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0章 求婚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嗯嗯!”陆皓儿重重地点头,洪亦琛才松开她。☆→,

    陆皓儿嘴巴得到解放,立马阴着脸道,“你干嘛突然闯过来,说好了我来吗?你这家伙不守信用。”她指着他道,“即使咱们有一天结婚了,千万不要想不分时候,不分地方,按自己的想法单方面的想把我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样我会拒绝你的你记住了吗?”她接着说道,“你要向我提前申请啊!我的意思是,以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为单位,事先制定日程表,正式的提出申请,然后经过检查在答复你。”

    “呵呵……”洪亦琛闻言笑了起来,“亲爱的,难道要像英国人一样吗?”

    “笑什么笑?我这人就这样了,根本接受不了突然袭击。”陆皓儿看着他道。

    “知道了。”洪亦琛点头道。

    &*&

    “大舅舅,别遗憾,你没看见刚才洪亦琛捂着二姐的嘴,好像没有昏倒和尖叫。”顾雅螺安慰他们道。

    “是哟!皓儿的病好像逐渐好起来了。”陆江舟开心地说道。

    “嘘……小声点儿。”朱翠筠压低声音道,“这真是值得高兴的,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好的这么迅速。”

    “只要她能好,时间不是问题。”陆江舟开心地说道。

    “这真是太神奇了。”朱翠筠窃笑道。

    &*&

    “我说,你干嘛反客为主啊!不是说好了,我来吗?”陆皓儿怀疑地看着他道。

    “对不起,我有些急于求成了,想过这一道关。”洪亦琛非常抱歉地说道,“我实在太想吻你了。”

    陆皓儿无语地看着他,嘴巴张张合合,“你怎么?”

    “皓儿,我可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你实在太诱人了。”洪亦琛身体微微前倾,低下头来语音低哑地说道。

    两人脸庞之间的距离相距非常的近,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陆皓儿清晰地看见他眼底的火焰,立马撤回身子,塞了冷水给他道,“降降火。”

    “噗……”路西菲尔憋不住道,“她可会打击人。”

    “你让我怎么说你,你是不是早就别有用心了。哎呀!你怎么表面上那么斯文,真让人哭笑不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陆皓儿指着他道。

    朱翠筠拉着他们离开,距离够远了,她上下打量着两个男人道,“男人,不管老的,少的,大的、小的,都一个德行。”

    “哎呀!那不是那么回事?”陆江舟辩解道,“面对心爱的女人,如果不想的话,要么是圣人,要么是不行。”

    “咳咳……”路西菲尔讨论这个问题真尴尬。

    陆江舟老脸一红道,“他这是正直,诚实,他要是迟迟不行动,我倒是怀疑,他是不是生理有问题了。他坦率的承认了也有罪吗?非常的光明磊落嘛!”

    “你也那样?”朱翠筠突然问道。

    “当然,是男人都那样,不信你问路西菲尔,他就是怕自己克制不住自己,才飞美国,隔着一个太平洋,想也是白想。”陆江舟可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哎呀!男人反正都坏。”朱翠筠啧啧着嘴道。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顾雅螺补刀道。

    路西菲尔无辜地说道,“我们也觉得冤枉,只是因为这样一点,我们怨恨把我们创造成比女人更冲动更任性的人的上帝。”

    朱翠筠瞥了一下后院菜地,“我们是否应该重新认识一下这小子。大白天的,竟然对人家的女儿动手动脚的。”

    “他也动不到哪儿去,不是连手指尖都没碰到吗?就被皓儿数落的满头包了。”陆江舟替洪亦琛说好话道。

    “还想怎么地?”朱翠筠生气道。

    “走吧,走吧!”陆江舟拉着她走道,“我们赶紧走,不然一会儿他们过来该尴尬了。”

    “嗯嗯!你们也走,皓儿的脸皮薄。”陆江舟看着顾雅螺他们夫妻俩道。

    四个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菜园子,聚餐的时候陆皓儿和洪亦琛神色如常,和好如初。

    “快结婚了吧!”陆忠福看着陆皓舞这对准新人道。

    “是,九月十六。”海生说道。

    “那汉妮的预产期也在这个时间段儿吧!”朱翠筠说道。

    “那小舞如果你的婚事不能参加,就多多包涵。”陆皓逸笑道。

    &*&

    眨眼间就到了陆皓舞结婚的日子,小舞一袭公主婚纱,一款华丽的蕾丝长袖婚纱,蕾丝一字领既浪漫优雅又衬托出她漂亮的锁骨。

    举手投足间流露典雅气息,与身上佩戴的灵动的珠宝浑然融合,尽显隽永。

    爱她的新郎正在等她,海生心里嘀咕,终于娶到了,他容易吗?

