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生活是美好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互相握着手,彼此凝视着对方,倾听对方的声音,她这个写小说的,无数的桥段洗礼着,竟然被感动了,眨眨眼中灼热,被心爱的男人求婚,明明应该是天底下最甜蜜最幸福的事情,她的心却太酸,有些害怕生活不如意,像美人鱼最终化作泡沫一样,爱情也会结束。~,

    洪亦琛微微一笑,从上衣兜里拿出一个金丝绒的盒子,打开,带着深深的企盼询问,“皓儿嫁给我好吗?”

    面对深情款款的洪亦琛,陆皓儿强迫自己镇定,坦诚道,“我也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这一刻我想牵着你的手走走看。”

    为她戴上那枚精挑细选的戒指,看着它在她左手无名指上闪耀,洪亦琛看着她道,“可以吗?”见她点头,慢慢地靠近她,吻上她的唇,收臂将陆皓儿腰身搂紧,唇舌越发炽热的在她口齿间辗转撩拨,再次彼此纠缠、难分难舍。两人一番深吻过后喘息连连,各自忙强行按捺心神略微挪开了些身子,以免自己把持不定。

    洪亦琛喘着粗气沙哑着声音道,“我们会一直牵手走下去。”

    陆皓儿嘴角微微勾起,脸上露出丝丝笑意,新鲜的空气瞬间让她清醒了不少,从刚才的暧昧氛围里走了出来。

    “拭目以待!”又恢复成那个冷静自持地陆皓儿,“先说好,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就离婚。”

    洪亦琛微微一笑道,“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

    陆皓儿和洪亦琛手拉着手进了家,站在全家人的面前,洪亦琛握拳轻咳,“我们俩经过商量决定结婚了。”

    “哦!”

    站在他身边的陆皓儿抬起头来看着大家道,“你们怎么这种反应,不是该吃惊吗?不奚落挤兑我吗?我可是嚷嚷着不婚主义的。”

    “吃什么惊!大惊小怪的,奶奶早把亦琛看做我的孙女婿了。”江惠芬笑着道。

    “你这戒指都晃花了我们的眼,还有什么好惊讶的。”顾雅螺指指她手上的戒指道。

    “奚落挤兑你,万一把我的女婿给弄没了可怎么办?”朱翠筠更直接道。

    “决定的好,应该的,只是让我们等了块一年可真是,时间太久了。”陆江舟埋怨陆皓儿道,“你这个坏丫头。”

    “恭喜了!”大家纷纷献上自己的祝福。

    “我们开瓶香槟庆祝一下吧!”顾展砚笑着道。

    “我去拿!”陆皓逸颠颠儿跑去拿了瓶香槟。

    陆露拿出细长的玻璃杯。

    陆忠福笑道,“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皓儿出嫁呢!没想到,我可是真有福气啊!”

    “这要谢谢亦琛了,我家那丫头让你受了不少的苦。”江惠芬安慰他道。

    “亦琛,今儿你是主角,这瓶酒你开吧!”陆皓逸把香槟递给了他。

    “砰……”的一声,酒被打开,泡沫涌出。

    洪亦琛一一给大家倒酒,收到一溜的恭喜。

    “这你们决定结婚了,皓儿要去美国先拜访亲家,然后才订日子吧!”陆江丹出声道。

    “丑媳妇见公婆,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嫌弃皓儿年纪大啊!”朱翠筠担心道。

    “这点您不用担心,我已经把皓儿的情况都告诉了我的父母,他们还埋怨我速度太慢了。”洪亦琛笑着说道。

    “呼!那就好。”朱翠筠长出一口气。

    实在是有小舞的婚姻在前,结婚来和婆婆住在一起,每天都过的‘精彩纷呈’的,真是不演戏都精彩。

    为婚后生活增加了不少的乐趣。

    “那皓儿结婚,不知道小思能否过来参加。”陆江舟担心道,“这丫头婚后,随军后想找她都不容易。”

