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守望之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青年道士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还不是要面对现实,你们当初瞒着我是为了我好,这我知道,不过你们也真够狠的,一直瞒了我几十年......!”元昭将手中之酒喝了一口苦涩到,“其实十几年前老潘就出卖了你,他将这件事推理出来告诉了我”。

    “这个老东西!我就知道他靠不住,所以终身都不给他加官进爵,就是要他管住自己的嘴,”齐王冯飞感叹道;“哎...!没想到,可惜了那座丞相墓”。

    “噗...!我还以为那是将军墓,没想到你弄的是丞相墓!”元昭将口中酒喷了出来说道,“你们家孩子不如我家元武!”

    两人像是从逢多年的老友自顾自的聊着天,没有注意到八皇子冯飞那铁青的脸sè,还有脸sè下隐藏的狰狞。

    “你打算怎么处理啊!”元昭将地上的短剑捡起来递给了齐王冯飞,其意思不言而喻。

    “算了!这孩子我欠他很多,可能他比我更适合当这个齐王!”齐王冯飞将断剑再次扔在了一旁,看向八皇子冯隐的目光变成了赞赏。

    “他做齐王你干什么!”元昭问道

    “我...!我和你有共同的事要做”。说完两人看向冥天的尸体,应该说是看向尸体手中碎成粉末的玉佩。

    “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的目的,可能与齐国国运有关!”齐王冯飞有喝了一口酒,紧皱的眉头更加深了一些。

    就在两人自顾交谈的时候,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从天而降,这股威压不像是凡间能拥有的,让人生出一股顶礼膜拜的冲动,屋外狂风大作,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训练有素的黑甲士兵,纷纷跪倒在地,心中生不出丝毫反抗念头。皇城外的普通人只是觉得一股窒息的压迫从皇宫方向传来,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吓得一个老百姓俯下身子对皇宫方向顶礼膜拜。

    “我想是时候来个决断了!你行不行”元昭看向高空的目光收了回来,对齐王冯飞笑道。

    “不!是时候叫他付出代价了”齐王冯飞转身来到龙椅前的桌下捣鼓了一会,将一把金sè大剑拿了出来,只见上面积满了一层灰,齐王冯飞从怀里拿出一块毛巾在上面擦拭,大剑上露出一条条古朴的花纹,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剑柄处镶嵌一个白sè石头,这颗石头并非宝石,能感觉到一丝丝真气波动从石头上散发出来。

    “气元剑!真么样,有了它可以暂时拥有元武之境的实力,我藏了好多年就等着今天!”齐王冯飞将大剑握在手中比划了一下,对着元昭得意道。

    气元剑,几十年前一个附属国上供给齐国的宝贝,为此换来了齐国派兵救助的机会,这把剑的作用在于不是元武之境的强者可以暂时拥有剑上的真气,而且真气用完了还可以靠外力积攒出来,里面的真气储量是一个地武强者的真气量,有了它就可以凭空多出一个元武之境的强者,元武之境的强者用上只会多出真气而已。

    “完全是鸡肋!”元昭撇撇嘴,对他来说只要修炼到元武之境的层次完全可以无视外物,当然了,像那些大陆著名的神兵除外。

    两人径直向外走去,像是去赴死的老友一样不时喝上一口。当两人来到殿外,只见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站在广场zhongyāng的柱子上,手中拿着浮尘,看起来像是一出尘的世外高人。身边是一些好似外力压得弯曲的大树。

    元昭凝视青年良久,将手中酒壶灌了一大口向后一扔,酒坛应声而碎,取出身后的长枪握在手中,眼中白光一闪,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一股不下于青年的气势,将身边地板冲击得向后爆碎。

    齐王冯飞感觉最深,只觉得一股猛兽的气息从身边传来,这股气息之强实在骇人听闻,齐王冯飞有一种感觉,只怕这场战斗自己参与不了,再这里呆下去不过是徒增小冰罢了,心中对元昭的实力进行猜测。

    “元灵之境!不对,你似乎差一点就到了元灵之境,不过也无限接近了这个境界,还好,要是再给你时间贫道估计就斗不过你了”,见元昭将气势之大,青年不禁多看了几眼。

    “阁下身为修仙者就可肆无忌惮吗?难不成修仙无望,转享人间富贵?”元昭注视青年眼睛说出了让齐王一惊的话来。

    “不错!你还知道这世间的大能之辈,你应该清楚这是你们这种蝼蚁不能招惹的存在”,青年玩味的笑道。

    元昭见对方称呼自己为蝼蚁,真气往长枪中一催,整支墙上爆发出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压,伴随这股威压的还有一道强悍的杀气,这股杀气让四周温度骤降,身处其中只会觉得浑身哆嗦。