    酒店的大堂被打扮成了粉红色,粉色系的餐桌布置并看起来并不会感到女性化,橘粉色的餐巾、橘粉色的杯子、粉色的花朵,这些都足以让其他颜色的装饰物更加夺目。

    婚礼中陈安妮眼眶微红,还不忘跟亲家母隔空传情,空气中噼里啪啦的。

    婚礼刚一结束,陆江舟的bb机就响了起来,上面写着钟汉妮要生了。

    来不及感慨一群人纷纷驱车驶向医院。

    预产期就这几天,所以钟汉妮和陆皓逸商量的就不参加小舞的婚礼了,万一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况,搅合了人家的大喜的日子可就不好了。

    没想到还真是今儿发动了,一家人赶到医院时,人已经送进了产房。

    朱翠筠抓着陆皓逸的胳膊急急忙忙的问道,“汉妮怎么样了。”

    “妈!”陆皓逸急的满头大汗,眼眶里蓄着眼泪道,“汉妮怎么还没动静。”

    “冷静点儿,医生怎么说?”朱翠筠稳着儿子道。

    “医生说没事。”陆皓逸说道。

    “没事,你哭什么啊?真把人吓死了。”路西菲尔没好气地说道。

    “这不是进去这么久还没出来。”陆皓逸吸吸鼻子道,也觉得自己很没出息。

    “多久了。”江惠芬问道。

    陆皓逸抬起手腕看了下表道,“半个小时了。”

    “这生孩子,生一天都有可能,才半个小时你就这样了。冷静点儿。”陈安妮看着他道。

    “对了,你们怎么过来的。”陆忠福问道,对于这孩子家里没少演练,谁知道因为小舞结婚人都不在。

    “我叫了救护车。”陆皓逸说道。

    “对了,给亲家母打电话了吗?”朱翠筠又问道。

    “忘了。”陆皓逸不好意思道。

    “那我去。”程婉怡道,话落就匆匆找电话去了。

    陆江船走过来道,“爸、妈,大哥、大嫂,皓逸别担心,我刚才问过医生了没事。你们就安心等着吧!”

    “谢谢小叔。”陆皓逸忙不迭地说道。

    “皓逸你带准备好的包被,尿不湿了没?”陆江丹问道,看他慌的六神无主的样子,急匆匆的不知道为婴儿准备的东西带了没。

    “哎呀!忘了。”陆皓逸抬脚就道,“我现在就去拿。”

    “回来。”路西菲尔拉着他道,“就你这样开车真让人不放心,我和螺儿去拿。你就安心等着当爸爸吧!”

    “谢谢了。”陆皓逸感激地看着他们道。

    全员行动,顾雅螺和路西菲尔赶背着大包裹赶回来时,走廊坐着焦急等待的人,产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声。

    听得陆皓逸坐立难安,人扒着产房的门,恨不得钻进去。

    看着众位长辈摇头无语,这一看准是当爸爸的。

    “怎么还不生,怎么还不生,真要把人熬死了。”陆皓逸焦急地跺着脚道。

    “皓逸,你安静点儿,这生孩子可不是你说了算,那小家伙要是不出来,你也没办法。”朱翠筠拉着他坐下来道。

    “等他出来,我一定打她的小屁股,这么折腾她的妈妈。”陆皓逸焦急地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那嗓门亮啊!