    “这个交给我!”路西菲尔大包大揽道。

    “展硕那小子也得回来吧!”陆忠福拧着眉头道。

    “这得看他们订的日子。”江惠芬说道。

    “今年那小子再不回来,我们就做飞机去看他。”陆忠福说道。

    “什么?老头子你打算坐飞机了。”江惠芬双眼迸发出光芒道。

    “大不了上飞机后,喝点儿安眠药,我一觉睡到美国去。”陆忠福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我没问题的。”

    “那真是恭喜爸爸了,可以带着妈妈出去看看了。”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

    送走了他们以后,朱翠筠拉着陆皓儿进了自己的房间,陆江舟也跟着进来,插上了房门。

    “皓儿,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结婚的。”朱翠筠迫不及待地问道。

    “嗯嗯!对于夫妻生活你准备好了吗?”陆江舟担心地问道。

    “这是准备好了就可以吗?不事到临头,我也无法确定。”陆皓儿红着脸道,羞恼道,“我已经答应结婚了,问那么详细干什么?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是啊!说的对,既然已经决定结婚了,我们就不问了。”陆江舟赶紧说道。

    “我这是自我爆炸懂吗?”陆皓儿漫不经心地说道。

    “自我爆炸?”陆江舟不解道。

    陆皓儿抬起头来道,“是为了爸爸,妈妈,才抱着炸药桶,跳进去的。”

    “你是为了爸爸、妈妈才不情愿的结婚的。”朱翠筠担心道。

    “我可没有说绝对不情愿,反正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该怎么说?也说不清。”陆皓儿轻抚额头,想了想道,“爸爸、妈妈没有明说,可是却天天在等我的消息,使我心烦。亦琛他翘着下巴在等我的回答,我也心烦,另外还有,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翻来覆去的考虑,吃不好,睡不好,都无法静下心来写作,感觉很累。看着被我折磨的憔悴的亦琛也觉得没有意思。所以索性结婚,不行了再离婚。一切都令人厌烦。”

    “是吗?那好啊!反正已经决定结婚了,不管你是在那种情况下,下的决心结婚,反正已经定下来要结这个婚了,从今天起,我就可以长出一口气,踏实的睡上一觉了。所以非常非常的幸福。”陆江舟高兴地说道,恨不得高声歌唱。

    陆皓儿顿时不乐意道,“我在抱着火药桶跳火坑,爸爸您反而心安理得的高兴。你究竟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啊!”

    “哦……哈哈哈……”陆江舟愉悦的开怀的笑着。

    “听到爸爸的笑声,我的跳火坑行为,能对爸爸尽一点孝道,就算我做对了我还能说什么?”陆皓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做的当然对了,我确信你们两个比任何一对夫妇都会幸福的。”朱翠筠挥舞着双臂给她以信心。

    “还没有结婚怎么能知道呢?我的预感不太好,不太吉利啊!”陆皓儿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那是什么话?你这丫头,那样的话不可以随便说。”陆江舟呸呸道,“坏的不灵,好的灵。”

    “我需要克服的东西太多。”陆皓儿起身道,“爸爸妈妈难道不知道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道,“一听说我要结婚,妈高兴的要跳起来,虽然我不太懂,但那种心情应该比吃了蜜还甜。可是我现在很惶恐,很忐忑不安啊!在这种情况下结婚,我没信心。”

    “那?”陆江舟看向朱翠筠,两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朱翠筠担心道,“你这个状态怎么结婚。”

    “虽然有点儿夸张,但我真是这样的。”陆皓儿无精打采地说道。

    “不是有点儿夸张,而是夸张的厉害,你这样你妈我别想睡觉了。”朱翠筠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一半是夸张,行了吧!”陆皓儿无奈地说道,“别担心了,我会出嫁的。”她打开房门道,“祝你们晚安,我上楼去了。”

    &*&

    深夜十二点,“你坐下来,我这眼都被你给转晕了。”朱翠筠看着如焦躁的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陆江舟道。

    “这丫头也不说来个电话,到底见公公、婆婆怎么样了。让我们安安心,这心里七上八下的。”陆江舟着急地说道。

    朱翠筠也着急,只不过两人着急有什么用。

    “叮铃铃……”电话响了,陆江舟与冲过去拿起听筒道,“喂,是皓儿吗?”

