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偷来的缱绻时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景恒婉瑶之【缘起】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出人意料,但此刻,莫婉瑶却无比的感谢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

    这样,别人就分不清她脸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了。

    这是许彬离开的第一天,她得知这个消息,就去找老爷子质问。得到的,却是他恨铁不成钢的训斥。

    同时,也得知了他所做的一切,原来她所深爱的男人,竟然是被这个她当作亲生父亲看待的人无情赶走的。

    莫婉瑶又是心痛又是无法置信,然而她却发现自己渺小到连反抗都做不到。

    因此处在叛逆期的她,做了一件她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yi ye qing"。

    一向在男女之事上都还算听话,打扮也从来规规矩矩的莫婉瑶,在这一天,化上了浓浓的妆,穿上了与她这个年纪完全不符合的性感短裙,蹬着高跟鞋,来到了夜色买醉。

    莫婉瑶长着一张稚嫩的脸,但是这副纯真的脸庞被浓妆掩盖,完全看不出本来的样子。第一眼看去,还真的无法让人把她和原本的莫婉瑶联系在一起。

    纸醉金迷的夜色里,莫婉瑶的出现,俨然成了最耀眼的那一个,她往台一坐,只是的撩撩头发,就有不少人上前搭讪。

    她也是打算彻底放纵自己,所有上来请她喝酒的,她都来者不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她已经完全忘了,夜色,根本就不是她这样的学生妹,能够玩转的地方。

    她被几个看穿着就知道身份不一般的男人围住,使劲的灌酒,此时的她已经喝到迷糊,傻傻的笑着,还在一杯一杯的迎合。

    几个男人的手,也早已开始不老实起来。莫婉瑶的处境,俨然就是一只掉入了狼群的小猫咪,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好在,当男人们的举动越来越放肆时,莫婉瑶清醒了过来,她还有些意识在,知道自己就算想要放纵,也不打算她的第一次是被这样一群男人给侮辱的。

    她皱了皱眉,突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瞬间从温顺的宠物猫变成了小野猫,竖起浑身的毛,进入戒备状态。

    她拍了拍自己发晕的脑袋,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瞪着这群男人怒骂“滚!都滚开!别碰我!”

    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没想到她突然会反抗,冷不防的被她尖锐的指甲划伤了脸。

    顿时啐了一口,上前一把拉住莫婉瑶的头发,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不堪入耳的侮辱话语。莫婉瑶吃痛的闷哼,脑袋被拉的后仰。

    另外几个男人就跟看笑话似得哈哈大笑着。

    就在这时,那个本身抓着莫婉瑶头发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手腕被人抓住,狠狠的朝后掰去,他痛的被迫松手,身子缓缓朝下蹲去,嘴里不断的呼着痛。

    然而当他抬起头,却看到一张如妖孽般的脸庞,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整个y城都知道不能惹得莫家人,莫景恒。

    其他男人果然也是脸色一变,都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其中一个看起来还算有地位的男人立即超前跨了一步。

    好声好气的对莫景恒说道“莫二少,您这是做什么?”

    莫景恒唇角邪肆的一勾“英雄救美,看不出来?”

    男人语塞,倒也听出了莫景恒话里的意思,尴尬的笑了两声“有话好说,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别伤了和气。”

    男人说着,又狠狠踹了一脚还被莫景恒桎梏着手腕,却已经不敢吱声的男人“还不快跟二少道歉!二少看中的女人你也敢抢,不长眼的东西!”

    被抓着的男人顿时很没出息的开始道歉,莫景恒很是厌恶的将人往外一推,随后一脸嫌弃的拿出纸巾擦了擦手。

    当这群人走后,莫景恒又看向了傻站在原地的莫婉瑶,对她这身装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好看的眉头不满的皱起。

    如果不是因为顾及莫婉瑶的名声,他还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那群不长眼的东西。

    他一把拉过莫婉瑶,没好气的说道“回家!”

    莫婉瑶因为他冷冰冰的一句话回过了神,甩了甩手,试图挣开他的桎梏“我不回去!!”

