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夜情凉:腹黑首席扑上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八章,大结局(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易安白眼神复杂地望望前面的人,拿出手机,发了个信息,给靳威屿传过去,把陈静安的地址发了过去,然后又补充了一下,“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人,只能试试!”

    这边,许堇言也到了靳氏。

    他手里握着两部手机,另外一部开着,他在接电话。“海边码头?好的,7号仓库,知道了!我们马上去!”

    海边码头7号仓库。

    这里有几间废弃的仓库,曾经是陈家的产业,后来因为陈家生意破败而被废弃。

    清欢此时为了挣脱开了绳索,弄的手腕处伤痕累累。

    可是,要挣脱开反绑着的绳子,实在太困难。

    这时,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紧接着,声音越来越近。

    四个人都是一惊。

    她们对视一眼。

    门从外面推开,陈静怡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男人。

    一进门,陈静怡的视线就环视了一圈,最后,轻哼一笑:“哟!四位美女都很有本事,反绑着还能把嘴上胶带给撕去,真是不一般的本事!呵呵.”

    陈静怡几乎是狞笑着走了进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蹬蹬蹬的声响,阴冷的眼中笑容展露,今天,就送靳威屿身边的四个女人上西天,自己就算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她要靳威屿亲眼看到他最爱的女人和妹妹一起消失,只有这样,才能消心头只恨!

    新仇旧恨她要一起报!

    当初的玩弄之痛,现在的找人轮暴之痛,陈静怡都要一并让靳威屿还回来!

    清欢敏锐的察觉到了陈静怡目光里那疯狂的神色,清欢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结果,这一声暗叫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陈静怡道:“去,把那炸弹绑在她们四个身上,谁都,就炸死谁!”

    清欢心中咯噔一下子。

    “陈静怡,你冷静点!”童爱第一个先开口,她不想死,她还有儿子,她不能失去儿子,她要看着儿子长大,这么死了的话,儿子怎么办?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这么对我?”靳小薇很是诧异:“就算我哥得罪你,你也不能对无辜的我动这种念头?你要是真有本事就去炸靳威屿,干嘛炸我们几个?”

    姜雨薇到底年长,还是很成熟稳重,她没有开口,只是望着陈静怡,眼中都是悲悯之色。

    清欢也没有说话。

    那四个男人很快就走了过来,把炸弹绑在了四个人的身上。

    清欢不懂这个,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不是定时的。

    “你们这么为陈静怡卖命,事后真的能逃脱干系吗?”清欢在其中一人在自己身上绑了炸弹之后,就对着那个男人声音凛冽的开口,那种冰冷的气息也透过绝色的面容渗透出来,她看着眼前男人的目光里有着凛冽和警告。

    那人一愣,被这种气势吓了一跳。

    “奉命行事!”男人吞了吞口水,只感觉有一股阴寒的感觉侵袭而来,竟不敢去看清欢那迫人的视线。

    清欢森冷收回目光,“你去谋划一下,你得罪的不只是靳氏靳威屿,还有东远集团总裁莫东亭,许家许堇言,易家易军南!你们最好权衡利弊一下,这些人,你们惹得起吗?”

    清欢已经没有了办法,但是必要时候,她只能拿出这种方式来试图说服这些跟随陈静怡的人。

    那人脸色一白,压抑下惊恐,对着面色阴郁的清欢道:“许小姐,我奉命行事,我也没办法!”

    “阿然,绑好了给我滚出去!”陈静怡看清欢跟人说话,就忍不住喝斥了那人,肃杀的面容里都是阴狠。

    她忽而冷笑,冲着许清欢道:“许清欢,你以为这样他们就倒戈了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随后,陈静怡又是冷冷一笑,环视了四个人一圈:“你们,四个,在一个小时后就可以上西天了!我要打电话给靳威屿,让他过来,亲自看着你们死,你们说,这个滋味怎么样?”

    清欢低垂下的目光里没有过多的情绪。

    陈静怡也没有折磨她们,似乎高傲的她,不允许自己如此跌范儿。

    陈静怡走了。

    清欢她们四个人陷入了恐慌里。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就像一个世纪之久。

    门被人用力的踢开,似乎一下子冲了进来很多的人,有人看到这个情况就开始往外跑,在嘈杂不安的人群中,清欢第一个听到了靳威屿的急切的声音。

    “清欢?清欢?”靳威屿原本是那种比较沉稳的声音,却在这一刻,尽显慌张,可是,清欢却听得感动又惊恐。

    还有五分钟,炸弹如果炸了,靳威屿怎么办?

    靳威屿本来还算是沉静,可是当他知道可能有炸弹并且快要爆炸的时候,他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不稳,喊出清欢名字的时候,他的声音都在颤抖。他很紧张,很害怕,怕自己失去了清欢。

    清欢坐在地上,转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冲过来的靳威屿,而靳威屿第一眼就看到了清欢!