    “是,爸爸,我是皓儿。”陆皓儿接着说道,“您不用担心,亦琛的父母很和善,我没有遭受到小舞那样的遭遇。”说出他们最担心的,“他们没有嫌弃我的年龄。”

    “嗯嗯!”陆江舟不住地点头。

    急的朱翠筠道,“你倒是说话啊!别光点头啊!”

    “很顺利!”陆江舟忙不迭地说道,朱翠筠忍不住,直接夺过听筒,自己跟陆皓儿说了起来。

    “婚礼订在明年一月份,有两个月的准备时间。”陆皓儿说道。

    朱翠筠闻言高兴道,“太好了。”心里嘀咕要怎么准备。

    “他们家在美国的,那婚礼要怎么办?”陆皓儿问道。

    “如果以男方为主的话,那我们去美国。”朱翠筠努着嘴道,“这事我们得给爷爷、奶奶商量。”

    最终家里人商量的结果,以男方为主,陆忠福一声令下,我们都去美国。

    机票人家洪亦琛早早的订好的,陆家人分批次去美国,不能像慕尼黑空难似的,全没了。

    陆忠福头一次坐飞机不紧张是假的,可是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死也要撑着。待飞机平稳了,老爷子才长出一口气,故作轻松道,“这也没什么吗?不就是坐飞机吗?”

    话音刚落,飞机颠簸了一下,陆忠福紧抓着扶手惊慌失措的问道,“怎么回事。”

    路西菲尔抿嘴一笑道,“没什么?外公,是遇到气流了。”

    本来路西菲尔想坐自己的飞机,飞美国,老爷子不同意,太浪费了。

    提前去美国的,在婚礼之前,可以先去旅行,游玩。

    到了美国才知道陆皓儿嫁给了谁,陆江舟惊讶道,“这这……爸,皓儿这洪门,这不是帮派吗?”

    “在美国的土地上,如果华人自己不抱团,还不被白人欺负死啊!”陆忠福一句不在意,为陆皓儿扫清了障碍。

    &*&

    “大后天就是你出嫁的日子了。”陆江舟看着宝贝闺女道。

    “是啊!明儿就跳火坑了。”陆皓儿阴沉着脸道。

    “二姐,明儿就结婚了,你怎么脸上没有一点喜气啊!”陆露好奇地问道。

    “你甭搭理她!”朱翠筠看着陆皓儿道,“她现在得瑟的,越搭理她越来劲儿。”接着严肃地说道,“我可警告你不准欺负我的好女婿。”

    “亦琛你也别惯着这丫头,这男人该强硬的时候,就得强硬些。拿出你男子汉的气概来。”陆江舟强势地说道。

    “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陆皓儿娇嗔道。

    “你是我们的女儿可亦琛也是我们的女婿。”朱翠筠看着洪亦琛道,“在我们眼里,你老是欺负我女婿,他就是弱势群体。”

    “妈,你们都被他伪善的面具给骗了,他根本就是伪君子,在你们面前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私下里是土匪,强盗。”陆皓儿公开了告状道。

    “大嫂,我怎么觉得这是在炫耀啊!你看那嘴角的甜蜜。皓儿不用说,我们都是从你这个阶段过来的。”程婉怡暧昧地笑道。

    “哈哈……”

    “亦琛你放心,结婚那天新娘不会不见的,我们这些人会二十四小时紧跟着她的。”陆忠福向他保证道。

    洪亦琛嘿嘿一笑,还真怕陆皓儿临阵脱逃。

    &*&

    眨眼间三天一过,婚礼举行,看着新娘挽着陆江舟的胳膊向自己缓慢的走来,长出一口气。

    新娘没有落跑,真是谢天谢地。

    老兄你是不是高兴地太早了,证婚人问新娘愿意嫁洪亦琛为妻时,陆皓儿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他冷汗直冒,最终陆皓儿说道:“我愿意!”这紧提的心终于放到肚子里了。