    “呵呵……”陆皓儿笑道,“你这父亲的威严可建立起来了,瞧瞧多听话,立马出来了。”

    “呵呵……”大家笑了起来。

    笑声中护士出来报喜钟汉妮生了个儿子。

    “我有儿子了,我当爸爸了。”陆皓逸高兴地一蹦三高道。

    “儿子?大哥你看不起我们女人啊!”陆皓儿立马说道。

    “怎么会?嘿嘿……”陆皓逸溜之大吉,跑到了产房边,等待着孩子和老婆被清理好推出来你。

    “恭喜您了,亲家母,当外婆了。”陆江舟看着夏春熙笑着说道。

    “我也恭喜您二位,当爷爷、奶奶了。恭喜您当太爷爷、太奶奶了。”夏春熙笑着说道。

    “同喜同喜。”

    在一片恭喜声中陆家的长孙和长孙的妈妈被推了出来,推进了病房。

    &*&

    冬日的海滩,宁静安详。陆皓儿和洪亦琛两人手拉着手漫步在沙滩上,陆皓儿叽叽喳喳地说着陆家长孙的趣事,两个多月的婴儿真是越发的好玩儿。集合了爸妈的优点,长得玉雪可爱,谁都想抱抱。

    “这么喜欢孩子,我们也生一个好不好。”洪亦琛宠溺地看着她道。

    “呃……”陆皓儿有些迟疑地看着他,“我不确定自己可以和你过夫妻生活。真的。”

    “不试试怎么知不知道!”洪亦琛挑眉道,“当然我们得先结婚。”看着陆皓儿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他突然问道,“你想过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吗?”

    “这个?”陆皓儿微微一惊,放眼看着潮起潮落的大海,“没有想过?”以后的生活?虽然他们之间看似过关过的很顺利,拥抱,亲密的接吻,然而婚姻生活必须坦诚相见,光是想象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能否过夫妻生活,真是一个未知数?

    陆皓儿皱着眉头迎着他的目光说保守的答案,“继续创作,直到有一天写不动了。”

    这是规避他的问题,明明知道他问的什么?

    洪亦琛停下来定定地注视着陆皓儿的眼睛,直白地问道,“在你的未来里,有我吗?”他想通过这个问题,透过她的眼睛,望进她的心里,不让她在逃避。

    “嗯?”陆皓儿眼神游移,敛眉沉思,修长地手指拂了拂脸颊边垂落的发丝。

    还想逃避,洪亦琛微微一笑道,“在你的未来里,能不能把我给加进去?”

    这算是求婚?陆皓儿抬眼惊讶地看着他,有些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年龄三十一岁,感情真挚专一,喜欢一个披着重重铠甲的女人,佯装坚强,实则心里脆弱的女人。我有机会与你共度一生吗?”

    这话听着怎么不顺耳,陆皓儿不高兴地撅着嘴,一双黑眸瞥着身边的男人,娇嗔地问道,“我就没有优点吗?”

    洪亦琛紧皱着眉头,单手托腮,仿佛在苦苦思索,隔了一小会儿,他缓缓地摇头道,“说老实话,你还真没有一丝优点?”

    “洪亦琛?”

    洪亦琛眼底泛出笑意,单手托腮,围着他打着圈,慢悠悠地说道,“你心地善良吗?你年纪小吗?你温柔贤惠?也就还长的漂亮,凑合吧!”

    随着他的话语,陆皓儿的眼睛越瞪越大,等他把话说完,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恼火地戳着他的胸口道,“你不就是想说我脾气坏,跟温柔贤淑挨不上边,你干脆说我铁石心肠好了。我年纪大,有你大吗?”

    洪亦琛被她可爱的表情逗的憋不住笑出了声,握着胸前的手指道,“可我还是爱你,分不清你是我,我是你了,怎么办?我居然迷恋你这个一大把年纪,心里却没有成熟的女人。我们一起生活好不好。”

    陆皓儿死死的瞪着他,忽然眼神温柔了起来,这个傻瓜,明明知道自己的情况,却还要执意的想要生活在一起。这一刻陆皓儿真的想陪着他一起看岁月逝去。

    “你不怕累吗?跟我生活会很累的,不光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陆皓儿认真地看着他道。

    洪亦琛静静地回望着她,他的表情恬淡,嘴角挂着一抹浅笑,紧抓着她的手的他微微的颤抖,无意识泄露了他的紧张,她真的以为他如他脸上的神色一般平静自然。

    “我真的可以吗?”陆皓儿喃喃自语道。

    “当然可以?”洪亦琛含情脉脉对看着她。

    洪亦琛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感受到他的跳动了吗?”

    陆皓儿默默的点了一下头。

    “我可以抱抱你吗?“洪亦琛问道,看见她点头,轻轻拥她入怀,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听到了吗?每跳一下,就是一句我爱你。”(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