    莫景恒也怒了,他转头狠狠瞪着莫婉瑶“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不是他碰巧在这里看到了这一幕,她现在已经被那群男人带走了!想到这个可能他就怒火中烧,而这个女人居然还一点都不领情。

    莫婉瑶也被气的不轻,这是从小就对她言听计从,就算一脸不情不愿还是任她调戏的莫景恒第一次对她吼。

    她眼眶微微泛红,但在酒昏暗的光线里,却也看不真切。

    她像是要掩盖什么似得,大声喊道“我知道!我很清楚!莫景恒你别忘了我是你长辈!你管不着我!”

    莫婉瑶趁着莫景恒愣神之际,愤愤的甩开了他的手,摇摇晃晃的朝前走去。

    莫景恒看着她的背影,眉头越皱越紧,快步跟上,冷不丁的一把将她横抱起,抱出了酒。

    莫婉瑶也毫不示弱的狠狠一口咬在莫景恒肩上,莫景恒闷哼了一声,低声吼道“松口!”

    莫婉瑶睁大双眸瞪他,表示自己的不屈服。

    莫景恒深吸了口气,直接将人朝车后座丢去,莫婉瑶条件反射的松了口,他也紧接着坐进了车里。

    然而莫婉瑶却根本不打算就此罢休,不甘心的对他拳打脚踢“我不回去!!”

    莫景恒钳制住她的双手,瞪她“你这个样子要是被老爷子看到就死定了!”

    虽说莫婉瑶有点恃宠而骄,但对莫之远这个家主,还是有些敬畏的,若是以前莫景恒拿出这件事情吓她,她一定会妥协。

    却没想到莫婉瑶却反而挣扎的更猛烈“知道又怎么样?!我就是要他知道!我就是要放纵!就是要玩"yi ye qing"!就是要那个死老头后悔!”

    “你…!”莫景恒被她大逆不道的话气的胸口不断起伏,他还以为她又耍小孩子脾气,任性的想来酒见识见识。

    毕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缠着他要来酒玩了。可是她说了什么?"yi ye qing"?如若不是亲耳听到,他根本不相信这三个字会从莫婉瑶嘴里说出来。

    他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轰的一声碎裂,他的双眸微微发着红,猛然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瓣,狠狠厮磨着。

    莫婉瑶吃了一惊,圆滚滚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

    然而下一刻,她被酒精冲刷过的大脑,竟然做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反应。

    她回应了他,用她拙劣的吻技,笨拙的回吻了他。

    其实对于"yi ye qing",她是害怕的,面对完全陌生的男人,她说不出的恐惧。可是报复这两个字,已经彻底蒙住了她的双眼。

    她不愿意放弃,那么既然必须找一个男人做这荒唐事,换上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男人,她或许会更能接受些。

    况且他又是那死老头的亲孙子,她名义上的侄子,老头子要是知道了,一定冲击更大不是么?

    这样的想法,在她心里蔓延开来,报复的快感,让她彻底失去理智,做出了疯狂的举动,撩拨莫景恒。

    莫景恒更是一怔,他冲动的吻了她,已经让自己吓了一跳,然而当他想要离开时,她却突然迎了上来,还用她柔软无骨的小手伸进他的衣服里。

    这让他身子顿时一僵,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下意识的要推开,她却跟个树袋熊似得,双手双脚并用,死死缠在他身上,就是不撒手。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更何况眼前的女人,还是她,他又怎么经得起诱惑。

    知道不应该,双手却好似无法动弹,毫无力气,一点也推不开她。

    这时,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如果她真的决定要找个男人"yi ye qing",那么与其把她推给别的男人,不如…

    这个念头一起,就像在莫景恒的脑中埋下了一颗迅速生长的种子,不断的发芽。

    其实莫景恒虽表现的清醒,其实在见到莫婉瑶之前,也是喝了不少酒。一时冲动的念头,完全控制不住,即便他极力克制,却还是无法抵挡内心深处真正的想法。

    这个注定不平静的夜晚,终究,还是发生了这本不应该发生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