    平平安安的到婚礼结束,陆家人并没有离开,一晚上陆江舟和朱翠筠都没睡。

    洞房花烛夜才是关键,当接到洪亦琛的电话,一切都ok时。

    两老是喜极而泣,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

    陆皓思没有来参加皓儿的婚礼,是因为她怀孕了,不过她可没有闲着。

    某山村,村委会,村支书拿着大茶缸端着,却一直咽口水。

    与村支书有鲜明对比的是,陆皓思一身村姑打扮,梳着麻花辫,穿着东北大花袄,挺着大肚子,看着合同,安安静静的,仿佛周边都是空气。

    老实巴交的村支书瞟了眼陆皓思手里的合同,满眼的蝌蚪文,它们认得他,他一个也不认得。

    听翻译说了一下,这些美国人要承包山林,价钱明明白白写在那里,不知道小思看什么看,还能看出花来。

    他那调皮的儿子,冬天在结冰的湖面上玩儿,谁知道冰薄裂开了纹,却没有裂开,吓的小虎懵了,两腿直打颤。

    其他的同行的孩子吓得哇哇直哭跑回家喊家长。

    正好被当时路过的陆皓思听见,下的护坡,大声地告诉孩子,别怕,趴下,赶紧趴下。

    小虎一见人都没了,心里更害怕了,正巧这时听见趴下,下意识的趴到了冰面上。

    “好孩子,好孩子。”陆皓思说道,鼓励地看着他道,“好孩子,现在听话,手脚并用的爬过来,爬过来。相信我,姐姐不骗人的,爬过来姐姐带你下馆子。”

    也许是陆皓思的笑容真诚,也许是下馆子太诱人,小虎不由自主的朝岸边爬了过去。

    这短短的十来米距离,陆皓思一直说道,“好孩子,真棒,还有五米,继续,看看姐姐没骗你吧!冰没有裂开吧!你没有掉到湖里对吧!继续爬,继续,还有三米,还有两米,一米。”在手能抓住孩子时,一把抓过了小虎,两人扑到岸边,耳听的身后咔嚓咔嚓的冰裂声。

    哇……小虎吓得哭了起来。

    “乖,别哭,不哭,你看我们好好的站在岸上不是吗?”陆皓思温柔地拍打着他的后背。

    小虎的爸爸和村里人跑来的时候,发现儿子在岸上,冰裂了也不假,可是人居然没事,衣服都没湿,满脸的疑惑,跑回求救的孩子们不可能撒谎。

    小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陆皓思表扬小虎勇敢,乖巧,听话,趴在冰面上自己爬了过来。

    就这样结实了小虎一家,才知道了小虎是村支书的儿子,村支书也知道小思是附近山里兵营的军嫂。

    后来陆皓思为村民们出谋划策,去山外买东西,怎么样不被骗,这样村里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

    &*&

    这一次有几个金发蓝眼来承包山林,现在政策鼓励承包这个,承包那个的。山林在他们眼里就是柴火,平时进山打猎打打牙祭。

    没什么用,召开村委会的时候,其他人笑外国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可他们也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为村里增加收入。可是要签合同,村支书根本就不懂,所以就请来了陆皓思,人家怎么说是文化人。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翻译告诉他合同里写着承包山林的价格,年限都明明白白的,这钱在桌子上摆着呢?只要合同一签,这钱就是他们的了。不知道小思看什么看。

    在村支书的眼里,钱只有拿在手里,否则,什么都没有用。

    陆皓思慢条斯理地看完合同了,没有急着动作,只是,眼睛轻轻扫过正前方,两个美国人,一个花枝招展的女翻译,时不时鄙夷地看着眼前的土包子。

    将合同随手扔到了瘸了腿,用石头垫着的坑坑洼洼的桌子上道,“合同我看了。”

    “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是没有问题的话,村长,我们可以签合同了。”女翻译说道,语气极其傲慢,那样子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陆皓思看向对方道,“合同我们要仔细研究一下。”

    “研究一下?”女翻译挑眉道,“请问小姐,你看懂合同了没。”

    “我没看完,所以要研究一下。”陆皓思非常优雅客气地说道。

    “研究,你看得懂吗?研究什么?”女翻译看向村长道,“村长签了合同,这钱就是你们的了。”说着把一摞崭新的十元大团结递给村支书。

    “这……”村支书看看这诱人的钞票,老实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可是小思的意思,要在研究,研究,分明透着不妥。

    他当然相信小思了,村支书迟疑中。

    两名美国人听着眼前这个穿着土了吧唧,却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你来我往的,于是其中一个道,“杰西卡,你们在说什么?”

