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惩罚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哥氏领地(四)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扎古的苏菲酒吧现在可不比远在胡安坦的布鲁斯了,平日这里只提供酒水和下酒菜;虽然炒麦饼和偶尔捕获的新鲜梭鱼一直都十分受欢迎。(WWw.wosouxs.COM)但要是到了真正的饭点;确实还是会因为布鲁斯有提供肋排大餐而人气更旺得多。况且经过此前道琼斯商会的悄然渲染,那些长期混迹于萨安的各方私人势力早就一散而空,因为谁都不想与道琼斯扯掉脸皮;也实在没必要公然无视巴克利那善意的劝导。

    黄昏时分;在苏菲的大厅里老扎古正准备送楚依出门。

    “楚依小姐请放心好了。如果真发生点什么事,就像刚才我们谈的那样;鄙人绝对能保证还留在萨安的所有猎魔之刺都不会插手!并且;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鄙人能以私人名义向您和哥舒图阁下提供一切有可能的协助。”

    说要老扎古依然以他那比嘉文不知道要正统多少倍的优雅身姿;向楚依微微的点了点头。

    “由衷的感谢你!代理人先生!”

    “也感谢你们为我照顾朵兰!”

    “我们都很喜欢她;是真的。事情告一段落后,盖伦一定会带朵兰回来看望您的。”

    “鄙人不着急;呵呵……您不是还要去拜访圣光与和平的教友吗?鄙人这就送您过去。”

    “有劳了;代理人先生……!”

    正当两人朝大门走去时,忽然一声细微的声响隔着外墙传来;在楚依和老扎古听来这样的声响再熟悉不过了,是打开弩弓绷簧的声音。

    未等声音的余波彻底消失,两人便分别朝左右两侧闪去;身形挪动不到一秒只见至少十发的弩箭已稳稳的钉在了刚才他俩站着的位置上。

    这种弩刺与杜拉格斯所使用的有很大区别,单单是全手工制造和兵工厂制式出产就能看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别上的东西,更何况为杜拉格斯量身定做的人正是整个公国有史以来最富才华的工程师。但哪怕它再低级依然算是兵器的一种;只要能避开的那任谁也不会愿意去硬扛这一连串的密集攻击。

    老扎古闪至大门的左侧抬起脚尖顺势一挑便拨倒了一张桌子挡在自己跟前;几乎在桌面又被钉上了五根弩箭的同时,只见他摘下头顶的礼帽;手腕一抖便朝面前的窗户旋去。楚依亦同样躲至房柱后;深吸一口气并从容的在长袍里抽出她的秘银细剑;目光紧紧盯着酒吧的后门。(神座 www.shenzuo.org)

    老扎古的动作流畅自然,在应对突发状况时更是表现得娴熟非常,很显然以前就算不是经常遇到这类伏击;至少也是经常伏击别人的。看他旋抛出礼帽那一刻的优雅姿态;简直就像是一头老迈的暗金盆地猎豹。

    礼帽破窗而出,也不知道有没有靠着驱动的传导力量伤及什么人。但老扎古在玻璃碎裂声的掩护下,却又重新回到之前所站立的地方;直接一脚踹飞酒吧大门并冲了出去。虽然街道要比室内空旷看似更为容易被敌人锁定;但其实却更方便老扎古惯有的战斗方式。至少不必被人困在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里;在最后直接被毒气淹没或被炸药轰个稀烂。

    街道并不像平日那样因为到了晚饭时分;会有许多从矿场劳作而归的居民在来来往往。在斜阳的照耀下,一条长街就只有两头围满了穿着统一制服的领主府战斗人员。

    老扎古环视了一下左右,像是完全没把这群私卫精英放在眼内似的。只是平静的走向倒在他面前的一具尸体;伸出手轻巧的取回已切入尸体脖子里的那顶礼帽,并随意的掸了惮帽檐然后又重新戴上。

    老扎古温文尔雅的举动无疑刺激了包围在长街两头的私卫精英们,只见私卫队的射击人员马上举起了手里的弩弓;未等斯利文给出指令便全数向站在长街正中央的老扎古射去。

    伴随着阵阵尖啸,只见老扎古站在那头也不抬的尽情闪避着,直到第一轮的三段式战术射击停下后;老扎古还是站在原来的地方。除了身上完好无损外手里更是抓住了一大把弩箭。在众私卫都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埋头装填弩箭时,老扎古以和刚才同样的从容神态低着脑袋把玩着手里的弩箭;看样子就像是孩童在摆弄他心爱的玩具般。

    忽然老扎古抬起头望向斯利文;微微一笑说道:

    “鄙人既然能避开格拉底九头蛇临死前的毒液喷射,那就当然不会被你们这些小玩意打中。啧啧……你们可比那位叫杜拉格斯的惩罚者差太多了。”

    “代理人阁下,我只能为您争取到一次机会,所以请您接受我斯利文的好意现在马上离开这里。”

    “鄙人很感激总管大人的好意,但这又是为什么呢?”

