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秦非得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之情深情浅(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嗡嗡——”

    手机进来一通电话,在办公桌上振动打着转。

    孙颖滋正在工作,视线还盯着电脑屏幕,她顺手拿起手机,瞧也不瞧就接起了,“喂。”

    那头传来孙世豪的声音,“小滋,是爷爷。”

    “哦,爷爷,怎么这个时间找我啦。”孙颖滋稍微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不禁感到困惑。

    孙颖滋在中正也待了有些日子了,爷爷和父亲都是十分遵守时间,懂得是非的人,所以不会在她工作的时候来打扰她。这次在工作时间打来电话,孙颖滋不免有些狐疑。

    孙世豪在那头道,“今天晚上你就不要加班了,下了班就回来。”

    “爷爷,到底有什么事情啊?”孙颖滋不禁追问,想着一定是有事发生,不然怎么会这样叮咛她。

    “晚上约了人吃饭,你记得回来,迟到就不好了。好了,你先忙,爷爷挂了。”孙世豪说着,就将电话挂线了。

    “爷爷,喂?”孙颖滋还想追问究竟,可惜那头已经断线。

    孙颖滋不禁蹙眉,想着一会儿还要去请假。

    近日公司有个大项目,利润十分客观,为了拿下这个项目,部门里的员工都在加班。而当然,孙颖滋也有留下来。秦奕淮更是不用提了,亲自负责这个项目,自然是亲力亲为。

    下午的时候,孙颖滋来到总经理办公室。

    “奕总,今天晚上家里有点事情,所以我没办法留下来加班了,我想请假。”孙颖滋说道。

    秦奕淮道,“知道了,晚上你不用留下来了。”

    等到晚上下班以后,孙颖滋立刻驱车奔了回去,一路上都想着,今天晚上爷爷到底是约了谁吃饭。等回到了孙家,孙颖滋奔进别墅里,只见孙世豪和孙远舟都在,两人西服笔挺,光鲜不凡。<div id="ad_250_left"></div>

    “啊哦,爷爷,你今天好帅哦,怎么打扮的这么英俊啊。”孙颖滋不禁称赞道,立刻奔到孙世豪身边,搂住了他。

    孙世豪如今已经鲜少会去公司了,生意上的事情,全都交给了孙远舟。孙远舟多半的时候都是西服革履,这样的穿着并不奇怪。而孙世豪则是不多见了,除非是有必要以及重要的时刻。

    孙世豪笑了,“你哦,就会开爷爷玩笑。”

    “哪里是玩笑,爷爷您是谁啊,您长命百岁返老还童,很帅的!”孙颖滋从小就会哄他们高兴,说起话来甜死人。

    很显然的,孙世豪被哄的很高兴,“好了,爷爷就相信你一回。”

    “爷爷,今天你和爸爸都穿的这么帅,到底是去见谁啊?”孙颖滋忍不住问道。

    孙远舟道,“好了,小滋,时间差不多了,你也回房换身衣服。等到了餐厅,见到了人,你就知道了。”

    一听此话,孙颖滋也知道暂时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了。

    所以,她只好认命地回了房间。

    一回到房间,又看见更衣室里有个礼盒,里面放着一条新裙子。

    “小姐,老爷说了,让您穿这条裙子。”佣人在旁道。

    孙颖滋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孙颖滋素来对那些华丽的礼服裙不感兴趣,只觉得太过梦幻,也太过累赘了,不好施展手脚,有些太过束缚。平常的穿着,也都是随性的。进了中正之后,起先是在秦世锦的手下工作,在秦世锦的要求下,改变了风格,也会穿办公套装。这之后习惯了,衣服也偏向了职业化,爱好干练爽洁。

    此刻,孙颖滋换上了那条新裙子。

    十分淑女的一款裙子,长度刚好到膝盖上方两寸,细细的肩带,珍珠色的颜色,纯净美丽。

    虽然不是华丽的礼服,但也是够隆重的。

    孙颖滋对于一会儿要见到的客人,愈发的充满了好奇。

    到底会是谁?

    ※※※

    等到了景福轩的包间,打开门的时候,孙颖滋当场一愣。

    包间里面,已经坐了几人了。

    孙颖滋逐一瞧过去,秦耀宗,方娴,还有坐在另外一侧的秦奕淮。秦耀宗和方娴也是考究的穿着,唯有秦奕淮,还穿着方才上班时候的西服,孙颖滋认得。而秦奕淮也在瞬间对上了来人,他的目光也有些怔愣,似乎料不到会是他们。

    “秦老,你们怎么先到了。”

    “没事,只是刚到一会儿。”

    “我们请你们吃饭,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先到。”

    “哪能啊,本来就应该我们请你们吃饭。”

    两老客气地闲聊起来,而后招呼着纷纷坐下了。

    孙世豪扭头喊道,“小滋,怎么还不喊人?”

    孙颖滋是被愣住了,她根本就想不到,这么隆重打扮了一番,却原来是要来见秦家的人。

    她立刻开口道,“秦爷爷,娴姨。”

    秦耀宗亦是道,“秦三,你怎么也不懂礼貌?”