    杰西卡为难地看着自己的老板和这个土妞,“戴维先生马上就好,他马上就要签字了。”

    陆皓思闻言,板起脸来道,“翻译小姐,我想你还是把实情告诉你的戴维先生。”

    翻译杰西卡惊讶地看着陆皓思,她分明懂英文,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陆皓思。

    戴维问道,“杰西卡你们在说什么?希望你如实的回答。”虽然他们不懂翻译和她说些什么?不过从表情上看根本就不是立马要签约的意思。

    这下子杰西卡不敢再做小动作了,如实的回答了戴维的问题。

    戴维问道,“为什么不签,我们的合同很公平合理,没有任何的不妥。”

    陆皓思在心底呵呵一笑,这话听得真是贻笑大方。

    翻译翻译过来,村支书一看向陆皓思。

    “真的公平合理,就这份合同来说,我们认为,不适合签。”

    听见翻译后“为什么?”戴维追问道,脸上似乎浮现出一丝不解的表情,这可是天上掉馅饼。

    “当然是因为你们出价低啦!”村支书觉得领悟到小思的意图,自认为的说道。

    听到翻译后,戴维立马表现出不悦道,“低,你这深山老林,能有什么?这点你们应该心里很清楚,是不是想坐地起价啊!”

    村支书一听有些着急地看着陆皓思,这深山老林里,没有啥值钱的东西,人家来承包可真是谢天谢地了。

    眼看着村支书被人一吊胃口马上心急了,陆皓思只能摊牌了,眸光不疾不徐地扫了眼桌子上的合同道,“你们承包这山上的一切都在你们的承包合同中,随你们处置对吗?”

    “当然,这有什么不对吗?”戴维微微仰着下巴道,轻轻一拍额头,心里嘀咕你又不是村支书,我跟你磨什么时间啊!目光看向村支书道,“你们签不签吧?不签我们走!”话落佯装起身。

    这下子村支书如火烧屁股般的,很明显他动摇了,在他的手握住桌上对方递来的钢笔时,陆皓思的手,突然按在村支书粗糙的手背。

    “小思?”村支书看向陆皓思。

    陆皓思实在看不惯眼前这些明显店大欺客的投资客。

    仗着自己懂,专门欺骗那些不懂的农民,和诈骗犯有什么两样。连买都不愿意,居然用承包的代价,换取山上巨额财富,实在太可恶了。

    陆皓思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用英语流利地说道,“1971年美国从红豆杉中提取紫杉醇,紫杉醇是目前世界上公认的广谱、强活性、抗癌药物,具有独特的抗癌机理。”接着又用中文说了一遍。

    戴维被陆皓思的话给吓傻了,对方不但会英语,还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

    村支书虽然见识不多,但抗癌药物他还是知道的,机械的将头转过去,看向山后的山林,那是药材。

    戴维没想到手到擒来,板上钉钉。结果,这下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程咬金吗?

    哪儿来的乡下妞?

    陆皓思站起来居高临下望着他们道,“坦白点说吧。做生意要厚道。不要店大欺客,更不要欺负人家没文化没有你们专业知识多的。”

    村支书惊讶地望着陆皓思道,“小思你怎么知道的,而且你怎么会鸟语?”

    陆皓思没有回答村支书的话,而是告诉戴维道,“找你们头儿来,这事你做不了主。”

    合同自然没有签成,戴维灰溜溜地带着他的同事和翻译走了。

    回去要好好查查从哪里冒出来个女人。

    人一走,村支书和门外的村委会其他人就围了进来看向陆皓思道,“小思,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思思?”一身水汽头发还滴着水的,显然是刚洗过澡的关智勇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村民自动让开,“你拉练回来了。”陆皓思一看见他,就扑到他身上道,双眼分外柔和地看着他。

    村支书和村民们见状立马转过身去,一张张脸都红扑扑的。

    关智勇无奈地看着她,虽然高兴与她的热情,可毕竟山民保守淳朴,看把人吓的。

    “大叔,思思麻烦你了。”关智勇扶着陆皓思坐下道。

    村支书摆着手道,“应该是我感谢小思才对。

    “大叔您转过来,给我说说具体什么事?”关智勇笑着说道。

    村民们转过身来,大家纷纷落座,陆皓思把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陆皓思的话,关智勇摇头失笑道,“你可真是财神,到哪儿都能遇见这种事?”

