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守望之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篡位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霸兄,降了吧!”一个身穿贵族服的中年人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中年人脸上满是遗憾和愧疚的看向元天霸,在他身边还有一个满脸褶皱的老者,老者抱着一坛子酒美美的喝上一口,眼中的目光像是能shè穿人的灵魂。

    “连你也跟他们站在一起!枉我拿你当兄弟看,哈哈哈...好好好!今ri你等乱党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我元家誓死不降!...不降......不降!”整个王府都在回荡这两字。

    “他...他们抓走了小蝶来威胁我”中年男子闭上眼苦涩道,此人和元天霸从小一起玩到大,就算是后来娶亲成家都常有往来,后来元天霸给他安排了一个城守的职位,衣食无忧,据说就连他突破到元武之境还与元天霸有很大关系,之后来他的妻子被人挟持了让他不得不与元天霸反目。

    在爱和义的面前他选择了前者,在他看来,与好友元天霸反目对他来说还不如杀了他自己还来的实在,可转念一想,就算自己死了也救不回小蝶的命。

    “要不要来点!”身边老头很仗义的递过来一坛酒,贵族服中年拿着酒坛一饮而尽,将他抛向了元天霸,元天霸看也不看一枪将酒坛子拍成碎片恶狠狠的看向这些人,在他看来昔ri的友人已经有了选择就与他们没有了区别,同样都是敌人。

    在两人还在交谈时,元武和大手青年已经打了起来,元武气势最盛,打得青年毫无还手之力,处于弱势的青年暗暗叫苦,没想到自己一开始找到的还是个硬茬,一边顽强的抵抗一边发动自己强劲的攻势,只见手掌虚影漫天飘飞,拍在石板上能将石板拍成碎末,但任凭他如何放抗都被元武死死的压制住,元武之境的对战中如果不是实力相差太大很难战胜对方。

    黑袍人将手中软剑向元天霸一直,一道金sè剑气向元天霸激shè而去,众人各自找到自己的目标,分出三人对付修为最高的元武,又分出三人与元天霸进行交战,在它们看来,身为儿子就有地武的实力,只怕父亲的实力将会跟高;武成王府因事出突然而没有来得及走的宾客受到波及,纷纷被发出的剑气所杀,小公主冯如姖和王妃何秀在几个将士的保护下推到了安全的地方,冯如姖没有见过这么危险的场面,小脸吓得煞白,手中一直抓着元武临走时交给他的红绳,看到元武和人的背影眼中溢出了泪花。

    何秀毕竟是布衣出生,虽说比较担心丈夫和儿子的安全,但她明白现在也只有他们才能力敌这群人,时而看向元武的表情满是担忧之sè,时而指着围攻元武的人破口大骂,“什么与多欺少啦..,什么欺负小孩子啦......”。等等,本xing一览无遗。

    大战处于一种胶着状态,元家幻影枪决不愧是武学魁宝,自有它的独到之处,修炼此功法的人自身修为提升快速,而且在群攻方面总是能大放异彩,起到难以想象的结果。按理说被三个同级高手围攻会很快落败才对,但元家幻影枪决在敌战中大开大合,虽说不能起到压倒xing的优势,不过却游刃有余,不会因此而丢失战场的主导权。

    元武会战大手青年,元天霸以前的好友,和金剑手李如梅,三人大的难分难解,所过之处全身剑气破坏的废墟,大手青年的大手出现了一丝丝裂口,一滴滴鲜血从上面滴落下来,青年好像没有丝毫知觉似的仍凌厉的向元武发动攻击,但奇怪的是自己发出的招式不是被对方巧妙的避开就是被他无声无息的化解,实在令大手青年气恼不已。

    元天霸和黑袍人的战斗最为诡异,他的真气强度没有元武强烈,修为也不过才地武巅峰,但他没有像元武全部着手真气和境界上的提高,而是苦修元家枪决,并成功的将它修炼到了第七层大成,准备向地八层冲锋;要知道,元家只有元昭才将幻影枪决修炼到这个层次,有人说他是天纵奇才,也有人说他是勤修苦练出来的,但不难看出要到第八层是在是太难了,就算是齐国建立以来还没有人将它练到第八层过,全都止步于第七层巅峰,之后又改专修真气。谁的建树都没有元昭大,可以说他是元家百年来最强者。

    皇宫里人心惶惶,数百黑甲士兵将里面的人无论是宫女太监,还是宫娥嫔妃都控制在了房里不准出门,有几个不信邪的北当场击杀后这些人就太平多了,特别是一些皇子,他们被黑甲士兵看守最严重,几乎是将行宫围了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似乎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有三个教有血xing的皇子不甘被软禁想仗着皇子身份强行闯出来,还没走到多远就被黑甲士兵无情杀害,一时间人人自危。

    大殿上,齐王对着下方八皇子冯隐怒目而视,看着他yin笑的神情就气愤不已,苍老的手打着颤指着冯隐说道,“你就这么想要孤的王位吗?就算给了你又如何!”