    秦奕淮同样开口,“孙爷爷,孙叔叔。”

    长辈们又聊了起来,微笑盈盈的。而孙颖滋的目光,却是和秦奕淮交汇在一起。那眼神里,无一例外都是询问,好奇对方怎么会在这里,今天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茫然和困惑之中开席了,一道道菜被摆了上来。

    长辈们继续聊着,孙颖滋和秦奕淮却是始终都没有怎么说话。

    “秦老,你好福气啊,秦三这几年把公司管理的那么好。”

    “哪里哪里,是你太夸奖他了。小滋这几年才是真的长进,这么聪明优秀的女孩子,谁家能娶到她,那才是福气。”

    “爸,瞧你这话说的,小滋本来就是要嫁进我们家的。”方娴说道。

    “是是是,瞧我这话说的,都忘记了。”秦耀宗立刻应道,而孙世豪也是微笑。

    孙远舟则是在旁道,“小滋能让你们这么喜欢,那也是她的福气。”

    两老使劲地说着对方的好话,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而同一桌上的孙颖滋,似乎察觉到了一丝状况。

    今天的饭局,看来是鸿门宴。

    项羽为了制服刘邦,而这两家的大家长们,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要来撮合他们。

    孙颖滋微笑着,不禁望向了秦奕淮。

    秦奕淮的视线也在这个时候望向了她,两人一个对视,这几年在一起工作的默契养成,已经读懂了对方话里的意思。

    而秦奕淮也有所明白,今天看来是为了他们两人为专门准备的饭局。

    ※※※

    两人心领神会后,孙颖滋不疾不徐地开口,“我去下洗手间,你们慢聊。”

    孙颖滋起身,离开了包厢。来到了无人的回廊里,孙颖滋拿出手机,立刻就拨了个号码。

    而那边,还在包厢里的秦奕淮接到了电话,他瞧了一眼,对众人说道,“我去接个电话。”

    于是,他也夺定自如地离开了。

    “我在左边回廊到底……”孙颖滋这么说着,将电话给挂断了。

    秦奕淮收起手机,往回廊尽头而去。转过了转角,果然瞧见了孙颖滋。她穿着珍珠色的裙子,修身的款式,但是不会太过,恰好的优雅。比起她的性格来,也要显得文静许多。而她俏丽的短发,正迎着风在吹散。

    “秦奕淮!”孙颖滋急忙呼喊,“你说他们该不会是想将我们凑成一对?”

    “准确点来说,他们是想我们联姻。”秦奕淮走近到她身边,低声说道。

    “有没有搞错!”孙颖滋有点晕了,她没有想到爷爷和爸爸竟然在打这个主意,怪不得今天非让她回家打扮好了再出门不可,原来是因为这样。

    “原本你是该嫁给秦家二少的。”秦奕淮微扬着嘴角,一种旁观者的语气。

    “我和秦暮云那是不可能的,我根本就和他不熟。”

    “你们早就不可能了。”

    两人都是心知肚明,早在当年秦世锦和童安结婚宴上,秦暮云带走童安那一刻起,她和秦暮云之间就不会有可能了。孙家是不会允许自己未来的女婿,有这样的绯闻,这让孙家抬不起头来。孙颖滋也是了解,爷爷和父亲是多么要面子的人。

    秦奕淮靠着墙,吹着风道,“你不是想嫁给秦家大少么?”

    “我哪里是想嫁了?”孙颖滋郁闷反问。

    “那你当时还进中正?”

    “我是被我爷爷我爸他们烦的受不了啊,而且我觉得你大哥这个人还挺好玩的,正好我又刚回国,我爷爷让我进中正,我就答应了啊。”孙颖滋不满道。

    秦奕淮挑眉,“还不是对他有意思。”

    “你懂什么,根本不是那样。”孙颖滋不禁支吾了下,那个时候,的确对秦世锦挺有好感的,但是她的好感,还是比较单纯的。毕竟,秦世锦是第一个对她完全不感兴趣,而且还这样拒绝她的人。对于孙颖滋而言,秦世锦简直就是个另类,也证明,他并没有因为她是孙家小姐而特别对待,这让她感到很惊喜,自然而然的,她也想亲近这个人。

    “不是那样,又是怎么样?”秦奕淮冷哼道,“你现在别妄想了,他已经是有妇之夫,孩子都有了!” -~妙*笔&clubs;阁@无弹窗?@++

    “谁妄想了!你莫名其妙死了!你这么刻意提醒我做什么,你吃醋啊!”孙颖滋咬牙道。

    “我吃醋?”秦奕淮不屑一顾,“可笑。”

    孙颖滋懒得和他继续争辩这个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难道我们要结婚?”

    “你会是这么听话的?”秦奕淮望向了她。

    孙颖滋吼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本来就没想嫁给你!谁想嫁给你了!”

    “很好,看来我们不需要再沟通,我也没想要娶你!”秦奕淮亦是应道。

    &mdash;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