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类似爱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值得吗?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扑过去再次拿了一支烟,颤抖的点燃,再次被杜衡抢了扔了,甚至是把一整包烟和打火机都狠狠的扔出了窗外。

    他的脸色愈加的难堪,冷若冰霜的脸,脸视线带着寒气。

    “杜衡,你凭什么管我啊,凭什么!”见着他扔了烟和火机,愤怒和委屈在我的心中交火,我捶打着他。

    他默默承受着我的虐待,待我耗费了力气停下来的时候,“你知不知道,他不管我了,没人会管我了!再也没人了......”就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他把我狠狠的纳入怀中。

    我的头撞在了他的锁骨上,很疼很疼,可是不及心中的千分之一,后面的半句话也撞碎在我们的怀中。

    我愣住了不知所粗,他的头搁在我的脖子上,一只手贴着我的后脑勺。

    “别说了,乖,都别说了!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值得吗?”他低哑着的嗓音,似乎蛊惑着我闭上嘴,眼中氤氲,我的脑海中全都是秦宋!

    值得吗?我也问过!

    秦宋不知道的是当初我爱他胜过了爱自己,他的背叛就像是我自己给自己的心上划伤了一道,只会结痂,不会愈合。

    那温热的怀抱,低沉的安慰,就像是催化剂,鼻头一酸,泪水就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再也收不回。

    垂在身侧不知所措的双手,环上他的背,抱着他嚎啕大哭,要把心底的委屈不甘统统发泄一遍。

    他不说话,只是轻轻的拍着我的背,任由我鼻涕泪水染脏了他的衬衣,直到我哭的声嘶力竭。

    他才放开我,擦拭着我脸上的泪痕,看着我红肿的眼睛,独自的叹了口气,“小龙女,别再哭了,否则金山寺都要被你淹了!”说着他宠溺的刮了下我的鼻子。

    我才发现,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我才破涕为笑。

    我们两个人,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大雨,说了狠多,多到自己都记不得。一直到路灯升起,雨迹干涸他才送我回了家。

    后来,直到我们快要陌路的时候,杜衡才告诉我,当时他说过,他来管,可是我只顾得哭,根本没听见!

    也许就在那一天,也许不是,但不记得我们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晚上早些睡觉!”我刚进家门,就听见手机短信提示,拿出来一看是杜衡。

    我关上门,靠在门上握着手机摩挲着,过儿好一会儿才回复他,“谢谢,开车小心!”

    他是除了李倩第一个,我愿意开口跟他提及过去,他是个很好的听众,从不会恶意的打断我,一直听我絮絮叨叨。

    “晚安!”我还没退出界面,他的短信又窜了进来,我靠在门上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谢谢,晚安!”我知道这只是礼貌的回避。

    后来的很多天,我都没有接到杜衡的一通电话,或者短信,他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然后迅速的突然消失。

    我知道他这样的人,只是想找个人陪他玩玩而已,而我不是那个人,他便很快会忘了我的存在!

    我想进了一切办法证实那天我看到的就是秦宋的背影,甚至是注册了一个账号,加上他的微信,一遍一遍的嘲笑自己,他怎么可能出现在深圳。

    可是他的微信资料很少,少到只要那张军装的图像,那个“相濡以沫”的名字,还有那个不如相忘于江湖的签名。

    也许,我就是他那个相忘于江湖的人?

    我抱着他的微信哭了一夜,一遍一遍的抚摸着那张像素不清的脸,那张让我肝肠寸断的容颜。

    他就是一根刺,生生的扎在了我的心底,要想剔除,就要饱受剜心之痛。

    秦宋,要是我们再见面,你还会记得我吗?

    秦宋,你还过的好吗?

    秦宋,你想知道没有你,我是怎么过的吗?

    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宠溺的对我笑,那笑容就像是魔咒,一遍一遍的额吞噬着我的大脑。

    我的记忆一点一点被覆盖,慢慢的都是秦宋的影子,秦宋的笑容。

    我知道,我疯了,我想秦宋,思之如狂。

    我打开那个微信,只有他一个人的微信,编辑删除,我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还是没能够按下发送键。

    当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鼓起勇气,趾高气昂的站到秦宋的面前,只为了要他的电话号码!

    现在的自己隔着千山万水,不敢发送一条匿名短信!

    也许是怕了,怕他过的很好,更怕他过的不好!

    朝九晚六的工作,驱散了我些天的阴霾,也许是我已经对那个背影失去了信心,才是闭口不提那件事情。

    “你好,我是尹筱沫!”我习惯性的接过电话,电话那头好半天都没声音,我开了看是转接看不到号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