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绝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天枢-7:再结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人常说打人不打脸,打脸和被打上一拳更让人感到屈辱,蒙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将军,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孩打了一把,还在脸上,这比杀了他还难受,可这家伙明明已经是恼羞成怒,但他却忍了下来,突然变得异常冷静,慢慢的拆掉臂膀上的绷带,两手一伸一握“嘎吧吧”直响,感情这家伙受伤的胳膊是假的呀,随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绕着翁锐转了半圈,看着翁锐点了点头。

    “我听说长安城里的小神医有点手段,看来确实不假,”蒙成道:“我今天来就是要领教领教你的本事,你要是胜不了我,我就让你也躺两个月,还要拆了你这间破医馆,我想这点事,平阳侯恐怕是帮不了你了!”说完,他径自走出医馆大门,在门前大街上站定,等着翁锐出来。

    看来这才是蒙成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上回费了那么大的劲,由于平阳侯的的插手,最后才弄死了一个翁檀,自己还莫名其妙在家里被打得躺了快两个月,这口气不出,他恐怕都没有办法再回去做他的将军了,他今天不光是要打翁锐,还要在大街上打他一顿。

    蒙成往那里一站,不一会就围了不少人,这翁锐就不能不出去了。刚才蒙成一再侮辱他的祖父,一气之下搧了他一耳光,虽说属于突袭,但也显示出他的实力,蒙成一个三品将军可不是谁一伸手都能打到他的。

    现在他的气已经平多了,他真的不想跟这个蒙成打,也不想再结什么怨,但问题是蒙成并不这么想。

    “蒙大将军,”翁锐在众人面前彬彬有礼:“您与我祖父之间的恩怨已经了掉,适才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蒙大将军见谅。”说完真的深施一礼,就连刚才打了蒙成一巴掌的事也是一句带过,因为那并没多少人看到,尽可能的给蒙成圆着面子。

    “少废话,打过再说!”蒙成毫不领情。

    “我不想和你打!”翁锐平静的道。

    “是不敢打还是不想打?”蒙成道。

    “就算我不敢打好了。”翁锐道。

    “你不要逼我骂人!”蒙成道。

    翁锐当然知道他要骂的是谁,这是他的底限,他不得不做出回应:“我答应过祖父,我不想杀你。”

    “可是我想杀你!”

    蒙成真的已经忍无可忍了,翁锐这句似乎可以随便杀他的话彻底激怒了他,他大吼一声,踏前两步,单拳挂动风声,直挺挺的朝翁锐砸来,他那高大的身躯和翁锐一比,简直就是两个数量级的,战场骁将走的都是刚猛的路子,光气势就胜过翁锐几个层次,在周围的人看来这胜负都不用比了,看得一旁的朱玉“啊”的一声叫出声来。

    当翁锐从卫青那里知道蒙成一定要对他祖父下死手时,就已经动了杀他的念头,只是当时实在不知道他在那里,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只好作罢,后来虽因为天枢老人动了蒙成而使他残害翁檀老将军的阴谋没有得逞,但最终老人也是因为他前期使黑而使老人身受重伤不治而亡,这个账还是要算在他头上的,翁锐本想按照祖父的遗愿不再惹事,但蒙成现在咄咄相逼,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

    蒙成看着威风凛凛,但自从翁锐和天灵子动过手之后,胆气大增,对他也没有什么怯的,看着蒙成一拳攻来,翁锐身体一侧,飘出数步,并没有接,蒙成一拳走空,顺势一个箭步踏上,大喝一声,两拳一分,右拳再次朝翁锐的面部袭来,翁锐这次没有再躲,而是左脚后撤半步,双掌一分,右掌化剑,直接削向他的手腕,就算是手里无剑,这招“解纷式”也是凌厉无比。

    蒙成经历过无数次的战场厮杀,其应变能力也是非常强悍,看着翁锐一掌切来,收拳、转身、屈肘、顶撞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这也可以算得上近身搏杀的经典招数了,要被他撞上,就翁锐的小身板,估计得撞出个一丈开外。

