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总裁强情宠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四章 全剧终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威廉正转身准备拿碗乘粥的时候,就已经发觉纱纱整个人正蹲坐在地上,看着自己一脸的发呆,模样好楚楚可怜,他哎呀的一声,叫了起来,赶紧放下手上的碗碗勺勺,走到纱纱面前,将她一抱而起,然后往房间内走,将她好小心地放在床上,为她轻轻地盖好被,才担心地问:“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纱纱缓缓地摇摇头,看着他……有点心疼地伸出手,轻握着他的手才柔声地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情愿每天和你一起起床,然后到外面,安安心心地吃顿早餐……我不想你这样辛苦,我知道你对我好,真的!”

    “纱纱!”威廉突然笑着说:“以前在小庄园里,每一天都是我做早餐给你吃的!!”

    纱纱好冷静地看着他笑说:“可那时候,你不是我的爱人!!”

    “可是你现在是我的爱人!!”威廉突然腑下头,在纱纱的额前轻轻一吻,然后才腑着身环抱着纱纱的整个身体,让俩人陷在那雪白的床褥才说:“纱纱……我经历了一年失去你的日,这种日,我真的不想再过了!!我不想再过了!!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情愿用每分每秒来爱你,我什么都不要做!!!”

    纱纱轻叹了口气,然后轻推开威廉,捧着他的脸说:“你害怕什么?”

    纱纱还是理解威廉的,威廉笑了,直接说:“我怕丢掉你!!”

    “不会的!!”纱纱想让他放心!!

    “我还是怕丢掉你!!因为你肯选择我,就是我最大的惊讶!!这个世界上,你居然会选择我……”威廉突然再拥紧纱纱,然后才说:“我一想到,你放弃了你哥哥,而选择我的时候,我就会突然间有一种好深的恐惧感,这个世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纱纱心疼地抱着他说:“威廉…………”

    “我没事!!i’mok!!”威廉笑了,好感叹地看着纱纱说:“至少你现在在我的怀里!!”

    纱纱有点无奈地看着他……

    “我们分开会怎样?”纱纱看着他说。

    威廉的心里突然一阵恐慌,然后紧张地看着纱纱说:“hat?”

    “就算分开会怎样?”纱纱看着威廉说。

    “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威廉看着纱纱,再紧张地问。

    “因为……我希望你能快乐……如果你这样紧张,我情愿一辈都不要和你在一起!!我们相爱是为了幸福,是为了快乐,不是为了紧张,也不是为了拥有!!”纱纱提醒着他!!

    威廉看着纱纱,然后用外国人那一套,扬起双手说:“ok!我明白!”

    “no!”纱纱肯定地看着他说:“你不接受!!”

    “我当然不接受啊!!”威廉突然站了起来,走出门外,然后才稍放松下来,转过身对着纱纱微笑地说:“我做好早餐,你出来吃!!你先再睡一会儿,窗我还是给你留一点缝,因为我知道你喜欢那点风!!纱纱…………”威廉又有话要说了……“please!!我总是很不安!为什么?”

    纱纱看着他……再轻叹了口气!!

    ……

    餐厅内!!!

    “什么?”

    纱纱以为自己听错了,直接那手的樱桃掉进了那红酒杯里去,溅湿了自己那粉红的外套,可是她顾不及这个地抬起头来看着卓,正啜饮着红酒!

    “嗨!!”纱纱提醒他说:“你一会儿还要开车,俩个小时后,你还要新闻报导,不如不要喝酒,尤其是午用餐时候,实在不适宜喝酒!”

    卓笑点头,然后学着纱纱,拿下了其一小颗樱桃给吃了起来……好酸好涩却又乱滋滋的!

    “我不明白!”纱纱继续看着卓说。

    “不明白什么?”这个时候,连晨一出现,就拍着纱纱的肩膀,对着他们微笑地边问边坐下来,要了一杯柠檬汁……

    “你说…………”纱纱不理连晨的话,只是看着卓说:“你说威廉有婚前恐惧症?他不想娶我吗?”

    卓笑着说:“又或许他是太想娶你了,不是吗?”

    纱纱无奈地看着他……“我很平静啊!!”

