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情凉:腹黑首席扑上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七章,聚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靳威屿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很快,他把电话打给了莫东亭。

    当莫东亭接到电话的时候,此时,距离童爱答应他搬来的瞬间已经过去而来三个小时。

    他们约好了五点见面,他的人去接。

    可是,到了童爱的住处,却发现童爱不在!

    她的公寓没有收拾,跟之前一样,根本一点没有收拾的痕迹。

    莫东亭此时正在生闷气,这个该死的女人,打算什么时候搬过来?

    她居然敢放自己鸽子!

    莫东亭点燃了一支烟,徐徐冲着,烟雾缭绕中,他整个人透着丝丝清冽之意。

    靳威屿电话打来的时候,莫东亭一支烟抽到了烟屁股,还没有来得及扔。

    “打我电话做什么?”莫东亭一开口的语气也是那么不好!

    靳威屿也没有客气,直奔主题:“你找人轮了陈静怡?”

    听到这个,莫东亭忽然冷笑一声,极尽讽刺。“怎么?你想为陈静怡出头?”

    靳威屿一听到这话,有点无言,却还是道:“你这么做,激起了陈静怡的仇恨,你知道不知道?”

    莫东亭被靳威屿讽刺,冷声道:“我对付陈静怡,那是为清欢出头!你知道不知道,这些手段,是陈静怡要对付清欢用的,如果我不先发制人,在那些人身下躺着的人是你的许清欢!”

    靳威屿整个人懵了,好半天心里还一阵后怕。

    这些手段,是陈静怡要对付清欢的。

    靳威屿的脑海里闪过画面上那些极尽羞辱,不堪入目的内容,整个人都拔凉拔凉的。

    他握着电话,好半天没有开口。

    “你就是一头蠢猪!”莫东亭把没有等到童爱的怒气发到了靳威屿的身上:“自己的女人保护不好,还在这里责怪我?你自己惹得桃花债,算在了清欢的头上!我告诉你,你再对陈静怡如此仁慈,你就彻底失去清欢了!说不定,陈静怡已经准备更大的阴谋了!”

    “已经准备了!”靳威屿只觉得全身都虚脱了。“在你那么对付了陈静怡之后,清欢今天不见了,已经好几个小时,我的人被人绊住,清欢车子丢在路上,人不见了!”

    “什么?”莫东亭错愕一愣。

    “清欢下午跟童爱约见,两人说是去了咖啡厅,五点多一前一后出来,后来清欢就不见了!”靳威屿知道此时不是吵架的时候,所以他耐着性子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莫东亭。

    莫东亭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沉着声音道:“童爱,也不见了?”

    “应该是!”

    “该死!”莫东亭怎么觉得都不对,童爱一般不会忤逆他,这一次,童爱居然敢不来,这其中出了问题,他之前没有往这上面想,如今看来是真的了!“你在哪里?我们立刻汇合,在靳氏大厦!”

    “好!”靳威屿也同意在那个地方。

    二十分钟后。

    靳威屿跟莫东亭在这里汇合,两人没有上楼,直接在一楼一间招待室见面。

    靳威屿手里握着电话,对着莫东亭道:“刚才向乘风传了消息过来,警方那边盘查了监控,童爱和清欢一起被劫持了!同样的方法,用了药物,几乎没有挣扎的痕迹!”

    莫东亭蹙眉,脸色冷峻,看了一眼靳威屿,沉声道:“雨薇和小薇呢?”

    靳威屿猛地一怔,“糟糕,我没有想到!”

    “你就是一头猪!”莫东亭喝斥了一句,已经拿出电话,“你打姜雨薇的电话,我打小薇的!”

    电话同时拨了出去,得到的回应是机械的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莫东亭电话一挂,立刻拨了许堇言的电话。

    “堇言,清欢可能被陈静怡劫持了!”莫东亭声音倒也平静,只是这平静的面容后面隐匿着些许冷沉,让他整个人都看起来阴沉无比。

    靳威屿拿着电话又拨打了向乘风的。

    “另外失踪的人还有姜雨薇和靳小薇!”靳威屿告诉向乘风,把姜雨薇和自己妹妹的行踪也给调查一下。

    很快,向乘风就调取了清欢最后的通话记录,查到了他们之前的通话记录。

    靳威屿挂断电话之后,看到莫东亭还在打电话:“没有人打电话来要我们赎人!所以,这不是一般意义的绑架!绑匪不是为了财,如果绑匪是陈静怡的话,清欢和童爱还有姜雨薇可能凶多吉少!”

    这四个字,莫东亭是怎么也不想说出来的。

    可是,不说只是掩耳盗铃。

    电话那边的人是许堇言。

    “我安排人查一下!”许堇言也很镇定:“你们先多派人去找,另外,我武警总队那边有朋友,可以让武警帮忙!”