    翁锐当然知道这招的厉害,骤转身形,左掌划出一道弧线,一招“玄鉴式”直接拍到蒙成撞过来的肘上,借这一拍之力,身体也向后再次飘出数步。要是翁锐手上有剑,这招就足以卸下蒙成一条膀子,但他们徒手相搏,蒙成就是欺负他力怯,硬是毫不躲闪直撞过来,在别人看来倒像是他真的把翁锐撞飞出去。

    前几招下来,翁锐虽说不怯,但他心里还没有底,不知蒙成这家伙到底怎样,两人一接手,倒像是蒙成追着翁锐打,这招对翁锐来说虽有点迫不得已,但他也是借力打力硬碰了一下,人飞出去了,但他也感受得了蒙成的实力,心里顿时安稳了不少。

    蒙成看着翁锐一再躲闪,以为他怯场,携胜势之威一个虎扑,两拳直向翁锐当胸冲来,速度快,用力猛,他不想再给翁锐躲闪的机会,而翁锐似乎这次也没有要躲的想法,撤步扎马,双掌画圈立于胸前,直接推出迎向蒙成的双拳。

    翁锐的这招“守中式”,在剑法中自然是一把剑立于胸前防守,但蒙成这一冲把他逼成了双掌同出,完全成了硬碰硬的一招,只听“嗨”的一声,翁锐可以说是把他这几年练就的内功外功全部凝聚在这双臂双掌之上,力发之时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就感觉胸口一闷,脚下一软,“噔噔”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嗓子一甜,一口鲜血虽未喷出,却也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而蒙成就更惨了,巨大的身躯也在这声闷响中朝后飞去,而这后飞的身躯中似乎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随着身躯砸落到地上,蒙成一声低吼,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一切都是同时发生,翁锐头脑嗡嗡的还顾不上去看。

    “啪啪”,有人拍着手从人群后面走出:“嘿,小师弟,你行啊,居然和朝廷大将都打上了,看来你又进步了,还有没有力气再跟我比一下呢,哈哈哈。”

    翁锐感到胸内的气血翻腾,胳膊疼的也快要断了,现在一看天灵子来了,他的头不光嗡嗡的响,也开始疼了,他强压了两口气:“比什么比,我都败了,这医馆也要被拆了,这回你开心了吧。”

    “哈哈哈,谁说你败了,”天灵子道:“要是这么个二流的将军你都败了,我找你还有什么意思,要是给你剑,十招之内你准能把他的膀子卸下来。”他看了一眼正在挣扎着爬起来的蒙成道:“放心吧,这家伙的一条胳膊断了,两三个月内不会再来找你麻烦了。”

    “你说什么?”翁锐这才从刚才被震晕的状态里缓过一点来,他一看蒙成真的躺倒在那里,受伤还很严重,立马就觉得自己的伤好了很多,胳膊好像也没有刚才疼的那么严重了。

    “他的胳膊断了,你的内力还可以。”天灵子又重复了一遍。

    “这么说真的是他败了?”翁锐似乎不敢相信,在朱玉的参扶下站了起来,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好像真的没事,他刚才确实听到有骨头断裂的声音,自己的胳膊那么疼,以为是自己的断掉了,没想到是蒙成的胳膊断了,那就是他胜了,这对他的鼓励太大了。

    “怎么着,我看你也没啥大事,是不是我们也练练,让我看看你最近的进境。”天灵子看着翁锐活动胳膊,脸上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就想再试试翁锐的功夫,说实在的,刚才打的太快,打的时间也太短,他都觉得没看出啥门道来。

    “你这个人要不要脸啊,人家刚打完受伤,你想赚便宜也不是这么个赚法呀!”卫青也从旁边挤了进来。

    刚才蒙成一来,看这家伙很厉害,猪猪去通知朱山以后,朱山怕翁锐一个人搞不定,就急忙去通知卫青,卫青得到消息就立马赶来,但还是晚了,这两个人已经打完都躺在地上,他先是吓了一跳,看着翁锐没事才松口气,谁知天灵子却在这个时候要挑翁锐,那他当然就不干了。

    天灵子回头一看,一个和翁锐差不多的大男孩,个子要高一点,身体还要壮实一点,手里拿着一把新剑,倒是有点目中无人,自信满满。

    “你是卫青?”天灵子道。

    “你是天灵子?”卫青没有回答却反问道。

    “看来你是知道我了,”天灵子道:“你也一样,今天你和我打!”