    “当然!!”卓很欣赏地看着纱纱说:“你看起来虽然柔弱与好商量,却其实好坚强与**的!!可是威廉不一样!想当初,你说要离开他的时候,他一听竟然吐血了!!”

    纱纱一听,眼眶随灰红了起来,连晨也惊讶地看着卓……

    卓有点无奈地耸着肩说:“所以……他一直有点不自信,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很轻易地埋藏自己的感情!!这或许和他太风流有关?因为你太爱唯一的感觉了!!”

    纱纱烦恼这个问题,然后便直接问:“那我要怎么做?”

    卓看着纱纱,思考了半刻,便笑了起来说:“或许……你能不能再前进一步?”

    纱纱想着这句话……

    …………

    雨下了一整天,纱纱发呆了一整天,就连连晨交给自己的任务,她都好像动也不想动,理也不想理,逼着连晨过来敲她的头,受不了地说:“你会不会也患了婚前恐惧症?”

    纱纱趴在桌上,转过头看着连晨,好沉默好沉默……

    “你怎么了?”连晨拉来椅,坐在她身边看着她说:“你们俩个人都已经在一起了,再想这些,不是徒曾烦恼吗?我告诉你,问题在太多情况下,总是想像出来的!!”

    “我也觉得是!!”纱纱突然觉得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连晨看着纱纱那好有计划的脸……

    “你有什么想法?”连晨问她!

    “我觉得我们的空间太小了,让他什么事都想像得出来!!”纱纱这样认为……

    连晨不明白她的话……

    “我们应该要换一个空间,可能会更好一点!!”纱纱突然这样说。

    …………

    点正!

    下班了!!

    纱纱直接与连晨有说有笑地下楼来,然后连晨先开车离开了,纱纱就站在大堂等待着总裁大人,过往的员工早已经知道纱纱的身份,所以一见到她,都很有礼貌地打着招呼……纱纱也只能微笑地点头,虽然不习惯,总不能为爱情之外的东西而伤神,这样太累,又不值得……

    “纱纱?”威廉从总裁电梯里下来,就看到纱纱早已经在大堂外等,正看着满天的雨水,若有所思……

    纱纱回过头,看着威廉,便笑了起来,突然上前,将手轻揣进了威廉的臂弯里……

    威廉有点奇怪地看着她……

    “回家!!”纱纱微笑地对他说。

    “好!!今天晚上我们吃什么?”威廉依照习惯地问。

    “你家不是有佣人吗?”纱纱皱着眉,看着威廉说。

    “什么?”威廉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纱纱!!

    “我们要回你家,然后…………”纱纱有点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看着他说:“如果你爸妈不介意,我们今天晚上,睡在你的房间?”

    “纱纱?”威廉惊奇地看着她!!

    “又不是没呆过!!”纱纱突然先一步放开威廉的手往前走,走到阶梯前,才转过身看着威廉笑说:“我要走进你的世界,就像你走进我的世界一样!!我要享受你的一切,就像你要享受我的一切一样!!长不长久我不管,最关健的是,我们在一起,这一刻我们在一起!!你也知道,我一辈,只挖一口井,可是认识你后,我才发觉,人的一辈,可能会遇到很多事,很多人,会让自己改变心意的!!我们什么都阻止不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现在尽量地爱对方!!!然后…………像所有人那样,用俩个小圈圈来困住你和我的人生!!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怎么样,可是我现在只想跟你说,我爱你!!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这一辈,可能是想跟定你了!!我们说好了,如果要对对方坦诚!如果我们能做到坦诚,还怕对方会太受伤?”

    威廉看着纱纱……想起了过去的话……

    “其实我和你的爱情,真的好简单的!!”纱纱突然放松地笑了起来说:“就像在小庄园一样,可能只是你走到我的房间,我走到你的房间那样简单而已!!!这就是你给我的感觉,简单直接……威廉你知道吗?我最爱你什么吗?”

    威廉不解地看着她……

    “我最爱的是你眼睛里的那点善良的光!总让我好放心!!我可以肯定,不管将来我们之间,会不会长久在一起,可是我坚信你的善良永远会保护我!!我真的好爱好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是我丈夫,会是我生命,永远的男人!!最让我骄傲的男人!!”

