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世神偷:娇妻自投罗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赴约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罗青釉连连的呼痛声终是将齐律从震愣中拉回了一些思绪,他猛然间回神,看到自己紧抓住她的手腕上已然变得通红一片,即刻张开了手,放开了握着的手。“抱歉,我鲁莽了。”

    齐律脚步向后退着,可是眼睛一时之间却是无法从那红色的地方移开视线。许久过后,他的视线才抬起来,放到了罗青釉的身上。面上的表情从适才的无所适从却是变得认真严肃了起来。

    “不要与他一起去。”

    他的言辞说的坚定而又霸道,就好像一个发现妻子与男性友人有亲密接触而变得醋意盎然的丈夫。

    “嗯?为什么?”罗青釉有些弄不明白齐律此刻的表现,她摸不透他说出这话的用意到底是为何。是否会是她所想象的那样呢?

    “没为什么,你只需要听就是了。”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齐律却是第一次无法正视着她,他很明白自己不该说这些话,可是自己却是控制不住自己,就这样开口了。

    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总是弄不明白呢?罗青釉歪着头,皱着眉盯着齐律,她无法从他此刻的言行中看出任何的思绪与想法来,弄不明白他到底是缘何这么说。

    收回了思绪,罗青釉却是坚决反抗道:“既然我已经对他有了承诺,那么就必须达成,我不想失信于人。如果你给不出原因的话,那抱歉了,我无法如您所愿。”

    话至此,罗青釉也不想多说,朝着齐律行了一礼,转身就是欲离开。

    可是她才迈开了一步,齐律的一句话却成功的阻断了她继续迈开的脚。

    “好。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我也不好多加强求。我本意是想要邀请你与我一同参加海斯坦游轮宴会的,可如今你既已有了约会,那我便另寻他人。”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哦,对了。我再重申一遍,冯庆的事情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你无须再管。明白吗?”

    “可是…”罗青釉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憋了回去。此行她本就是要问冯庆的事情的,可是齐律始终不愿意开口,这让她感到很无力。作为当事人迫切想要得知加害人的下落以及情况也在情理之中,齐律这样子却是越加的诱发了她的想望。

    不过瞧眼下他坚决的模样,想来应该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了,看来只能等以后慢慢的挖掘出来。

    心念至此,罗青釉这才释怀。长吁了一口气,抑制住内心中想要得知真相的迫切想望,道:“哎,好。我知道了。那…”她扬起头明亮的双眸与齐律的对视着,“那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回去了。”

    “…”

    齐律听着罗青釉的话,点了点头,可是身体却一直挡在她的身前,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

    罗青釉吞下了心中的怒意,扬着笑颜道:“麻烦,请让一下。”

    齐律轻点一下头,这才往旁边跨开了一步,为她让开了道路。

    前方的道路已经让开,罗青釉便是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酒的包间。

    那一抹剪影在齐律的视线中慢慢的消失,直至最后不见。齐律都未有任何的动作。

    第二天

    “叮铃铃”的电话铃声,唤醒了还沉浸在美梦中的睡美人。

    就见一双嫩白的藕臂从薄毯中伸了出来,皙白的手指在床边的床头柜上摸索着那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摸索了一番后,总算是拿到了手中。

    握住了手机,放到了耳边,用着还未睡醒的嗓音道:“喂,哪位?”

    回应的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呵呵,早啊。还没睡醒吗?”

    笑声成功的将罗青釉从睡梦中惊醒,她猛的拉开了搁在耳边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没有任何的提示,很显然这号码应该不是她所认识的人。可是,为何他说话的口吻却是如此熟稔呢?

    “你是哪位?”

    “我…”对方显然是被罗青釉的问话给震住了,不过片刻过后,又恢复了过来,“我是秦淮啊。昨天我不是给你留电话的吗?怎么你难道没存?”

    “我…”在秦淮的提醒下,罗青釉的记忆慢慢的复苏,忆起了昨日一天所发生的一切,“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啊。你的电话我忘了存了,我还以为你只是开玩笑的呢!所以…”

    “噗。你伤了我的心。好,没存电话就算了,那你总记得你答应我的话的?如果你连这个都忘了,那就太过分了。”

    她本以为秦淮只是开开玩笑,不作真的,孰料他居然真的打电话过来了,想着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也不好推脱,她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道:“没忘。当然记得。怎么,是现在开始履行约定吗?那好,你发短信告诉我会合的地点,我换好装来找你。”

    说完,也不管秦淮是否已经听到了,就兀自挂断了电话。

    秦淮呆呆的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什么话都说不出口。这世界是变天了,还是他遇上了天兵?陪同赴约,女人不应该乖乖的打扮好,等着男士去接的吗?怎么换了她就整个变了,居然要他直接告知地址在那里会!

    “天哪!”

    惊讶归惊讶,秦淮还是听从了她的话,将赴约的地点发到了罗青釉的手机上。

    三小时后

    罗青釉按照秦淮发到手机上的地址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就看到秦淮已然衣着光鲜的站在车子旁等待了。

    瞅见罗青釉的车子开过来,他打开了车门,弯腰进了车中,不知道在取什么,当他再次出来之时,边看到手中正捧着一束鲜花。他捧着鲜花嗅了一下味道后,这才满意的走向了罗青釉。

    乍见秦淮捧着一束鲜花的模样,罗青釉便是意识到那是送给自己的。

    “鲜花赠美人。”

    接过了鲜花,道了声,“谢谢。”

    将花随意的拿在手中,她仰起头便问:“那咱们走?”

    “好。走。”说着,他抬起了手腕,眼神示意了一下,要她将手挎入其中。

    罗青釉也从善如流的将葇荑放入了他的手腕中,跟随着秦淮的脚步,一同上了他的车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