    “现在怎么办?”关智勇看着她道,“你可以投资吗?”

    “从红豆杉的树皮和树叶中提炼出来的紫杉醇对多种晚期癌症疗效突出,被称为“治疗癌症的最后一道防线”。高纯度紫杉醇价格昂贵,每公斤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大约在1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是红豆杉生长缓慢,天然更新能力差,人工种植10亩仅能提炼1公斤1%纯度的紫杉醇。也就是说要毁掉10亩林地。”陆皓思沉重地说道,“全世界每天有几百万的癌症患者,即使把全世界的红豆杉全砍了,也只能救治十多万人。”

    “如果山林承包给他们,这一片山林环境就会被破坏,到时候水土流失,泥石流……”关智勇说道。

    “没有别的办法吗?”关智勇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道,“我怕那些美国人找官方施压,山林是国家的,你知道现在中美蜜月期,我怕村民顶不住。”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不用砍了红豆杉,只用枝叶也可以提炼紫杉醇。”关智勇说道。

    “螺儿!”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陆皓思又细心的向村支书他们解释了一下。

    村支书更干脆道,“俺有自知之明,有什么需要您直接吩咐俺就成。”

    陆皓思正好月份也大了,在这儿根本无法生孩子,正好趁机将她送回羊城家里,这样和螺儿电话联系也方便些。

    到了羊城,关妈看着大肚子的陆皓思差点儿没吓晕过去,这俩孩子太大胆了怀孕这么大的事,竟然没通知他们,把陆皓思给训了一顿。去照b超才知道怀的三胞胎,高兴之余,要知道计划生育抓的严,敢超生让你没工作。不过高兴之余又害怕,所以关妈把关智勇给骂个狗血淋头。

    怀孕了也不说把媳妇给送回来。

    陆皓思要专心地在家养胎,所以事情直接扔给了顾雅螺。

    经过多轮谈判,主要是美国虽然早在几年前就从红豆杉提纯紫杉醇,但还没有批准用于临床。

    而顾雅螺可以从红豆杉的枝茎叶部分提取有用的部分、然后用半合成办法制备药用紫杉醇。

    这样不但可以减少对野生红豆杉资源的破坏,把药的副作用降低到最小,而且可以尽快的通过美国药监局批准用于临床。

    所以谈判的时候从美国制药巨头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大块儿肉,不仅保护了环境,又保证了村民的利益,还为当地政府创收,平衡四方利益,皆大欢喜。

    &*&

    转眼间时光荏苒到了81年秋,陆皓逸抱着两岁的陆家长孙,拉着刚刚怀了二胎的钟汉妮和夏春熙一起吃饭庆祝。

    一家三口,不是一家四口,看在夏春熙眼里分外的欣慰,这个女婿让她很温暖。最重要的是爱自己的女儿,顾家。女人不都是希望这个嘛!

    “皓逸,您对楼市怎么看,现在的楼市看得让人眼热。”夏春熙问道,别看女婿在大学教经济管理,却不是单纯的学者,他对经济的把脉很灵敏的。

    就如金价,从去年飙到最高800美元,掉头向下,无论涨跌,让她赚的盆满钵满的。

    所以公司的决策她向来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妈,说老实话,我不看好现在的楼市。”陆皓逸放下手中的刀叉道。

    “现在楼市旺着呢?前两年以尖沙咀东部为例,地价在3年内上升了六七倍,楼价亦上升了3倍。如火箭般蹿升,南洋那边资金大举入市,晚了别说吃肉,连骨肉渣都没有了。”夏春熙实事求是地说道。