    能够在紧要关头,能够第一眼在茫茫人海中看到彼此!

    还有什么比这更真实的感情呢?

    那一刻,清欢忽然觉得,就算自己死了,也值得了!

    他爱自己!

    所以,他眼中都是自己!

    莫东亭进来的第一瞬间,喊得是人:“雨薇!姜雨薇!”

    那一瞬间,原本在角落里的童爱怔忪在那里。

    身上跳动的定时针在跳动着。

    童爱呆傻地看着莫东亭朝着姜雨薇扑过去。

    姜雨薇被莫东亭一把拉起来,莫东亭眼中都是担忧,目光不安的上下打量着他。“雨薇,有没有受伤?现在好不好?”

    姜雨薇摇头,哽咽了声音:“我没事,东亭,我没事!”

    姜雨薇此时紧绷的情绪在看到莫东亭的时候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身体也摇晃,她也吓死了,尽管自己表现的很沉静,但是当看到莫东亭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一下子就松弛了自己,差点没有晕过去!

    莫东亭急忙一把拉住她下滑的身子,长臂一伸,把人打橫抱了起来,眼底的关切,痛心,担忧等等,那些复杂的目光,让童爱看了个正着。

    原本可能要被解救的心情,却陡然陷入了谷底。

    童爱觉得自己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一刻,这样的痛过。

    生下乐乐,那是地狱里走了一遭,她不怨不悔。

    可是此刻,她是在地狱里下油锅,即使死无葬身之地,也还给下了油锅。

    童爱忽然笑了,笑容悲怆,无声,没有眼泪。

    没关系,她还有儿子。

    姜雨薇被莫东亭抱起来,身子一晃,就清醒了很多,急忙开口:“童爱,童爱也在,我们身上有炸弹!”

    童爱!

    莫东亭猛地想起来还有童爱!

    那一瞬间,他的身子猛然一顿,带着惊慌的目光一个转头,便看到了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已经自己爬起来的童爱。

    她的手腕上都是血,绳子还在手腕上挂着,看得出,她挣扎的时候有多用力,把整个手腕都弄伤了,绳子勒进了肉里,皮开肉绽,她只是苍白着脸色,泛白的唇,但是她的目光却是那样的平静,那死寂,那么幽深一片,她淡淡的看着莫东亭。

    这时,许堇言走了进来,带着人,沉声道:“拆弹!”

    靳小薇都快哭了。

    向乘风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清欢被靳威屿抱在怀里,而角落里这个姑娘哭得稀里哗啦的,脖子上挂着炸弹,也不动,就在那里哭,边哭边骂:“单身狗果然是伤不起,都快挂了,也没有人心疼!恋爱的也这么受伤,谈一次恋爱,连妹妹前女友都搭上,这种恋爱不谈也罢!人生啊,怎么这么苦逼.我没招谁惹谁啊,我蚂蚁都没踩死一个,怎么就这样了?呜呜.还有三分钟,麻蛋的,大哥二哥,你们再抱下去,我们都挂了.”

    向乘风听到这姑娘念念叨叨的,有点哭笑不得,他走了过去,带着一个拆弹专家,一分钟不到就拆下了炸弹。

    此时,还在哭哭啼啼的靳小薇目瞪口呆,对上向乘风那张生人勿近的冷脸,靳小薇惊呼一声:“我靠!真的遇到阎王了!脸上都没有笑容,死了,死了,真的死了!”

    说完,靳小薇就整个人阳面一趟,昏死过去。

    向乘风一把抱起靳小薇,第一次有人给自己取这种外号:阎王!

    陈静怡让人准备的炸弹含金量非常低,所以,拆弹专家一分钟不到就完全拆除。

    莫东亭还抱着姜雨薇,愣在那里。

    童爱被解救,已经无爱,手腕上那些伤痕,仿若没有存在,看不出她的情绪。

    此时清欢也擦觉到了一点,她目光看向抱着姜雨薇的东亭。

    清欢忽然蹙眉,姜雨薇脸色苍白的挣扎着要下来。

    童爱已经往外走去。

    她的背影僵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清欢走了过去,让靳威屿扶住了姜雨薇。

    “童爱?”莫东亭走了过去。

    童爱没有回答她,她好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她的丈夫,儿子的爸爸,在最危难的时候,像个英雄一样抱着别的女人!

    她不是公主,从来没有王子解救她。

    她也不需要!

    莫东亭一把抓住了准备离开的童爱。

    可是,触感一把粘稠,莫东亭手一僵,知道那是童爱的鲜血。

    他的心忽然一痛,有点说不出话来!

    但是,最后,他还是低声道:“童爱,我们去医院!”

    童爱没有说话。

    她微微抬起头,看向前方。

    黑暗混乱的仓库门口,童爱忽然看到了一把枪,直指着姜雨薇的方向。

    童爱猛地一惊喊了一声:“姜雨薇小心!”

