粗俗!

    做作!(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