    “正因为地价、楼价大幅上升迅速,所以投机炽热。”陆皓逸端起清水轻抿了一口道,“现在的地产市道已开始脱离正常的发展轨道,刺激了大量热钱的涌入,虚高楼市。加上“卖楼花”制度大行其道,只要缴付5%至10%的订金,便可购得楼花,进行投机,而炒家对政府限制楼花的种种建议,诸如对楼花转让加重抽税等,并不理会,投机炒楼风空前炽热。

    70年代末80年代初,炒楼风最炽热时,炒家索性整幢大厦炒卖,形成“炒大厦”、“炒酒店”热潮。中环、湾仔、尖东等各繁华商业区频频传出整幢商业大厦以高价易手的消息,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金钟的金门大厦,中环的联邦、国际两幢大厦的炒卖。金门大厦在1978年12月至1980年9月期间3次转手,售价从7.15亿元增加到16.8亿元,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内升幅高达135%。联邦、国际两幢大厦在1980年8月至1981年1月期间两次转手,售价从10.89亿元升至22.35亿元,短短半年间升幅逾1倍。妈您觉得这正常嘛!”

    他顿了一下接着道,“妈,您晚上看看新建住宅房的入住率,晚上有一半多的房子都不亮灯,大量单位滞留在大小炒家手中。地产市道的下调,只是迟早的问题。

    利率持续攀升,银行和财务公司信贷收缩。70年代后期,经济开始过热,通货膨胀率已达到15%以上,但1978年优惠利率平均只有6.68%,而楼宇按揭利率平均为10.62%,形成市场对资金的需求有增无减。期间,港元汇率因外贸赤字增加,地产狂潮中,建筑材料进口大增,亦令贸赤增加,而偏软,刺激利率上升。1980年美国总统里根上台,实施紧缩货币政策打击通胀,更推动利率大幅急升。随着利率的持续高企,银行和财务公司的信贷亦收缩。世界经济衰退令我们的经济不景气。

    最近发生的席卷西方的经济危机,因第二次中东石油危机的爆发而再次出现衰退,通货膨胀居高不下,失业人数大幅增加,我们由于因大陆的改革开放而尚未受到明显的打击,但今年从各国最新的公布的经济数据来看,世界经济衰退加深,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香江的制造业出口面临日益困难的市场环境。在这种形势下,内部经济急速放缓、整体消费下降,都捂紧了荷包。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香江的政治前途问题。”

    “政治前途?”夏春熙问道,忽然明了道,“我知道了,大陆不会任英国一直霸占着香江的。这确实是个问题。那这么说我投资楼市不行了。”

    “也不是,我长期看好的。因为香江地少人多。”陆皓逸认真地说道。

    “哦!”夏春熙了然道,长期看好,那么我等着抄底好了。

    说不定还能收购个地产公司玩玩儿,夏春熙摩拳擦掌,看来现在要准备弹药了。

    &*&

    香江的前途问题表面化其实早在70年代后期已经浮现。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乘福克兰群岛一役大胜之势访问北京,正式提出了香江的前途问题。她向中国领导人******提议,以主权换治权,遭到拒绝,结果在人民大会堂前阶梯历史性地跌了一跤。稍后,中国政府随即宣布将在1997年7月1日恢复在香江行使主权,中英两国展开关于香江前途问题的多达22轮艰苦谈判。这一系列消息传到香江,早已疲惫不堪的股市、地产应声下跌,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地产低潮。

    而贺铮感叹金融学是个很有“钱”途的学问。

    中英双方就江问题的第二阶段的会谈是从1983年7月12日在北京开始的。这是一次马拉松式的谈判。由于英方仍然坚持“主权换治权”的立场.会谈从一开始就陷入僵局。英方并打出“经济牌”中方施加压力.进行讨价还价。9月24日.港元收市价为1美元兑9.6港元.达到创记录的最低点.从23日至24日,短短的48小时内.港元对美元贬值12.9%.对15种主要货币平均贬值11.6%.

