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惩罚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哥氏领地(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待尤利西斯猛砸了那根藤蔓六七下后;那个被哥舒图划开的平齐切口竟然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重新伸出了一个前端。(WWw.wosouxs.COM)从尤利西斯现在脸上的表情完全可以体会到;这种通过意识的控制由摧残自身而逼出再生力量的痛苦。

    “还能再长出来?呵;可惜没用,你知道吗?刚才我故意延长了贯注驱动电能的时间,还顺便摆了摆造型,就是为了证实第二件事……!”

    “呼……!”

    回答哥舒图的是一下猛烈的拍打,四条藤蔓全数并拢在一块由上至下硬生生的朝哥舒图压去;竟然在一时间把日光全都遮挡住了。面对头顶那一片黑压压的杀机;哥舒图并没有抽身后退,反而是凝神蓄力将自身可以用得上的全部驱动力量汇聚在双手。

    眼看那片黑影就要结结实实的轰下来了;哥舒图看准中间一个空隙全力往上弹了出去;双手间电芒四射爆出一阵强烈耀眼的光刺。

    两人的交手又是在一瞬间便分出了高下,只见中间由两根藤蔓所组成的部份已经被哥舒图旋开了一个圆洞,直径也有一人的肩膀大小刚好容的过哥舒图从中穿出。电光撕碎了黑云;与刚才不一样的是这次没切下任何部件,伤口处全被搅得粉碎。

    “你还能再长出来?我就不信了!”

    “呼……!”

    “我不管你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但是我发现了……激发出变异后你就不能再离开地面!所以我再怎么漏出空档只要是在距离之外;你都不能主动攻击。这就是我所想要证实的第二件事!”

    “呼;呼……!”

    “现在感觉很辛苦吗?我猜你是吃了些什么药才会变成这样的吧?但这不要紧,反正以后研究你的人是耶鲁不是我……很明显嘛!你这种功能只利于防守根本就不适合进攻。(WWw.wosouxs.COM)”

    尤利西斯的双眼又一次产生了变化;不再是歇斯底里或狂热不安,反而正渐渐被失意和惧怕所填满。

    通过过层层挑选;最终被白发男子看中而送到了一个秘密的研究地点。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比约里的能好上多少;只有更血腥更不堪。只是能在还有希望的期盼中可以活下去就已经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了,哪怕在进入研究基地后每天都过着试验品一般的日子。

    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着同一样的剧情;因为试验品对药剂的排斥而不断的死亡,然后空出来的位置又被新的试验品所填满。瞬间的高度排斥而引发的爆体身亡其实是最轻松的一种了;许多试验品都是在经历了肌理多处破裂再被活生生抽干细胞养份后才死去的。很多时候尤利西斯都会在接受注射并送回观察缸后自言自语;只是没人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其实想想也正常;谁会去关心一个有可能死在下一秒的试验品呢。

    与大部份被送进来的人不同,尤利西斯当初是自愿的。就像许多家庭一样;丈夫死在了战争中,留下她与两个年幼的孩子和一个老人。还好她之前的搏击基础和高于一般女性的体力参数,如果不是;能不能来参加挑选还未知,更不必说通过挑选成功而赚取到那丰厚的报酬了。亲人;就是她待在观察缸里日夜期盼的希望。

    虽然谁也想不到尤利西斯竟然通过了全部的药剂实验,哪怕只是研究基地最原始的初期实验。但这样一来可就使她获得了一个由白发男子亲自指派的全新身份和表面上的自由生活。

    只可惜将近三年的非人生活其实并没有重塑出尤利西斯坚韧不屈或该学会如何隐忍的性格,相反使她学会了服从。对研究基地那帮老头子的服从;对白发男子的服从,无论任何场合下的服从。

    自接受实验后他们让尤利西斯尝试性的触摸到了驱动这一神秘力量的门槛;从而也使她明白到了世界上有着力量的强弱之分。所以基于本能他对白发男子的服从和敬畏更是与日俱增,乃至后来等尤利西斯知道;当初那所谓参加选拔换取酬金的事情原来是个笑话时,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就连白发男子骑在她身上疯狂策动的那阵子,她也同样放弃了这个看似最佳的复仇时机;而选择了一如既往的服从。

    被欺骗与至亲被杀害;自甘堕落和没由来的心灵扭曲造就了新的尤利西斯。现在还能做些什么呢?大概只能是继续疯狂的得过且过般的试着活下去吧。所以说由期盼过渡至现实是既短暂却又相当痛苦的一件事。

    只是当有人揭穿了她的底牌;展示出了那完全压倒她的实力时;尤利西斯首先想到的就是服从,甚至于哥舒图还借助一个单词无意中勾起了她记忆深处最不敢提起的那件东西;封锁了她近千个日日夜夜的观察缸。

    哥舒图一直在抽着烟注视着尤利西斯的动静,并且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战意渐渐消退;力量也在不断的萎缩,只是这个女人肯定参与过刺杀自己亲人的计划;所以现在依然不是能够放松警惕的时候。

    “喂!还来不来?这回我真有生意赶着要去打理,耽误了我,你赔不起啊树人!”

    “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赔钱?”

    尤利西斯缓缓的抬起头望向哥舒图的眼光里尽是凄楚,与刚才发动打击时已经是判若两人。只见她双瞳猛一收缩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般的嘶吼了一句:

    “荷马!我恨你……!”

    未等哥舒图反应过来;只见尤利西斯的四根藤蔓正以比生长出来时还要快的速度向自身收拢回去。所带出来的气息就像是在回收一直外扩的力量,但无疑这样的回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些,当四根藤蔓由修长变得粗壮并全数挤压在尤利西斯两边肩膀时;哥舒图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就在地底下正剧烈的涌动着。果不期然紧接着一束黑红相绕的火光凭白无故的从尤利西斯脚下冲天而起;直映得附近全都泛起一大片诡异的暗金色,犹如漫天陨石击降前的瞬间。但很奇怪,这种程度的自爆能量居然没有过多的波及到其他地方,虽然一瞬间火光喷发到有接近十米的高度;也只是在喷发点炸出了一个直径不足一米的深坑而已,并且能量波动很快就消失了。猛一阵风吹过,就连地板上的灰烬都飘散得无影无踪。

    哥舒图站在那怔了怔;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又随手点上了一根卷烟;轻松的走向之前他从尤利西斯身上切下来的一截藤蔓断肢那里。

    “还好……最起码有剩。”

    此刻公国驻萨安步战兵团的战斗会议室内,耶鲁刚刚完成了对各作战单位负责人的激情演说;痛斥了现任领主丹尼的一些卑劣恶行,并向众人出示了自己的正式身份。现在正志得意满的坐在主位上喝着此前由罗杰新打来的一壶温水。芭芭拉则在一旁俯身低声道:

    “长官,这样真的没问题?”

    “淡定!过了今天你依然会是驻萨安步战兵团的唯一最高指挥官。”

    “不不不!应该是您;长官!”

    “都说你笨,过了今天我就要接管萨安了。嘿嘿!”

    “……!”

    “马上派机动人员去侦查,天一黑就动手!罗杰呢……换水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