    纱纱说完,笑着落泪了,看着他……等着他……

    威廉也笑了,突然上前,将纱纱一拥紧在怀里,轻轻地在她的脖间微喘一口气……

    “我们回家,回你家!!!今天晚上,我要睡你的床,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起来!!”纱纱拥着他感叹地说!

    卓与威廉突然在捧着红酒,轻轻啜饮时,谈起了泰坦尼克号有了最新的资料显示说,当时游船撞冰山,不是因为能见度太低,也不是因为船长的调速……

    父母们也捧着红酒,很认真地听着……

    佣人们在客厅里里外外地忙碌着,一会儿上点心,一会儿上水果……一切都禁声不语地忙碌着,生怕自己的动作行为打扰了主人的谈得正欢的雅兴……

    雅筑看着小儿威廉捧着红酒,正用英侃侃而谈,脸部表情,总是那样放松愉快,今天的他,反倒没有之前的紧张……

    她先与丈夫相对看一眼,才又看着他再轻换转了身体,与哥哥相对地说:“如果我们公司,接下了一个旅行团的广告,我一定不会宣扬他们公司的理念…………”

    卓抱持着不同意见地放下那红酒,看着弟弟说:“h?你是一个出色的广告人,对吗?”

    “es!”威廉准备与哥哥开始讨论,他整个人除了对待纱纱是轻盈的以外,他遇事做事向来都重思考,什么时候都能冷静下来分晰问题!

    “ok!”雅筑先打断他们兄弟俩,只是看着威廉说:“mbo,您不要装作不经意,可是您现在又过于放松了!”

    威廉只是笑了起来,然后耸耸肩,继续与哥哥讨论着刚才的问题!!

    …………

    威廉的房间内,传来了一阵细细的声响……

    将近名佣人,分别在威廉的房间,来回地收拾着,例如纱纱爱姜花,例如纱纱爱喝什么茶,例如纱纱爱穿什么款式的睡衣………

    而曾经侍候过昭婷的香香侧守紧在浴室门边,等待着,到现在香香和佣人们才终于知道,这个纱纱小姐真的是二少爷的未婚妻了,而且她们终于明白,真正让二少爷紧张到要命的,竟然是这位纱纱小姐,从纱纱小姐今天晚上回家来吃饭开始,二少爷的情绪就高亢兴奋得不能用言语表达……不说其它的,就说在用餐的时候,他一分钟可以看纱纱几十次,然后往纱纱小姐的碗前堆几十样菜,堆得老高老高……

    后来又感觉纱纱小姐想吃泡菜,他兴奋地要马上开车出去买……后来被纱纱一声说不要,他才乖乖地安静下来吃饭……

    她们从来都没有看过二少爷这样兴奋得像个孩一样,大少爷说他疯了……

    大家一想到这里,便都忍不住齐声地笑了起来,然后香香看着佣人们已经将二少爷那深蓝色的床单,换下了浅蓝色的床单,纱纱小姐喜欢浅蓝……

    接着便又摆放上了同色系的浅蓝底色,滚白边条纹枕头,还有俩个白色的抱枕……

    因为纱纱与威廉在一起多时了,他们俩个本来就与夫妻无异,更何况,威廉一家的人,更是思想开放的人,也绝对不会多想,因为未过门,就不要往来的礼节……

    香香看着佣人将白色的真丝睡袍摆放在床央,才看看浴室里的门,刚才纱纱用过餐后,便习惯性地要上楼洗澡过后,再下来吃甜点,佣人们便随她上来了……

    纱纱最后还是洗完澡了,穿着白色的有帽头运动t恤,白色的休闲长裤披着依然湿沥的头发走了出来,看着大家,还是有点不习惯地说:“你们都忙,不用这样的!!”

    香香都笑说:“你是主,我们当然要侍候啊!您的睡衣,我们已经摆好在床上了,按照二少爷的吩咐,我们已经给您换上了浅蓝色的睡衣,然后露台上,房间里都放了姜花,您爱喝的绿茶,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想喝,随时吩咐,我们马上给您送上来!!”