    “我并不想要你这个位置,我只是想要回我失去的,王位!不过是胜利品而已!”八皇子冯隐依旧是冷冷的笑着,看向齐王的眼sè好像在看猎物一般。

    “你个逆子,我杀了你!”齐王说完,从桌子底下抽出一把红sè的剑便向冯隐刺来,剑势凌厉如虹,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儿子而减低他的杀气,相反,它上面带着无边的愤怒。“啪”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一道红光一闪而逝,齐王刺向八皇子冯隐的利剑折成了两半,身体被一股气势冲击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胸膛剧烈起伏不定,嘴角溢出丝丝血迹,浑浊的眼睛看向发出红光的大汉冥天

    “你是在拖延时间等元家的救援吗?”冯隐看向倒在地上手中握着一半残剑的齐王说道,向龙椅走了过去,“别白费心机了,现在元家自保不暇那还能来护主!”八皇子冯隐将这个主子要的特别重。

    “你真以为孤没发现你的企图?”齐王将半截残剑扔掉后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那只有一个可能,你是故意放纵我怎么做的!我很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这也是我还跟你说这么多话的原因”八皇子冯隐走到龙椅上坐了下来。

    “大权不旁落,皇位不改姓!只有有能力的人才有资格坐上它”齐王看向龙椅的目光,有一种解脱之感。

    “公子!要不要现在就他杀了,唯恐迟则生变”。大汉冥天眼中寒芒一闪,向八皇子冯隐问道。

    “叫我齐王,我更喜欢这个称呼!”冯隐话是对着大汉冥天说,可眼睛却盯着齐王冯飞。

    “是吗,那我不叫怎么办!”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大殿外传了进来,声音时远时近,让人感觉下一刻就到了眼前。

    听到这个声音,每个人的反应各有不同,,大汉冥天心中一颤,急忙将手中一块玉佩捏成了粉碎,眼睛谨慎的扫视殿内各个角落。冯隐眼皮一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着痕迹的走到冥天身后,眼睛同样在打量来人的方向。

    “老幺你还没死啊!”齐王冯飞听见声音后,带着沙哑的声音喊道,眼睛因为激动而略有发红。

    只听殿外一阵脚步声响起,元昭手提两壶酒,身后背着长枪风神走了进来,看向齐王冯飞嘴角的血迹和地上的残剑眉头一皱,将手中一壶酒甩给了齐王冯飞,向他摇摇举了举手中的酒壶;齐王冯飞会意,同样举了举手中酒壶,两人相视一笑,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壶中之酒。

    “元家元昭!”大汉冥天握紧了拳头,虎视眈眈的看向元昭,心中在盘算着如何脱身,想起这个老头的武学修为至今不寒而栗,而且对方几年没出现只怕更加深不可测。

    “冥天!齐国元武之境中的强者,效力于齐国,是齐国十八人中最强者,对吧?”元昭回过身看向大汉冥天,眼神中蕴含一丝赞赏,“你和天霸一个年纪,武学修为更是到达了地武巅峰,说不定将来还有机会问鼎天武那个层次,可惜啊!”元昭摇头叹息,眼中一丝白sè光点如同透明一般一闪而逝,直逼大汉冥天的额头。

    冥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下,好在他时刻注意到元昭的一举一动,加上他的武学境界可不是白修的,几乎就在元昭发难时就在拳头上布满了真气向前一挥,只见一道红sè的真气光幕覆盖身前,这片光幕呼的一声又消失,来得快走得也快,在光幕消失后只见冥天额头上出现一个米粒大的小孔,一滴血珠还在小孔周围滚滚滑落。

    “天...天......!”大汉冥天瞪大了双眼,话还没说完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至于他后面说的话就像他的生命一样就此终结。

    齐王冯飞看向元昭身后的长枪若有所思,问道,“事情你都知道了?”满脸的愧疚之sè不敢直视元昭,将头看向了旁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