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世神偷:娇妻自投罗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章:互看不对眼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车子平稳的上了公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罗青釉百无聊赖的看了看周边的环境,却是发现秦淮居然带着自己往码头的方向开去。

    心惊之余,却是压着内心的郁闷,撇过头,一脸困惑的看着秦淮,开口询问道:“不是说参加宴会吗?怎么是往码头开的?”

    秦淮瞟了一眼身旁的罗青釉,又将视线放入前方:“对啊。是参加宴会啊。昨天我给律送邀请函的时候,你也在场啊,宴会的地点就是码头啊。”

    “你是说…”听到秦淮的答复,罗青釉猛然一抽气,还以为秦淮是去参加什么酒会的,却没料到也是参加海斯坦的宴会的。这下真是难办了,到时候在宴会上看到齐律,岂不是…想到那个,罗青釉就冒起了冷汗来。

    “你是说你要我陪你去的就是海斯坦的宴会?”

    “嗯哼。没错。”

    “所以你昨天是故意当着齐律的面说的?”罗青釉虽然已经预见了答案,可是还想要做垂死挣扎。

    “嗯哼。”

    结果证明,她的期望果断的落空了。她一脸颓然的狠睨了一眼秦淮,在发现他脸上的笑意时,她算是明白了他是故意当着齐律的面说的。也难怪,昨天的齐律表现的很不同寻常。

    也罢,来都来了,临阵退缩不是她罗青釉的本性,只期望不会遇见齐律就是了。

    可是事情的发展怎么可能如她的愿,按照她的想法来进行呢?

    与秦淮一同上了海克斯的游轮上,陪同他与商界人士寒暄一番。

    眼尖的几个人,很快就认出了罗青釉便是在埃尔法公司展会过后的庆功宴上,齐律为了她而砸下千万买下了一条祖母绿的女主角。只是,为何今日她不是当齐律的女伴出席宴会,却是跟着秦淮出席呢?

    众人的心中顿时对她此举有了腹稿。历时连看她的眼神也变得玄乎了起来。

    罗青釉不是白痴,更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受到来自那些人眼神中所投射出来的东西,鄙视、鄙夷。

    她现在可是无辜的想要喊天理何在的地方都没有,就被这群人下了个定义,真心是难受的紧。

    其实她完全可以不在意这些眼光,可是她做不到。她的手自秦淮的臂弯中抽了出来,贴靠到秦淮的耳边,轻轻打了一声招呼:“这里很闷,我想找个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也这么多年了,秦淮自然能够感受到来自那些人眼神中的不善意,又看了看身旁的罗青釉,这才点了点头,“嗯。你去。小心别迷路了就是了。”

    “好。一会儿见。”挥别了秦淮,罗青釉忙不迭的拎着裙子从人群中跑开,在跑的期间,因为没看前方,以致于撞上了那人。

    那人扶住了她,她却是头抬也不抬的道了声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从罗青釉的慌乱的眼神中,看出了她极其的不自在。那人向身边的人打了下招呼后,便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从船舱跑到了甲板上,呼吸着海风所带来的咸腥味,罗青釉总算是舒畅了许多。这样的场面,她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以往的她面对此情形时,她完全可以面对。

    可是此事只要一牵扯到齐律,她就有种歉疚感。歉疚着自己不应该答应秦淮陪同他参加此次宴会。

    她手扶在船上的栏杆上,眺望着远方。远处恰巧有几只浮到海面上的海豚跃了起来嬉戏着。

    罗青釉的注意力完全被海豚吸引,也让她渐渐忘记了适才在宴会中所遭受到的白眼。

    几分钟后,她感觉到身旁似是有人站在身边,与之一同看起了海豚。“小姐,你没事?”

    听到关心的话语在身旁响起,出于礼貌,罗青釉也不能够就此漠视了。

    她撇过头看向那人,却见他一身灰色的西服,黑亮垂直的发,斜飞英挺的剑眉,细长蕴含着锐利的黑眸,薄唇轻抿,脸部轮廓分明,修长而又高大的身材,宛若草原上的猎豹,盛气逼人。

    “谢谢。我没事。”礼貌性的回答过后,她又转过头去看海豚,不再看男子。

    对罗青釉的漠视,男子倒是没有生气,轻笑着道:“小姐,别这么生疏,我没有恶意,只是看你一个人站在甲板上,就想着过来和你说说话罢了。”

    罗青釉撇过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没有认为你有什么恶意,只是不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罢了。如果让你产生了什么误解,请见谅。”

    与罗青釉的淡漠相比,男子对她却是更加的有兴趣,“呵呵。既然如此,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海克斯,这艘轮船的主人。”

    海克斯伸手过来,做出了要与罗青釉握手的姿势。

    罗青釉瞟了一眼海克斯伸过来的手许久,最终还是伸手过去轻轻的握了一下,便想撒手。

    谁料到,他似乎是早就猜到了她的下一步举动,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不松开。

    意识到海克斯的举动有点过了,罗青釉沉声道:“海先生,请你自重。”

    “小姐,别把我当洪水猛兽。我只是想要认识你罢了,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即使罗青釉极力要他松手,可是海克斯依旧如故,没有松手的意思。

    “作为绅士,在女士要你放手的时候,你就该发扬你的绅士风度放开。”

    听到有人开口,罗青釉与海克斯同时转过头去,便看到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甲板上的齐律。

    见到齐律黑着脸瞅着自己与罗青釉交握在一起的手,海克斯笑着转身,放开了罗青釉的手。“呵呵,齐总裁。你好啊。”

    面对海克斯伸出的友谊之手,齐律却只是看了看,兴趣缺缺的没有伸手回握的打算。

    他扬着头,径直朝着罗青釉走了过去。看到她穿着的衣服,眉头皱了皱,自然的将身上的西服脱了下来,盖在了她裸露的肩膀上,“穿着,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受凉。”

    罗青釉拢了拢肩头上的西服撇过头一脸感激的道,“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