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世神偷:娇妻自投罗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9章:审问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松开…松开啦。”罗青釉面红耳赤的推搡着齐律,想要他放开自己的手。

    不过瞧齐律的模样,很显然是没这个打算的。他笑着稍稍放开了她的右手,在罗青釉以为他会松手时,却是拽住了她的手朝最近的一个包间走了过去。

    拉着她走之时,还不忘对酒保道:“A302包间不要让人来打扰。记住了吗?”

    酒保看了一眼齐律紧拽着罗青釉的手,明白的点了点头,“明白。”

    听到齐律与酒保之间的对话,罗青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们适才对话中的意思,又看了看酒保适才的反应,即刻就明白了酒保定然是误会了什么。她挣扎着试着想要挣脱齐律,“喂?你这是干嘛?拉着我去做什么?”

    无奈齐律的手就好比钢筋铁链一般,就算罗青釉再怎么使劲,也无法撼动他半分,而人却是要跟着他一同走。

    眼看着就要走到适才齐律所说的那个包间时,苦无办法的她就想着喊人。可是嘴还未开,齐律恰在此时开了口,提醒道:“我说,你可别现在呼救哦。别忘了,这里是104号酒,不是别的地方,就算你怎么叫,也不会有人会出现救你的。所以你还是别白费心机了。”

    齐律适时开口确实是提醒了罗青釉,她转首四处望了一下,看到的却是那些“无动于衷”的人们,想着若是自己刚才开口呼救的话,也许他们非但不会帮忙,指不定还会帮着齐律将自己送进去呢。

    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此刻她已然深刻有体会。也罢,既然走不了,那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心中做了一番思量,罗青釉这才叹息了一声,认命的跟着他一同走进了A302包间。

    推开门后,罗青釉几乎是齐律连拉带拽的拉进去的。待到二人进了屋子,齐律将门反锁了起来。

    齐律的这一举动,让罗青釉心生畏惧。猜测着他此举的目的,心下怯怯脚则是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待到退无可退之时,她只能硬着头皮面对了。“齐律,你想做什么?为什么把门反锁了?”

    将门锁定后,齐律这才转过身来,举目看向了罗青釉笑了起来,“怎么?你不会以为我是想要对你做什么?”说着,还煞有其事的用眼睛上下瞟了瞟罗青釉,那眼神赤洛洛的,就好似下一刻就会化作狼扑向某猎物呢。

    “你……没有,我没有这么想。”似是被齐律猜中了心思,罗青釉囧的撇过头去否认了。可是若是仔细看的话,便能够看出来此刻她的脸与耳朵都变得比之前更加红。

    显然罗青釉的表现却是让齐律开心不已,看来她并非如口中所说的那般淡定呀。唇角勾起,唇边泛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他不急于戳破这个谎言,更甚者是爱极了脸红羞怯而死不承认的她的模样。

    红润的双颊将的面容映衬的更加的美丽,他都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不过他还是有些理智的。

    “呵呵。”他垂首笑了笑,“是吗?”

    说话间,他便迈开了步伐朝着罗青釉走了过去。

    眼见他此举,罗青釉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可惜这个包间也只有这么大,她就算是想躲也无处可躲,只能站在那里,见机行事。

    齐律每走一步,罗青釉的心跳就加快一点,当二人之间仅剩下两步距离之时,神奇的是他却是停了下来,不再有下一步动作。

    他双手交环在一起,微微弯下腰,视线与之齐平,忍俊不禁道:“怎么不敢面对我?”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齐律才不过说了这么一句,就惹的罗青釉激动的反驳了回去。可是当她抬起头,视线与他的交织在一起之时,她却是后悔自己的冲动。

    该死的,真是太蠢了。明明知道自己无法面对他,怎么就这么一小激,就忍不住想要反驳呢。真是够了。

    罗青釉懊恼的捶打了一下自己,厌弃着此刻与往日的那个冷静自持而截然不同的自己。为什么凡事遇上了齐律,她就控制不住?这似乎有太多的不对劲。不会是…一丝灵光从脑海中一闪而过,速度飞快,却也是吓坏了她。

    将罗青釉的反应尽收眼底,齐律的唇角微扬,也总算是不再继续调侃她,而是,拉了拉脖子上的领带,正儿八百的开口。“嗯哼。”

    清理了一下嗓子,也整理了一下情绪,他才缓缓开口:“OK。不玩这些了。咱们不妨来谈谈适才秦淮离开之时说的那最后一句话?”

    齐律岔开了话题,也成功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齐律的话,让罗青釉有些不甚明白。她一脸懵懂的望着他,“啊?什么?他有说什么话嘛?”

    真是奇怪了,当时秦淮说了可不止一句话,她哪还记得他最后一句说的什么啊。更何况,就算他说了什么,她也权当听不到,齐律忽然间提起,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齐律一脸怀疑的看着罗青釉,对她的话存有疑虑,便尝试着引导她想起来,“你不会不记得了?他说了那一句…”

    “齐律,拜托。说话能不能干脆一点,吞吞吐吐的说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啊?”

    齐律似是做了莫大的决定一般,深吸了一口气,便是一股脑的将话说了出来,“就是他说要你别忘了与他的约定。”

    “约定?什么约定?我不记得跟他有过什么约定啊?我没…”说到此处,罗青釉却是猛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一脸恍然大悟道:“哦哦,你说的是那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答应了说陪他去赴约。至于是什么约我也不清楚。如果你想要知道的是这个的话,那么就仅此而已。”

    “什么?”瞧罗青釉说完之后一脸不在意的模样,却是让齐律有些生气。不过却不好发作,他紧张的抓住了她的手,“你答应陪他去赴约?难道是海斯坦的那个约吗?”

    “我不清楚。你松手啦。你捏的我很痛耶!”罗青釉皱着眉,尝试着让齐律松手,可是他一直深陷在愤怒中,全然没有任何放的想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