    这边,靳威屿和向乘风已经想了很多的办法,找了多方人马,开始调查清欢她们去向,警方也找陈静怡,可是,陈静怡的电话是关机状态的。

    联系不到人,警方也非常懊恼。

    靳氏。

    易军南带着易安白风尘仆仆的赶来,很快到了靳氏,就在一楼招待室找到了靳威屿。

    易军南面色着急,“怎样?有没有消息?”

    靳威屿摇头。

    易安白整个人瘦了很多,脸色冷峻,已经不复当初的嬉皮笑脸,他的眉眼清俊,冷声问道:“怎么回事?清欢确定是被陈静怡弄走的吗?”

    “应该是,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靳威屿也在调查着。

    “有没有办法联系到陈静怡?”易安白又问。

    靳威屿道:“我正在想办法!”

    易安白微微沉吟了下,然后嘱咐了一句:“有消息告诉我!”

    说完,他就大步往外走去。

    靳威屿叫住了他:“你去哪里?”

    “我去找陈静安,也许可以知道陈静怡的去处!”易安白说完,就已经大步走了出去。

    很快,他就上了车子,司机载着他直奔陈静安的住处。

    易安白出现的时候陈静安吓了一跳,静安拉开门,面色冷漠的开口:“你来做什么?”

    “妈妈,谁来了?”陈静安身后传来一道稚嫩的童声,接着一个小家伙,粉雕玉琢的像极了自己的孩子出现在门口,易安白一眼对上了小家伙的眉眼,心头被撞击到,轻轻一颤,易安白的心头被猛地抓紧,几乎窒息。

    “叔叔,你好!我叫陈澈,你是谁呀?”小家伙说着,仰起头看向陈静安,拉了拉陈静安的衣服角,小声道:“妈妈,我跟这个叔叔好像撞脸了!”

    陈静安面色一沉,有点尴尬,小声道:“宝宝,这个是易叔叔!”

    “易叔叔好!”小家伙又喊了一声。

    易安白蹲下身来,视线与孩子的视线平衡,他张了张嘴,竟然没有说出话来。

    陈静安道:“澈澈,你去屋里等一下妈妈!”

    小家伙立刻点点头,又深深地看了一眼易安白,这才带着疑惑回了屋里。

    易安白的喉结滑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等到孩子进了屋里,陈静安还是没有让易安白进屋的打算,只是看着他,疏离而客气的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们以后不要见面了!”

    易安白心头浮动,他害怕见到这个孩子!

    因为见到之后,这个孩子带给他的触动远远多于他原本估计的,他一直不敢来,就是怕自己动摇!

    可是,当他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那么天真可爱的小脸,他就想到了司橙流掉的那个,如果有幸生下来,也许跟眼前的澈澈一样,粉雕玉琢,十分可爱!

    他也禁不住懊恼起来,过往的自己,怎么那么混蛋,祸害了多少女人?

    至少静安跟自己的那晚,她还是个单纯稚嫩的姑娘!

    司橙也是!

    自己做了什么呢?

    无论自己承认与否,自己都伤害了司橙和陈静安!

    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很快收敛了情绪,站起来,面对着静安道:“静安,你能联系到你姐姐吗?如果你能联系到的话,或许她还有救,如果晚了,我怕她这辈子也可能跟方阿姨一样了!”

    静安整个人愣住,“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清欢不见了!你姐姐可能绑架劫持了她,没有打过任何电话,我们怀疑她可能要走极端!”易安白声音艰涩的开口。

    静安整个人一顿,随后回头,对着屋里的人喊道:“汪姨,你过来一下!”

    照顾澈澈的汪姨赶紧过来,陈静安对着汪姨道:“我出去一趟,你不要带澈澈出去,等我回来!”

    “好的,陈小姐!”

    陈静安抓了包包跟澈澈嘱咐了一下。

    澈澈跑来送陈静安,又眼神很是惊讶地望着易安白。

    易安白再一次蹲下身子,望着小家伙,一字一句地开口:“澈澈,过两天,我来看你,带你去游乐场,好吗?”

    他开口那么艰难,可是说出口之后,却发现,自己内心轻松了很多。

    小家伙第一反应是看看陈静安。

    陈静安无言,看着儿子那样子,只是叹了口气,淡淡的开口:“澈澈,叔叔很忙!以后你要去游乐场,妈妈带你去!”

    小家伙明显失望了很多,点点头,对着易安白道:“谢谢叔叔,我不喜欢游乐场!”

    说完,小家伙对着他们招招手:“我先进去了,叔叔拜拜,妈妈拜拜!”

    易安白站了起来,眼神复杂地望着静安。

    陈静安转了视线,道:“走,我去找我姐!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那里!”

    “恩!”易安白拉开车门,让静安上车。

    静安却绕过他,直接去了副驾驶。

    她宁愿跟司机同座,也不愿意跟易安白再一起坐了。

    陈静安清楚的知道,什么是界限。

    上了车子,静安报了地址:“海边码头,7号仓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