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镇魂天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追踪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金sè的小虫,被套住之时尚在啃食第一个紫sè的小圈,但当小圈开始收缩之后,便开始挣扎起来,全身不停的抖动,而三个红sè小圈也开始变的一闪一闪,似是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苗阎见后,急忙又施展法诀,将他刚刚炼为本命蛊虫的那个黑sè小虫招了出来,那黑sè小虫仆一出来,便直接朝着金sè的小虫一口咬去。

    金sè的小虫见到黑sè的小虫似乎也是极为兴奋,但可惜有三个小圈套住了它,让它动弹不得,黑sè的小虫一口咬在它的身上,金sè的小虫吃痛之下顿时发起狂来,身体不停的摆动,最后在地上翻滚起来,才摆脱了黑sè小虫的啃咬。这时那三个小圈似是快要被它撑裂了一般,红光闪烁不定,苗阎急忙再次向三个小圈之上shè落一滴jing血,小圈顿时又亮了起来,将金sè的小虫牢牢捆住,而黑sè的小虫顺势又一口咬在刚才的地方上,这次竟直接咬出了金sè的血液,黑sè的小虫看到之后极为兴奋,开始吸食起来。

    金sè的小虫这时怎么也动不了,只能任的自己被黑sè的小虫不停的吸食,它两只金sè的小眼睛看着虞文斌,似是在问为什么自己的主人不帮自己,凝秋水看着那金sè小虫的模样都想进去帮它了,可惜齐麟拉住她,示意她不要动。

    过了一会,那金sè的小虫便被吸食的只剩下金sè表皮,而黑sè的小虫突然眼中闪出一点金光,而后身上的甲壳竟然开始脱落,两对翅膀也变为了一对,嘴上的两只獠牙也不见了,浑身的紫sè,浮现出一道道细小的金sè花纹。

    苗阎看着眼前蛊虫的变化,大笑起来:“随便不能变成真正的金神蛊,但这变异的金纹蛊王,也是不遑多让了!”说完便向着那金纹蛊王一点,将它收回道自己的身体之中,而后苗阎突然浑身紫sè的光芒大放,一股股的灵气顿时向他的身体内涌去,他的瞬间便涨到了天启小乘境界。

    齐麟见后心中一惊,急忙将凝秋水护在身后,向着苗阎说道:“我倒是猜到了你想要虞文斌的本命蛊虫,只是没想到竟然能借蛊虫恢复修为,可惜留在你身上的那个封印很不一般啊,而且你还在牢房之中呢。”

    苗阎听后冷哼一声:“虽然现在我是没有办法解开封印,但只要有了这金纹蛊王,那么解开封印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至于这牢房嘛,给我破!!”一声大喝,天启境界的灵气波动瞬间释放,而后他双手一拉,顿时将万年jing铁打造的铁链撑成两段,然后又脚下挥出两掌,将脚铐打烂,抓起虞文斌瞬间便出了牢房。

    齐麟见苗阎出来,夕照便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但是却没有对他对手。

    苗阎见齐麟虽然拿出了兵器,但却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不禁大笑道:“好小子,果然有些胆魄,你是故意放我出来的对吧!”

    齐麟也不答话,只是对着苗阎冷然一笑:“我有必要一定放你出来吗?别想太多了,其实我还是很想看看天启境大乘的修士到底有什么手段!!”

    苗阎听完这话脸sè一变,他此刻修为才刚刚恢复一些,知道齐麟有几件仙宝,与他动手并没有几分把握能够获胜,而且这还是在秋水城之中。他话锋一转,向着齐麟说道:“我看你还是别动手的好,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不然只怕会的会太难看。”说完趁着齐麟一愣之际,向着牢房的顶端一掌拍去,然后人就顺势而上,飞了出去。

    齐麟听完苗阎所说之话,本想上去追他,但苗阎笑声又穿了过来:“小子,看在你放老夫出去的份上,好好看看你的胸前吧,哈哈哈哈!”

    齐麟脸sè一变,急忙拉开衣襟向自己胸前看去,顿时脸sè一片惨白,此时他的胸前竟然一片紫黑之sè,已然中了蛊毒!!

    凝秋水也向齐麟身上望去,惊呼一声:“齐弟弟你怎么也中了蛊毒了!”