    老扎古在回答的同时亦吹响了两声音调怪异的口哨。

    “不必了,您要找的人都在这里。”

    话音未落便有三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人从众私卫身后推了出来;三人明显都受了重伤而其中一人便是老扎古的副手莱恩。斯利文看了老扎古一眼后接着说道:

    “代理人阁下;活下来的只有这三个了。实在抱歉!”

    “总管大人,你这是挑衅猎魔之刺。”

    “那是因为你冒犯了我们萨安的统治者;伟大的领主大人!你才要为这件让人深表遗憾的事情负上全部责任!”

    “嗯……请问总管大人;这是领主的意思吗?”

    “你说对了!老家伙!哈哈……!”

    一道狂燥浑厚;却又盛势凌人的声音在斯利文身后猛然响起。斯利文领着众私卫马上朝左右两侧散开并全部恭敬的弯下身子以表对丹尼的尊重。

    对于丹尼的出现老扎古也表现出一丝少有的意外。很明显看得出丹尼对楚依这个猎物或者说是筹码的重视程度和他那志在必得的心态。说完以上几句简单的外交词令后两者都选择了默不作声的对视而作为接下来的交流方式。

    就在这时;一只造工精细但看起来却又已略显陈旧的长靴踏出了酒吧的门槛。只见正楚依拖着她的秘银细剑踩着清脆响亮的步子;随意的盯了一眼丹尼后便走向老扎古所在的地方。

    “你就是楚依?好!果然是在这里!没白费工夫!”

    “闭嘴!女表子养的家伙……!”

    楚依猛然骂出的一句脏话几乎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简直就是颠覆了她那让人眼前为之一亮的美丽容貌;只不过倒是和她一头凛冽的银色短发挺相配的。但她骂完一句后却并未再理会丹尼;而是朝站在边上同样是目瞪口呆的老扎古柔声说道:

    “代理人先生,我丈夫跟我交待过,他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一定要避免给您和猎魔之刺带来任何哪怕是一丁点的麻烦……对于您部下的事;我感到很抱歉,相信要是我丈夫在这里;他也会跟我一样感到难受和不安……所以请您现在离开这里!好吗?”

    “当然不好!鄙人可不是能轻易就被威胁到的……放了我猎魔之刺的人!你这女表子养的!”

    “你们谁也别想走,走得了吗?你看……!”

    丹尼边说边以肉眼难辨的速度一把抓起身旁的莱恩,丹尼本就体型高大;这一抓更是直接就将莱恩提了起来。

    只见被人抓住头发硬生生提起的莱恩满脸尽是痛苦神色,上半身被死死捆住只有双脚在极力的挣扎着。丹尼冲着老扎古和楚依狞笑了一下;并作出一个满不在乎的表情,手上稍稍用劲直把莱恩往边上的墙壁甩去。

    “丹尼……!!”

    只是未等莱恩的呻吟和老扎古的怒吼喊出,丹尼竟然朝倒在地上另外两名猎魔之刺的成员猛然轰出一拳。两只铁锤般的拳头同时砸在了人质的脑袋上;啪的一声顿时血肉横飞,两名下属连恐惧都来不及便就这样了无生息的死在了老扎古面前。

    “你看!其实捉你们回去和现在就杀了你们对于我来说都没太大区别!哈哈……!只是我现在更想玩玩这个圣什么教会的妞,所以我决定……你死!你留下!”

    丹尼说罢伸出右手,隔空用他那还沾着鲜血的手指分别点了点老扎古和楚依。

    “你个女表子养的狗东西;你亵渎圣光与和平!我……!”

    “我什么?哈哈;我还没干过传教士呢……!”

    只是不等丹尼说完;他便猛地止住了笑声;将还站在原地正附和着他也在大声狂笑的斯利文一把拉开。

    一颗毫无预兆的榴弹贴着斯利文的脸皮炸向了他身后的一众私卫。高速飞行所产生的热能将斯利文的左边脸颊一直到额头都烧了个遍。对于一名内务人员来说这无疑已经可以算是重伤了,并且近距离的榴弹剧爆声更是直接把他震晕了过去。但好歹目前斯利文还算活着;如果不是丹尼拉了他一把的话。

    苏菲酒吧的屋顶出现了一人影,想必发射榴弹的人就是他了。隶属于圣光与和平驻萨安分会的圣光之影圣保罗。

    “保罗!怎么是你,快下……!”

    楚依抬头看了一眼;连忙招呼保罗下来,只是话才说到一半便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停在了哪里。

    “丹尼;你过往的言行举止实在是太过份了……我为你感到难过感到羞耻;只是一切都来不及了!你将要面对圣光与和平的制裁!”

    “辛……辛西娅阁下!”

    “不必惊慌;愿圣光永恒的照耀着我和你……我虔诚的孩子;楚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