    香江金融体系面临全面崩溃的危机,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顿时引起了香江各界人士对英国企图以“经济牌”压中国让步的做法提出强烈批评.几千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亲会.要求香江当局尽快采取措施,制止港币下跌,物价上涨。一向标榜客观中立地《信报》.也发表了题为《损人不利己的险招》地文章,指出:有人认为“不妨乱一下.或许可以加强英方讨价还价能力”.其实这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险招”。“港英如果为争取谈判桌上的优势.再乱一乱.再一次牺牲港人的利益.最后连恐共的人都会反感的。”在此情况下.港英当局感到不尽快采取措施.收拾局面,必将引起严重后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10月15日.港英当局实行固定汇率,1美元兑换7.8港元,同时取消10%的港币存款利息税.以及银行最优惠利率也由13厘提高到16厘.使港元对美元汇率迅速回升.这场严重港元危机.令港人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的“九月风暴”终于过去.英国的“经济牌”也同时宣告破产。

    浑水摸鱼,顾雅螺他们联手把英资给打的屁股尿流的。

    “货币战,真的狠有意思?”贺铮摩挲着下巴道,从此这思想越来越歪,坑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

    &*&

    时光飞逝,岁月并没有在顾雅螺和路西菲尔身上刻下印迹,两人眼底透出淡淡的幸福的味道。

    两人育有一女一儿,凑成一个好字。

    顾雅螺大学毕业后,就夫唱妇随,天天缠着路西菲尔,看他腻不腻。

    这家伙巴不得,陪着他满世界的飞。

    路西菲尔忠实的执行婚后依然是恋爱,有时他们会一起去听一场音乐会或者看一场电影,有时也手挽手一起漫步街头融入人群享受做购物狂的乐趣。

    但更多的时候,是他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或在笔记本键盘上十指翻飞,而她则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一角,阅读着自己随身带来的医学书籍。偶尔两个人视线接触,他暖暖地送上一朵天使的笑容。

    等公事解决完,两人一起回家然后她下厨做一顿即简单又美味的晚餐,去外公家在喝杯茶聊最近彼此间的生活点滴变化。

    顾雅螺这个神医,没有挂牌行医,而是从事了制药,这样可以造福更多的人。为此家里弄了最先进的实验室。

    每当实验遇到瓶颈的时候,或者是她手拿着锅铲炒菜的时候,他忽然静悄悄地走过来,从她身后抱住她,将头埋入她的肩窝,低头吻了吻她敏感的耳垂和脖颈,让怕痒的她一阵轻颤、慌慌张张的扭头闪躲,然后被他牢牢固定在怀抱中。

    每一次,两人只是那样静静的相互拥抱着,不用更亲密的举动,也不需要言语,知道对方想什么,比起那些能够使人惊艳和欢喜的浪漫手段,这种心灵上的宁静平和更加让顾雅螺倾心。

    轰轰烈烈、要死要活的爱恋再美好再动人,都不怎么适合他们。他们心里年纪不小,芯儿更是经过生死离别,爱不是一时的迷惘和冲动,而是两个人在一起平淡过日子。生活就如同柔柔水波里微微荡漾的涟漪,不需要惊心动魄,只希望拥有踏实的安静……

    爱的最高境界,是经得起岁月的流年,依然恩爱如昔,隽永平淡。

    &*7

    陆皓儿的生活幸福美满,三年抱俩,这么多年洪亦琛依然把她捧在手心里。

    海生耍心眼儿,让小舞不停的生孩子,这样就不用复出拍戏了,可是海生似乎忘了香江电影出名的快刀手。

    小舞愣是挤出时间拍电影,虽然每年出产不多,但每部都取得高票房,且保持较高的水准拿奖拿到手软,艺术与商业完美的结合。人也始终保持着知名度,未有过气一说。

    陆露的老公是他的同学,很自然的结婚生子,生活平淡幸福。

    &*&

    “展硕、展砚,你们都三十三了,我就是再有耐性你们也不能任你们这样,今年,今年必须结婚。”陆江丹看着坐在沙发上坐没坐相的双胞胎儿子道。

    可以想象又是一场拉锯战,现在的社会可比十年前更加开放,孩子们更加难管。

    生活就是不停的循环往复……(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