    莫东亭猛地一惊,第一反应竟然是朝着姜雨薇扑去。

    子弹飞了过来。

    童爱几乎看到了子弹,那飞快地瞬间,她猛地朝着莫东亭扑过去。

    “噗——”子弹陷入了皮肉里。

    门口,陈静怡喊道:“姜雨薇,你去死!”

    “抓住她!”几乎是瞬间,陈静怡被扑倒在地,手枪被缴获。

    莫东亭挡在了姜雨薇身前的时候,只觉得身后被人一扑,温暖的触感让他身体一僵,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莫东亭回头,就看到了倒下去的童爱。

    清欢也被吓到了。

    她不敢相信童爱会那样直接为东亭挡子弹。

    清欢也赶紧扑到了童爱身边。

    莫东亭已经抱住了童爱。

    那一瞬间,莫东亭一把抓到了童爱身后的粘稠,好多的血,湿湿热热的,那么粘稠,从童爱的左后背涌出来。

    莫东亭的心忽然狠狠地被什么东西攥住。

    他心疼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医生!医生快来!”清欢高声喊着。

    靳威屿也大声喊道:“有人受伤了,医生快来!”

    此时的童爱脑子依旧空白一片,她担心莫东亭受伤,目光却有些呆滞,仿佛是她的身体一样不受控制,她忽然感到了痛。

    那种痛,几乎要痛的窒息。

    她知道自己可能要完了!

    在意识即将淡去的时候,她忽然挺住,喊了一声:“清欢,清欢!”

    清欢低低地开口,“童爱,我在!”

    “我不行了,帮我照顾我的儿子,你和威屿,照顾我的儿子,好吗?”

    面对这样的童爱,清欢看到了鲜血从童爱的嘴里溢出,接着,忽然就喷了出来,一大口接着一大口的鲜血涌出来。

    “童爱!”清欢吓到了,惊呼着:“童爱,你挺住,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挺住,乐乐需要你,你不能睡,知道吗?”

    可是,童爱却摇摇头。“来不及了,清欢!”

    “医生!”莫东亭突然吼了一声。

    童爱的意识被这一声吼了回来。

    她看到莫东亭似乎惊慌的跟她想要说话。

    童爱从来没有见过莫东亭如此狼狈过,他的目光里都是震惊,懊悔,难过。

    童爱看着他,呢喃了一句:“东亭,姜雨薇受伤了吗?”

    不然,他怎么会如此受伤的表情。

    “童童!”莫东亭低喃着,把童爱抱进了怀中。

    清欢也红了眼圈。

    姜雨薇呆滞住,一样红了眼圈。

    “东亭,我累了!”童爱被莫东亭抱在怀里。

    东亭,我累了,我的心,在哭!

    我真的累了!

    童爱突然觉得胸口涌进了什么,一阵钝痛,“扑哧”一口接着一口,大口的鲜血涌出来。

    童爱陷入了黑暗里。

    这是童爱跟莫东亭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也是童爱留在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一周以后。

    童爱下葬。

    莫东亭一个人立在墓碑前,久久没有离开。

    清欢跟靳威屿离开的时候,没有打扰他。

    乐乐迄今不知道母亲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童爱下葬后的第二天。

    莫东亭跟姜雨薇在茶馆见面。

    莫东亭视线低垂。

    姜雨薇道:“东亭,我走了,你保重!”

    莫东亭点点头:“恩,保重!”

    姜雨薇眼底复杂,最后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莫东亭没有说话。

    姜雨薇在落日的余晖中离开了济城。

    从此,东远集团总裁莫东亭的身边再也没有女人,东远没有女主人。

    二十五年后,东远集团少东接管东远,娶妻姬烟,岳母姜雨薇。

    同样的,在童爱下葬后的一个月。

    易安白再度上门找到了陈静安,这一次,面对陈静安,易安白对着她道:“静安,我们结婚!为了孩子,我会对你好,以后,忠于你,忠于婚姻!”

    陈静安看看他,叹了口气,然后回到房间,从里面拿出一张a4的打印纸,上门赫然印着一个地址。

    静安道:“这是司橙的地址,你去找她!我已经遇到了我这生命里最珍惜我的那个男人,而你,不是!所以,易安白,从此,不要再来打扰我和孩子,这是你对我们做的最好的事情,可以吗?”

    易安白被拒绝了。

    第二年一月。

    陈静怡被执行死刑。

    二月。

    陈静安嫁给了一位马拉西亚的富商,带着儿子移居新加坡。

    易安白孑然一身。

    五年后,他离开济城,浪迹天涯。

    清欢七个月后生下一子。

    日子依然继续,所为结局,不到生命终止,无法定局。

    只是,生活再继续,幸福定义,在每个人心中,且行且珍惜。

    茫茫人海中,危难之时,你的一眼,定我三生!

    过往种种,都可不提!

    (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