    纱纱便真真的是没有办法地笑着点头,接着佣人再将一件薄薄的白色外套,送到纱纱的面前说:“二少爷刚才上来看过了,说家在山上,怕您秋天冷着了,让我们给您挑了件外套…………”

    纱纱无奈,也只得穿上了那白色的外套……

    “老爷,夫人,大少爷,二少爷都已经在楼下等您了,管家今天晚上准备了血燕搪水……都说新娘在新婚的时候,一定要多喝燕窝,有利于美容!!”佣人们微笑地扶着纱纱的手,陪着她走到梳妆台前,纱纱在镜前,看着佣人们正细心温柔地为自己用电吹风小心地为自己吹着头发,这边的佣人拿起了一瓶玫瑰果精油,小心地滴了一滴在山泉水里,才再微笑地说:“这是夫人吩咐我们在您沐浴后,给您洒上!!!”

    纱纱只得笑着眨上眼睛,然后让佣人拿起那喷雾小心地在纱纱的脸上轻轻地喷了喷,接着纱纱亲自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再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名贵眼霜,也擦了,再接过精华素也擦了,接着到面霜,手霜…………纱纱边让佣人为自己擦着手霜,边想着威廉,他就是这样过来的一个人……

    纱纱笑了,有点不适应地笑了,却觉得小小的不适应,比起离开他来说,是不是真是万幸?

    头发吹干了,纱纱说让头发披着,佣人应下了,便先递过来一杯小小的温热山泉水递给纱纱……

    纱纱接了,喝了一口,才站起来,佣人们便陪着她准备下楼去!!

    …………

    威廉正与哥哥为新公司的广告理论争辨不休时,却听到了楼上的香香开心地说:“纱纱小姐下楼了!!”

    大家一听,便都看向那楼梯通道,看到纱纱正穿着便装,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下来,威廉凝视着她,眼眶里又透过一股暖暖的甜,看着他的女孩,披着漂亮的及腰秀发,穿着白色的休闲服,还有那白色的棉拖鞋一步一步地往着楼梯下走,边走边看着大家微笑起来……

    雅筑笑了,查尔斯也笑了,卓哦的一声,先弟弟一步,站了起来,走到楼梯旁,看着纱纱大笑起来说:“亲爱的,今天的你,看起来很美丽1!”

    纱纱在与威廉恋爱以来,早已经和威廉的家里人都很熟悉了,所以她也不扭捏地问:“例如……我昨天不美丽?”

    卓一凝,脸色一收,接过那小手说:“如果尖牙利嘴,是你的本事,那么请听我说,我非常喜欢…………”

    威廉坐在那沙发上,看着哥哥将自己的妻送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便好窝心地向她伸出手,纱纱也只得微笑地将手放到威廉的手心里,威廉便牵着她坐了下来,而纱纱在坐下来的过程,看着雅筑与查尔斯微笑地问:“刚才在聊什么呢?这么激动?”

    查尔斯用那实在不好的说:“我的大儿,突然间发觉自己对广告公司有点意思……”

    “no!dad!”卓赶紧扬手,然后便站起来,风度翩翩地给纱纱一个微笑,才走到了父亲的左边的旧唱机面前,细心地选了一张黑胶碟放上去……

    威廉看着纱纱,将她的小手轻放在唇边轻吻……

    纱纱看着威廉笑说:“还是有点冷!!”

    威廉便伸手,挽着纱纱的腰间,让她再靠近自己一点……

    那旧唱机地传来了七八十年代的歌曲,卓一到这个时候,便好绅士地挽起自己的母亲,硬是要自己的母亲教自己跳当时的舞步,雅筑笑了起来,先是拒绝的,然后卓从沙发后面,将一朵漂亮的玫瑰送到雅筑的面前,才笑着对纱纱说:“纱纱听过我外婆的故事吗?”

    纱纱奇怪地问:“外婆的故事?”

    “对!我外婆的故事!!”卓对纱纱很认真很珍惜地讲述这个故事,我的外婆曾经是一位富家小姐,因为爱上了自己家里的一名家丁,所以被家里人许配给了一位高官的儿,后来因为外婆的强烈反抗,她就偷偷地在自己的心口处,纹上了一朵好鲜艳的玫瑰花,来纪念他们之间的爱情!!”

