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来的缱绻时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之【错误的开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是我离开秘密基地的第二个月,一切,都和想象中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脱离了没日没夜的训练,大部分时间,我还是比较清闲的。这是我曾经渴望,却又遥不可及的安逸生活。

    每天除了上课还是上课,就算下课在寝室,也有做不完的课题。只是这些对其他人来说无比困难的课题,却都是我两年前就学过的东西。

    我就像个机器人似得,无念无想的将正确答案一笔一划写在白纸上。

    日子是平淡乏味了些,但或许是我过惯了精神紧绷的日子,这种平淡,却一点也不会让我感觉到无聊。

    但即便这日子过得再像正常人,我也始终记得,我并不是个普通大学生,就连我的命,都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的。

    出了秘密基地后,我只见过莫景琛一次,我以为他会像十年前那样,笑容温和,毫不嫌弃我脏兮兮的手,还和我握手。

    就在见到他的那前一秒,我仍旧以为,在他心里我至少是有些特别的。

    但是我错了,错的离谱,他和我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他冷漠,孤傲,根本就不是那个笑如阳光的少年。

    甚至连他的名字,我都不可以直呼。原来在他心里,我不过就是卑微如尘埃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人。

    说实话,我不甘心,从小我就不是一个会轻易服输的人。

    当初在乞丐窝是这样。即便面对比我高大好几倍的大块头,我也绝不让出我自己的地盘,哪怕被打的头破血流。

    在他的秘密基地里更是这样,我是在众多人中脱颖而出的第一名,即便对手是男子。

    我势必要将哪些看不起我的人都踩在脚底下。

    我不服输的自尊心让我在见识了他的冷漠后,没有退缩,反而更想要迎上前。

    一想到我在他心里。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我的心就像被无数只爪子挠着一般,很不舒服。

    我不想就这么妥协,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死士,在他需要时才会想起我。哪怕他对我没有感情,我也想要在他心里占据一个不一样的位置。所以我变得更加的努力。

    死士出来的头几个月,本就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任务。说白了,就是在观察期,看你会不会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吸引。

    没有办法接触他,那么我就想办法接触。我几次三番找了转带我的联络员kevin。

    kevin人很好,长得人高马大的,倒也没有很难接近。他也不知是不是被我找的不耐烦了,终于在某一天,给了我一个特别的任务。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了莫景琛,他风采依旧,只是面容还是冷峻非常,没什么表情,看起来难以亲近。

    这次的任务,据说很重要,但我一点也不担心什么,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能力。

    果不其然,这次的任务,我完成的很圆满,并且还有额外的收获。那就是在莫景琛面前,露了脸,他记住我了。

    死士为主人挡枪,本就是份内的事,我义无反顾的为他挡了枪,受了不重不轻的伤。

    他当时并没有什么表示,但却在第二天,提前结束了我的观察期。这个结果算不得好,但也确实是我想要的。

    等我得伤好后,kevin就又带我去见了他,这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了。

    他还是那么的冷漠,整个人冷冰冰的,仿佛没有一点温度。他给了我一份合同让我签,其实在来的路上kevin就跟我事先交代过了。

    这是一份为期二十年的雇佣合同,如果我签了,那么二十年后,我就能恢复自由身了。

    他的这一决定。让我觉得,或许他并没有如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冷漠。

    当时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当我看到二十年这三个字时,突然就不想要走了。

    我是个孤儿,是个连亲生父母都不想要,就这样扔在乞丐堆里的孩子。

    我如果离开了这里,我都不知道我的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什么目标。

    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选择放弃自由,得到他的信任。

    很显然,我的这个决定,做对了,他确实对我改观了。之后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我去做。

    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我变成了他的左膀右臂,为他解决了当时y城里不少的势力,立下大功。

    虽然我的地位改变了,也达到了我的目的,但我仍旧不甘心,因为他还是对我冷冷淡淡的。

    现在和他接触的多了,有时候我也会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密的画面。这些画面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

    越是不想在意。可那种不甘心,却越发的强烈,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做了我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

    这天,他找我,依旧是因为一次任务。但是这个任务,却有些特别。

    因为我是他的死士里极少数,又长得还算端正的女人。因此有时候一些他不喜欢的应酬,就会让我去帮他摆脱,这次也不例外。

    当我来到酒时,这里已经嗨到了一个最高点,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在这样鱼目混杂的地方,他仍是最吸引人眼球的那一个。

    但是在我找到他的同时,我还看到了坐在他身边搔首弄姿。几乎将整个身子都贴到他身上的,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虽然这样的场面我不是第一次见,但心里还是闷得慌,很不舒服。