    “你说和我打我就和你打呀?”卫青从翁锐那里知道了天灵子,但他没见过,朱山也没有给他说天灵子也在,但看到这个人非道非俗的样子,说话还那么霸道,他就猜想是他。他对天灵子本来印象就不好,这家伙现在又这么无礼,他说话也就毫不客气。

    “这由不得你!”

    天灵子话音未落,也不管卫青接不接招,一抽长剑晃起一道剑影就向卫青刺来。

    卫青一确认天灵子的身份,心中就有了和他比试一场的冲动,翁锐和他打了两场,其实就是挨了两次打,把他说得非常厉害,还有天灵子和师父天枢老人那层神秘的关系,要是错过那他回去可能睡都睡不着。看着天灵子一剑刺来,即刻拔剑在手和他打在一起,就像在等着和他动手一样。

    卫青知道天灵子的厉害,他心中也动了点小心思,既然天灵子每回只是把翁锐打一顿,对他也应该不会痛下杀手,他的胆气就大了很多,出手就是狠招硬招,以攻代守,毫不含糊,倒是天灵子有点不太适应,他的印象还是停留在上次和翁锐动手差不多的状态下,但这回换了卫青,尽管招数差不多,但风格迥异,属刚猛型的,手里的家伙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光是铁剑,还是一把很厉害的剑,这攻击力就像是瞬间提升了一倍,有几次险些被他的剑锋扫中。

    虽前几招有点猝不及防,这倒一下子激发了天灵子的豪气,陡然把自己的功力提升了一个层次,打到兴奋之处还一阵阵的怪叫,连在一旁观看的人听着都觉得瘆得慌,其结果也可想而知,十几招后卫青也只有被吊打的份。

    翁锐在一旁看的明白,就算是卫青现在大落下风,但两个人打斗的激烈程度已经大大高于上次自己和他打的那种情况,他不光为卫青的进步感到高兴,更为天灵子功夫的深不可测感到恐惧。

    眼看卫青就要落败,人家又是为自己出头,翁锐有点看不下去,他觉得自己也缓过来了,对朱山一句“拿我剑来”,就想上去两人合攻天灵子。反正打不过已经被他打了两次了,就算是两人一起上也没啥丢脸的,可天灵子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卫青抢攻的当口,一个猛力挥剑将他的长剑荡开,转身一脚直接将卫青踢飞出去。

    “见了师兄不打招呼也就罢了,还骂人,”天灵子指着卫青道:“这算是给你一个教训。”

    卫青这和天灵子一上手,猛打快攻也有四五十招了,尽管身上受的伤没有翁锐那么惨,但这个败像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长安城里被人一脚踢飞出去,还有很多人看着,搁谁这脸面上也下不去,但你打不过人家又有什么办法呢。

    打得性起的卫青爬起来还想往上冲,被已经执剑在手却没有机会上场的翁锐拦住。

    “好啦,算了。”翁锐道。

    卫青还在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天灵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道:“你们又见过那老东西了是不是?”

    “这关你什么事?”卫青恨恨地道。

    “招数还是那些招数,但功夫确实有长进,”天灵子道:“我给你们说过,他那些破招数是没用的,你们还是早些离开他吧,否则就算练一辈子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们迟早有一天会打败你,”翁锐看了一眼卫青对天灵子道:“并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哟,口气不小,”天灵子道:“我等着就是。”

    “慢走,不送!”翁锐对这个天灵子真是烦透了。

    “你不用急着赶我,我会走的,”天灵子指指蒙成道:“这个大将军我帮你送走,也省得你给人家出医药费了,哈哈哈。”

    在笑声中天灵子把蒙成扶起,蒙成阴阴地看了翁锐一眼,似乎要把今天这里的一切都记在心里,看来这个怨是越结越深了。今天最丢人的就是他了,堂堂的朝廷三品将军,上门寻衅结果让人把胳膊给打折了,估计长安城里这笑话又要被传几个月了,但本事不济这又能怪谁呢。

    翁锐看着离去的天灵子和蒙成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心里不免有些烦躁,这过几天安静的日子咋就这么难呢?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