    “真假的?”纱纱好惊奇地看着他们问。

    “真的!!”雅筑微笑着说。

    “天啊!!那个年代有那么勇敢的女性?”

    “当然,只要你勇敢一点的话!!”卓碰是牵起了自己的母亲,逼着母亲与自己跳那过去的舞步……纱纱好感触地看着他们,再看了看身边的威廉……

    威廉也微笑地看着她……

    …………

    这个晚上,充满了旧唱机的声音,因为太幸福了,所以要放松一点,怕将来太远的路要走……想走得更远……

    威廉拥着纱纱回到自己房间时,看到佣人才刚将房间的大灯完全熄掉了,只亮着床俩边的小盏微灯,然后打开了离床不远的加湿气,此时已近秋末,天气开始异常地干燥……

    佣人们一看到威廉与纱纱回房了,便微笑地点头,然后悄声地离开了……

    威廉与纱纱俩人相对看一笑……

    …………

    夜已深了!!

    可是卓的今晚的兴致非常高昂,硬是要母亲陪着自己跳舞,从探戈,到华尔兹……

    纱纱穿着那洁白的真丝吊带睡裙,躺在威廉的怀里,威廉生怕她冷,便拉紧被,拥紧她,再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楼下的音乐依然传进了房间,卓的高声欢笑依然传进了房间,母亲与父亲的笑声也传进了房间,这个夜晚好热闹……

    纱纱依在威廉的怀里,听着那好热闹的音乐与笑声……

    威廉拥着纱纱,让她的小脑袋轻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与她一起听着那好热闹的笑声……

    “威廉!”纱纱拥紧威廉,听着他那胸膛传来的好强烈心跳声,她幽幽地问:“我们认真是在夏天?”

    “嗯!!”威廉微笑着地应着,伸出手,轻轻地拿捏着纱纱的下巴,纱纱的皮肤好柔软……

    “那个时候……天气好热好热……我第一次看到你时,你的脸庞溢过了好多汗水!”纱纱再柔声微笑地说。

    威廉笑了……“那个时候,你穿着黑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腿好长……”

    纱纱再说:“你知道吗?我原来很讨厌夏天的,因为它热了!!”

    威廉温柔地笑了,却不说话……

    “可是我现在好喜欢夏天,甚至它走了,我还留恋它,因为认识你,是在夏天,那个午后,知了在叫,天空好蓝,那边的荔枝山上好绿,荷塘里的荷花,好美,后院的鱼塘,静悄悄的……”纱纱眼泪落了下来……

    威廉点头,再轻吻她那额前的发丝,再为她小心地拨弄好……

    “我每天晚上,总是枕着你的大腿睡觉……然后你将我抱回我的房间……我们之间,没有爱情……隔了一扇门,彼此熟睡着,然后清晨一起面对阳光……”纱纱轻轻地皱着眉,回想起过去的日,那时候的威廉,她突然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威廉,那感性的笑容,那溺爱与温柔的眼神……

    “真的…………”纱纱好奇怪地问:“从来都没有想过,走进我的房间吗?”

    威廉思考了一会儿,便突然笑了起来,真的不好意思地说:“或许想过!!曾经在喝醉酒的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压抑着好难过的情绪时,就想一下拉开你那扇门,给你一个重重的吻,甚至想着,与你之间相吻会是怎样的,舌尖是怎样纠缠……还会一直一直地往下想……”

    纱纱笑了起来,忍不住往他的肩膀上轻咬一口! /~半♣浮*生:.*无弹窗?@++

    “好疼!!”威廉拿着纱纱再放到唇边轻轻地一吻才说:“可是从来只敢在喝醉酒的时候,胡思乱想,却从来都没敢想过,终有一天,我们会俩个人同时在一个房间里!”

    俩个人相对视而笑,彼此点着彼此的前额,然后轻碰鼻尖,再轻轻地一吻……

    “纱纱……我的太太!!”威廉突然硬咽地一叫!!

    纱纱的眼泪落了下来,却笑了,轻轻地点头……

    “我的小妻!!谢谢你选择了我!!”威廉再在那吻上一吻,眼角溢过了一点泪水,自那坚挺的鼻翼往下滚滴……

    纱纱温柔地说:“是爱情选择了我们!!”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