    我强压下心底的不适,在台坐了下来,等候他的指示。

    今天我穿了一身黑色紧身超短裙,批了一件蕾丝小披肩,隐隐遮住胸口,事业线若隐若现,更显诱惑,一身黑衣完美的把女人优美的曲线展现了出来。

    我不太喜欢化妆,所以即便去酒也只是淡妆稍作修饰,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优缺点,淡妆。也可以让我足够吸引人。

    我要了一杯酒,修长的手指轻捻着酒杯缓缓摇晃,薄唇微启,小抿了一口。目光却是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我本应该等待他的指示再做行动的,但是当我看到他身边的女人手里藏着一包什么东西,打算悄悄放入他杯中时,我按耐不住了。

    我微微眯起双眸睨了那个女人一眼。没有等他的暗示就上了前。

    在经过他身边时,我一个‘不小心’,脚下踉跄了一下,将五彩的鸡尾酒准确无误的倒在了那个女人的头上。

    女人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变故,慌乱的将手里的小药包藏入沙发缝里。形象也已经变得狼狈不堪,做好的发型全湿透,搭拉在脸上,浓重的眼妆也花的不成样子。

    我心里幸灾乐祸,面上却表现出了真诚的歉意“对不起对不起,不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刚想要发作,但是看到莫景琛探究的眼神,却还是忍了下来,决定维护自己的形象,愤愤的跺了跺脚。哭着跑向了卫生间。

    我唇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毫不客气的在莫景琛身边坐了下来,假意拿着纸巾擦着他也被溅到些许的白衬衫,嘴里说着并不走心的道歉。

    他似乎对我这么突然的出现微微有些不满,但我看到他只是蹙了蹙眉,却什么也没说,反而揽过了我的腰。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低声说了句“没关系。”

    我几乎被他的这个笑给笑丢了魂,傻傻的看着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我感觉自己脸颊在发烫,不自在的低下了头。

    而他却仿佛毫不在意这个插曲般,又和一旁的客户聊了起来。

    客户更是不会说什么,男人爱美女,天经地义,在他们看来,我这个送上门的女人莫景琛会接受,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我就这样名正言顺的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手一不小心,摸到了一个小药包。

    我立即便想到,是刚才那个女人留下的,我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将药包悄悄攥在了手心,其实不用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

    女人会给男人下的药,除了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助性药品,还能有什么。

    我手里握着的药包仿佛在发烫似得。烧灼着我的手,可我却又舍不得扔掉。

    这么吵杂的环境里,我却又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如擂齐般的心跳声。

    我的脑袋空白了,仿佛有两个小人不断在脑海里打着架。

    就在这时,我看到之前去洗手间清洗的女人,从远处缓缓走来。我心下一急,知道现在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我下意识的朝莫景琛看去,发现在他正和客户在说着什么,在场没有人注意到我。

    或许是因为信任我,他根本就没有刻意来注意我这边。我闭了闭眼,心一横,将药包里的药粉,神不知鬼不觉的,全部倒入了他的杯中。

    莫景琛果然还是信任我的,过了一会,客户和他敬酒,他拿起酒杯就一饮而尽。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举动,直到那杯酒下肚,我的心却仿佛跳的更快了。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又是怎么走出酒的。我只知道当我回过神时,他的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

    “主…主人…”我不安的唤着他。

    可他却没有任何回应,他坐在沙发上,微微眯着眼,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双颊染着不正常的红晕,呼吸也很粗重,似乎极力隐忍着什么。

    我是真的慌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给你倒杯水。”

    然而我刚准备逃跑,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跌入他的怀中,他的唇毫无预期的落下,在我的唇上好不怜惜的啃咬着。

    我呜呜叫着,心里的不安被放大,本能的挣扎了起来,第一次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

    “主人…”我无措的唤他。

    “别动!”却换来他冷声呵斥,他箍着我的手又紧了几分,双眸微微发红,冷眼看着我,说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却不知我慌乱的神情,早已全数落入了他的严重。

    “不…主人…不是这样的…”

    可还不等我解释,他强势的将我抱起。直接走进了房间,把我压在身下。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按照我的预料进行着,我得到他了,真的和他发生了关系。

    只是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我浑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叫嚣着痛。

    他一次次的发狠的要着我,他的意识模糊了,可我的意识,却越发的清醒。

    因为身体的痛楚,更因为他一声声无意识的呢喃“柔柔…”

    柔柔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能够让他在这种时候唤出名字的人,一定是他深爱着的人?

    我的心在这一刻仿佛被撕裂了般,痛的无以复加。

    原本我以为会是我这辈子最美好的初夜,却在无尽的痛苦中过去。

    这是即便多少年后。我过得再幸福,再美满,也不愿意回想起来的过去。

    只是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当时的莫景琛,又是怎么想的,明明看穿了我的把戏,却放任这场闹剧的进行。是因为他想要惩罚我,还是仅仅把我当作宋以柔的代替品么?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因为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已不再重要了。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