    “杀!”元昭一声大喝,身形鬼魅般不见了踪影,下一刻出现时,竟到了青年身后,手中长枪向青年直刺而去,枪尖似真似幻让人看不真切。

    青年见对方身法如同鬼魅一般,打消了轻视之心,也不见他有何动作手中竟飞出数个火球向身后元昭砸去,火球不大,只有脸盆大小,上面蕴含炙热高温将空间烧得荡起了丝丝涟漪,不知何时身下踩着一柄巨剑上,风驰电掣般没了踪影,下一刻出现时竟在了数丈高的高空,神sè高傲的看向元昭。

    “卑微的蝼蚁,给我去死吧,五行神雷!”青年一声轻喝,五道sè彩斑斓的闪电从手中闪现而出,带着嗤啦声响元昭冲击而去,在接近元昭时,五道闪电从筷子粗细涨到蟒蛇粗细,看起来犹如神罚一般震撼人心。

    “雷霆之怒!”元昭一声怒喝,真气在身前形成一个厚实的圆盘将五道闪电尽数挡在了身外,任凭闪电如何肆掠,白sè圆盘就是悍然不动。

    青年见状呼吸一窒,向腰间布袋一拍,原本平扁无奇的布袋从中飞出数十只蓝sè蜈蚣,这些蓝sè蜈蚣个头巨大,能有手臂粗细,张牙舞爪向元昭撕咬而去,裸露在外的毒刺满是粘稠的毒液。

    在蓝sè蜈蚣接近元昭身前真气圆盘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蜈蚣上的毒竟然能腐蚀真气圆盘,几十只蜈蚣一起上,圆盘早已破了个洞,元昭虽惊不乱,将长枪风神挥舞得密不透风,数十只蜈蚣被绞成了无数块向四周洒落,这些残尸碎块掉在地上将地面上腐蚀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深坑,看得一旁齐王冯飞胆战心惊。

    青年脚踩巨剑,在空中犹如游蛇,任凭元昭如何发动攻势也难以奈何他分毫;元昭无奈,纵身跃上房屋,双方之间又开始了又一轮的交锋,齐王冯飞也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心态,手执气元剑怒喝一声跃上房顶,强忍着青年身上发出的威压将手中之剑舞得眼花缭乱,一道道白sè真气刃从手中巨剑上发出,它所形成的剑气如同薄雾一般,但其中蕴含的能量不下于一个地武强者的凌厉一击,可见这个八十多数的老人虽说没有元武之境的实力,但本身武学修为已到仁武之境巅峰,多年来一直忙于政务从而荒废武学,否则他将是齐国又一元武之境高手。

    有了他的加入,青年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不过没过多久青年再次挽回了不利局面,毕竟齐王只是伪元武之境的强者,没有任何武技,发出去的全是剑中蕴含的真气,三人的战场范围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战到了皇城外的平民地带。

    这些平民没有任何抵抗,也不能抵抗,被战斗所波及,只有惨遭杀害的命运,整个佘西北大街全是倒塌的房屋,街上的居民惊恐的四散而开,三人所过之处房屋倒塌,树木折断,大街上到处坑坑洼洼,面目全非。

    “为什么呢?”八皇子冯隐看着手中残剑又看向齐王冯飞跟随大战离去的方向,眉头打成了一个结,他实在不知齐王为何隐瞒了实力,从他知道自己有谋反之心后就没有追究,甚至是放纵,到刚才愤怒之下持剑向自己刺来,当时他所展现的实力远没有现在的实力,是故意装出来的,难道他对于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早已预料到了。

    “小隐!事情都办妥了吗?”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在了这个空旷的大殿,这是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中年男子,眉宇间透出一股狠辣之sè,看上去才中年,实际上眼中的老练之sè出卖了他的外貌,此人身后跟着几个身穿华服的中年人,这些人有几个甚至是高手。

    “怎么!二王叔是来祝贺我的吗?”八皇子冯隐没有回头,依旧不冷不淡的道。

    “只是对一事不明而已,你也知道,元家中个个是高手,如果没有你的亲临,只怕那几个人不会这么快将事情办好!如果你在场,说不定还能增派人手,一举剿灭元家反贼,岂不快哉”。来人是齐国二亲王,齐王冯飞的哥哥,当年没能当上齐王怀恨在心,终于有机会他怎可放弃;早在数月前就与八皇子冯隐,丞相宋纪达成共识,密谋推翻当代齐王,但谁都各怀心思,怕被别人当成替死鬼,所以谁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