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绝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天枢-9:玄青观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去看看书-手机版,http://m.97kks.com)     一月的期限到了,天枢老人并没有出现在延福街秦仁阁医馆,而是派人来通知了翁锐他们见面的地点。

    这次他们师徒见面的地点离城并不远,就在长安城西郊的玄清观。这个玄清观可不简单,它是一座皇家御用道观,不光规模宏大,建筑也很讲究,进出都盘查很严,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去的。这里平时除了皇家祭天举行大典,皇家达贵炼丹清修,也就是三品以上的官员在特定时间才可以来这里拜祭,其他人等一概免进。

    翁锐和卫青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名小道等在门外,问明身份这才将他们带入观内,他们的马以及带来的剑都被留在道观外知客房,显然他们在这里享受到了一些特殊的待遇。

    上回和师父见面,天枢老人讲了很多,特别是剑法精要就是特别针对他们两个已经达到的程度而讲的,并且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去消化去领悟,他们自己也感觉在这一月中提升很快,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这次过来他们想着师父还会考究他们的武功,并且也是带着向师父展示的心态来的,并期望能够让师父满意,继续传他们武功,没成想到大门口剑就被卸了,这多少还是有点让他们不知所措。

    但他们那点不适应很快就被道观内的磅礴大气给冲淡了。

    翁锐和卫青都是从平阳来的,长安城之大之繁华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但到了这里,他们都被眼前的景象懵住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回过神来,他们没去过皇宫,不知道皇宫的样子,到这里也一样感受到了什么是奢华,什么是皇家气象,用雕梁画栋来形容太俗,用宛如仙界来形容又太虚,总之来说,到了这里,似乎就有一种气势,有一种力量,直透进你的骨髓,让你感到只要你在这里坐一会,你就会虚化和这里融为一体。

    翁卫两人随着小道拐弯抹角的往里走,小道士一直微微的低着头往前走,而他们两人跟着只感觉眼睛不够用,东张西望恨不能把看到的东西全部装进眼里,有几次翁锐踩了卫青的脚,卫青又差点被翁锐绊倒,惹得小道士暼着他俩一直在偷偷地乐。

    终于到了一处偏殿,小道士上前在门口一立,向里面行礼道:“师父师伯,两位小哥已到。”

    “让他们进来吧。”是一位老者的声音。

    “是,”小道士答应一声,伸手请翁卫两人入内:“二位请。”

    翁卫两人进得殿来,这才看到师父天枢老人正和一位道长在喝茶聊天,从刚才小道的称呼中这两人似乎有同门之宜,并且师父天枢老人为长,当下二人也不敢马虎,上前跪倒在地:“徒儿拜见师父师叔。”

    “好啦,你们起来吧,”天枢老人道:“我说过你们未入师门,不必叫我师父。”

    翁锐和卫青也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面色有点尴尬,只好默默地站起身来,倒是和师父同坐的道长站起身来给他们解了围:“哈哈,师兄,你还在为当年一句话放不下呀?”说完他又仔细的打量了翁卫两人一番点头道:“师兄,还是你眼光不错,这两孩子都行。”

    “你们俩见过玉清真人。”天枢老人道。

    “见过玉清真人。”翁卫两人行礼齐声道。

    “呵呵,别听你师父的,”玉清真人道:“你们叫我师叔就行。”

    “是,师叔。”两人又道,并且相视一笑,觉得这位玉清师叔十分和蔼可亲,不像师父老板着个脸。

    “好了,”玉清真人道:“既然两位师侄已到,我就不打扰你们师徒叙话了,这里十分清静,没有人会到这里来,有事找玄一就行。”说罢又对刚才领两人进来的小道道:“玄一,你在小院门外侯着,不要让外人闯入。”

    “是,师父。”玄一答应一声。

    玉清真人径自离去,天枢老人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也不相送,等他们都出去了,才一指殿前的两只蒲团:“你们两坐下吧。”

    “是,师父。”两人行礼坐下,静静的看着师父。

    天枢老人看着这两人疑惑的目光,微微一笑道:“玉清真人虽和我有同门之宜,但我们并不是一个师父,他的道行修为不比我低,只是这里面所牵扯的往日旧事太多太过复杂,你们现在也不必知道,如果你们能有资格入得师门的那一天,你们就会慢慢了解。”

    “师父,我们今天要比试吗?”卫青问道,其实他更在乎的是师父今天会教他什么,尽管天枢老人每回都是扔给他们一堆东西后就径自离去,但这种不管不顾的方法也使他们每次都有很大的进益,他们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并且越来越珍惜师父每次难得的讲解机会。

    “那你们比试过吗?”天枢老人道。

    “我们前几天还在医馆后院比试了一场。”卫青道。

    “谁赢了?”天枢老人道。、

    “是翁锐赢了。”卫青道。

    “也没有谁输谁赢,”翁锐接口道:“我们俩打了一百多招,后来就停了,也没分出胜负。”

    “为什么不打了?”天枢老人道。

    “因为翁锐看出了我一个变招的破绽,”卫青道:“他想提醒我。”

    “他怎么提醒你?”天枢老人似乎对此来了兴趣。

    “他让我用那招和他重打了一遍,结果被他抹了脖子。”卫青对此似乎毫不在意,讲的很有兴致,还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

    “嘿嘿,”翁锐轻笑一声:“没有,只是碰到了他的耳尖。”

    他们虽说得轻描淡写,但天枢老人却能清楚地感受到当时的境况,不亚于当场观瞧。

    “哈哈,看来你们的进境都不算小,”天枢老人的道:“你们来说说这次过招的感受。”

    “我先说吧,”卫青看了一眼翁锐道:“我们俩以前用的都是同样的招数,但即便是现在也是同样的招数,用出来也会不一样,要是一些变招,那就会差得更多,不过就算不同,也感觉非常顺畅,也是各有各的妙用。”先说总是有些好处的,省得别人说了后面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说,现在很多时候卫青都要抢在前面说就是这个道理。

    天枢老人没有答话,只是点点头又看向了翁锐,翁锐笑笑接口道:“师父上回讲了剑式、剑招、剑势、剑用等等‘剑径八法’,确实使我俩看到了剑道的博大与深奥,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还很难将那些内容吃透,但每想到一点,试用在剑上,竟然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甚至有些妙用会化腐朽为神奇,就算普通一招,用得巧了,就会变成致命的招数,就会化解危局、枪得先机、奠定优势……”

    翁锐似乎很是陶醉,对这种感觉很是享受,但却不知下面该怎么说,剩下的就是“嘿嘿”地笑了,这种情况在医馆后院一个人练剑的时候也常常这样。

    “你笑什么,”卫青有点不解:“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我没你那么多词,我觉得用剑讲的就是最终的效果,制人而不制于人,基本的招数,灵活的应变,强悍的速度与力量,其它都可以忽略,师父,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卫青虽说在问,但可以看得出,他对此感觉很有信心,就算自己和翁锐的感觉不完全相同,他也并没有感到自己想的有什么不对。

    “于剑道之中,本就没有什么错与对之分,”天枢老人道:“合乎道,顺乎理,适乎手,能把你的心意、力量、机巧发挥到极致,就是对,不是你的东西在你手上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那就是错。我之所以除了基础的混元剑法和基本的内功心法之外,什么都没有给你们教,就是怕我所教的东西限制了你们的想法和思路,怕我的东西变成了你们的框框套套,给你们方法和方向,至于你们能创造出什么就不是我能想象得到的了。” (就去看看书,https://www.97kk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