    齐麟突然想起自己与苗阎的紫纹蛊王相斗之时,曾被那蛊虫的口器击中一次,原本以为无碍,没想到竟然已经重了蛊毒。怪不的自己总是感觉苗阎有什么手段未用,原来是自己早已经中了他的暗算。

    齐麟心中大怒,本想是将他放出去,利用他来牵制虞庞元,没想到他竟然敢暗算自己,不禁暗自悔恨,对着凝秋水留下一句话:“你先去城主府等我回来,我去追那jiān贼。”便兀自一人取追苗阎了。

    齐麟出了秋水城便一直向东飞去,但追了千余里,也未发现发现苗阎的踪迹,但他这时已经冷静下来,知道苗阎定是向西跑了,他定然不敢回东域,而中域和北域是三宗三派的地方,他只有向西去覆天宗才行。齐麟想明白之后,便转身想要回去,但他突然想到肖鹏说的那件东西,似乎就是在这一带了,然后用处神行派的感应法诀,寻找那件东西,齐麟在天上来回飞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感应到了肖鹏说的那件东西,急忙下去寻找,没一会就在一快大石之内找到了。

    齐麟捡起,看着手中的东西,是一个锦盒,上面有淡淡的白光覆盖住整个盒子,齐麟本想打开看看,突然想到肖鹏对自己说的话,便打消了念头,将其装进储物袋中,然后向着秋水城飞回。

    齐麟飞回秋水城,已经是第二天了。凝秋水看见齐麟回来,急忙上前给他倒了杯茶水,关切的问道“齐弟弟,怎么样追到了苗阎没有?”

    齐麟则眉头一皱:“没有追到,他一定是向西域逃去了,我回来就是告诉姐姐一声,马上我还要去追那jiān贼。”

    凝秋水听完,看着齐麟认真说道:“那我与你一起,如若是路上你蛊毒发作,我也好照顾你。”

    齐麟顿时急道:“那怎么行,姐姐还要照顾凝前辈,怎么能和我一起去西域。而且已经耽搁了一ri,那jiān贼若是找个地方解开封印,恢复了修为,只怕我也就只有与他拼命了。”

    凝秋水却黯然流泪道:“你去追苗阎的时候,我已经写好一封信留给父亲,让他如果醒来,就去缥缈派请人来帮我们截住苗阎,而且你是为了我父亲才中的蛊毒,我怎么能让你自己去,如果你非要自己前去的话,那一个月内若不回来,我便当陪你去死。”

    齐麟心中立时一颤,急忙慰道:“姐姐,我和你一起去追就好了,但你要保证,如果我追不到苗阎,蛊毒发作,你必须马上回到秋水城来,否则我宁愿呆在城中知道毒发身亡。”

    凝秋水听见齐麟带他前去,急忙答应齐麟的要求,只是心中却道:“傻弟弟,若是你为了家父毒法身亡,那我定然会陪着你。”

    齐麟让凝秋水向菊兰交代好府中的事情,便带着凝秋水一起向西追去。

    路上凝秋水不停的询问齐麟中毒的情况,齐麟只说无碍,自己有丹药可以压制毒xing,但他自己心里却很清楚,这些丹药只怕根本没用,他中的毒乃是紫纹蛊王所留,远非一般蛊虫所能想比,要不是自己体内灵力乃是仙元,已与常人,只怕早已发作了,但他最多也只能压制两个月的时间,也许更少。一定要尽快找到苗阎才行。

    齐麟一路上不停的追,遇到一些修士就打听有没有见到过苗阎二人,但没有一人见过两人的行踪。

    一个月后,齐麟的毒伤终于压制不住,开始扩散,本来被仙元压制的在胸前只有拳头大小,但现在已经有一只手掌的大小了,而且时不时有疼痛的感觉。凝秋水看着齐麟的毒伤,不但难过,更多的却是心疼,齐麟的疼痛从不在她面前表露,但飞行之时,齐麟只要毒伤发作,灵气的波动便会开始絮乱。

    两人又追了五天,已经追到了西域的边界,但始终没有苗阎的线索,齐麟甚至以为自己追错了方向,但他又似乎有种感觉,苗阎就在西域。齐麟这几ri的毒伤发作越来越厉害,胸口的那片紫黑已然覆盖了半个胸襟。

    又过了二天,齐麟的毒伤再次发作,疼入骨髓的感觉让他满头大汗,他知道自己的毒伤已经快到极限了,如果三天内再找不到苗阎拿到解药,只怕自己体内的仙元就要开始溃散了。

    凝秋水看着齐麟满头大汗的模样,难过的忍不住掉下泪来,拿出罗帕,给齐麟擦汗,口中问道:“是不是很疼?要不我帮你疏导毒xing?”

    齐麟看着凝秋水,忍住疼痛淡淡的笑道:“没用的,要是能疏导毒xing的话,我早就拍出体外了。倒是姐姐你还是休息吧,都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了。”凝秋水自从自己毒法以来,每ri像是侍女一样的照顾他,齐麟好几次让她回去,但她都是一副坚决的神情,绝不回去,齐麟最后也只得作罢。现在他只希望要么能赶快找到苗阎,要么就想办法将凝秋水撵走,如果自己真的死在了西域,那以凝秋水灵境小乘的修为,她的容貌只怕会是祸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