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绝世神偷:娇妻自投罗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章:玩闹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里冷,还是回船舱去。”齐律劝着罗青釉,要她回船舱。

    齐律的规劝即刻换来了海克斯的一阵嘲讽的微笑,他故作淡定的收回了手,拉了一下领带,“呵…我不觉得她此刻想要进船舱。是吗?小姐。”

    海克斯撇过脸望向了罗青釉,似是想要得到她的认同。

    罗青釉自是感受到了海克斯的注视,可是她并没有看向海克斯,而是将西服拉紧了一些,面朝向大海,想要继续看海豚嬉戏。

    不知是因为二人的到来惊扰了海豚,还是它们已然换了地方,刚才还欢腾的海面忽然间就平静了下来。她眉头拢起,眼睛却是直视着海面上,轻启薄唇,道:“里面太闷了,我只想在这里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听到罗青釉的话,海克斯却是仰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笑了片刻后,才迎视齐律,还带着意味分明的眼神道:“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因为他之前的创举,使得你现在像是个过街老鼠,看到就被人们用鄙视的眼神看着?”

    “什么意思?”海克斯的话,让齐律困惑不已。

    “什么意思?哼……”海克斯故意在此处停顿了一下,淡淡的瞟了一眼背对着他们的罗青釉道:“我想齐总裁应该没有忘掉,前不久,您在展会后的宴会上花重金买下了祖母绿送给了这位小姐?”

    “这…”在海克斯的提醒下,齐律也渐渐想了起来。“这个我记得。怎么了,送她祖母绿有什么问题吗?”

    “哼,问题就出在这祖母绿上。商场上没有绝对的秘密,想想,在不久前她还与你在一起,并收下了你的礼物。而今天她却是舍弃了你,改而当了秦淮的女伴,这让大众怎么想?”

    “这…”海克斯的话说的不无道理,齐律也有些犹豫了。本以为将记者那方面压下来就没事了,却忘记了商场没秘密这个最关键的一点。这就是她站在甲板上的原因吗?

    想到罗青釉是因为这个原因站在甲板上吹冷风,齐律心中就诸多的歉疚。他艰涩的吞咽了口水,尝试着开口说些什么安慰的话。

    “我…”

    话还未出口,咚咚咚高跟鞋敲击甲板所发出的声响伴随着一阵女声响起,瞬间打断了齐律急于说出口的话语。

    “律哥哥,你在哪里啊?”

    齐律与罗青釉一同回过头,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处。

    就见一个穿着着蓝色裙子的女孩,乌黑如丝缎般的长发垂直地披在肩上,玫瑰花瓣般娇嫩的双唇娇脆欲滴,令人想要一亲芳泽。

    瞅见女子是谁后,齐律眉峰敛起,惊呼道:“方柔?”

    方柔看到站在甲板上的齐律,便是兴高采烈的蹬蹬蹬奔了过来,也不管身边有谁,一把便是搂住了他的手腕,撒起娇来。

    “律哥哥,总算是找到你了。你太过分了啦。人家可是你的女伴耶,怎么可以随意的把我丢在那里。你都不担心我会被宴会上的那帮人欺负吗?”

    看着搂着自己的臂弯不断的处在撒娇中的方柔,齐律感到头大的很。他抬起手,想要挣脱方柔。可惜的是,方柔似乎在他的身上放了探测仪,无论齐律怎么动作,就是挣脱不开。

    眼见挣不开方柔,齐律也只好作罢。他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尽量放轻声音柔声道:“方柔,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里面等着吗?出来做什么?”

    “嗯~律哥哥,我当然是来找你的啦~你都不知道,宴会上的那些人都好过分哦。看到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各个像饿狼蜂蛹过来,想要扑杀我。人家……人家好怕哟!”方柔说着,似是为了证明自己害怕,放开了手,紧紧的抱住了齐律的腰。

    面对如此死皮赖脸的抱着自己的方柔,齐律着实是没办法。他拧着眉,低头睨着抱着的方柔,对她的举动很是费解。

    这小妮子到底是在做什么,平时皮的跟猴似得,今天是吃错药了,改性了?

    齐律厉声对着方柔呵斥了起来,“方柔,你给我松手!”

    “不嘛,不嘛。人家害怕嘛!”方柔不怕死的紧抱着齐律,就是不松手。在说话的当空,她还不忘瞥了一眼身旁人的反应,唇边的笑意就越发的灿烂了。

    从刚才跑过来之前,她就已经注意到了罗青釉。看到罗青釉身上披着的西服,她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逗弄的心念一起,便是演了这么一出。

    “方柔……”齐律沉声厉斥,脸上的表情变得可怕了起来。

    就算抱着齐律,可是方柔却也知道齐律此刻应该是生气了。可是她还没玩够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

    她继续观察着罗青釉的反应,发现自从她与齐律拥抱在一起的时候。罗青釉的反应就耐人寻味,让人可以反复推敲。

    呵呵,太好玩了。看律哥哥这么生气,很显然是在乎着这个人。而她呢,显然也应该是在意着律哥哥!好。作为一个‘好妹妹’知道了哥哥有喜欢的人,自然是有义务来帮忙嘛!

    想到这里,方柔隐没了唇边的笑,苦着脸,哭丧着说道:“律哥哥…”瞧她扮演一个哭泣的委屈的人惟妙惟肖的模样,连她自己都要感动了。

    瞅见一个泪眼涟涟的女子对着自己哭的我见犹怜的模样,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都为之动容。

    果不其然,罗青釉瞅见方柔哭的伤心的模样,心生不忍,轻轻的拍了拍齐律的肩膀,道:“齐总,别这么凶,你看她…”说到方柔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哭的梨花带雨的方柔继续道:“她都哭的很伤心了。就别吼她了。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碰到那样的场面自然会怕了。”

    罗青釉的苦口婆心,恰恰正中方柔下怀。她内心中一边大笑着,脸上却表现无比委屈的模样,吸着鼻子,怯怯的看着齐律。小手小心翼翼的抓着他的衣角,“律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