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灵空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41 又是夏敏在演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龙意欢握紧自己的拳头,一种恨意便吞噬上他的理智。(WWw.wosouxs.COM)

    夏敏杀了自己的父亲,就算父亲是有错的,她也必须要死。自己不管她的原因是什么,都不能原谅。一时间,龙意欢早就忘却了康百合刚才说的不准伤害她妈妈的话。

    一颗仇恨燃烧起来的心脏是最让人恐惧的,龙意欢已经迫不及待。

    林子里,

    一团小的篝火正在燃烧,在风中,那火苗烧得很快,在那火堆旁边跪着一位女子。

    女子穿着很随意,就好像是一袭朦胧的睡衣,至于在那睡衣下的风景也能大概看出个轮廓。

    也许因为年纪到了那里,女子就显得十分风韵,那种韵味却是一般女孩子不能拥有的。

    娇躯分明,错落有致,别是一番雅骚。

    包括这会那正撅起来的屁股,那个角度刚刚好适合一个男子从后边将其俘获。

    但是,龙意欢远处过来,此刻看过去,却丝毫没能有那种感觉出来。

    夏敏这会手中轻轻抓着一根木棍,那木棍是用来挑动烧纸的,待得烧纸一点点燃尽,夏敏的泪也是越发汹涌。

    “妈,我来到这里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没有去看您也已经有了五年。这五年来,你可知道,女儿在这边有多么想家。”

    “是,别人都说女儿坚强,纵然被带到这么一个鬼地方,女儿仍然鼓起勇气活了下来,你知不知道,妈,女儿有很几次都想要去死。呵呵,还是寨主救下了我,是他告诉我,就算自己不想活了,也要为女人着想,勇敢地活下去,我才活到了今天。(神座 www.shenzuo.org)”

    夏敏擦掉自己脸颊的泪,篝火仍在燃烧,就像母亲含着忧伤的微笑。

    “我去年跟您说过,我想要嫁给寨主了,他人确实很好,虽然我并不爱他,但是他对我的百般疼爱让我不能再一次拒绝他。可是,你知道吗,妈妈,他死了,他竟然不明不白地就死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觉得一时间天都要塌了下来。他曾经答应我,要带我出山,走出这个地方。可是,他就这么一声不吭地走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龙意欢距离夏敏并不很近,但是从这个位置,龙意欢已经能够听见夏敏的声音。见得夏敏脸上的泪花弥漫在整张憔悴的脸上,打湿了她的妆容,龙意欢并没感动,反倒是一时间疑惑起来。

    夏敏说的是真的吗?

    她是不是看见了自己,知道自己是来问她父亲死因的事,所以故意装作这副可怜的样子。

    还口口声声去说:自己愿意嫁给父亲了。

    你愿意,如果你是愿意,又何必等了五年,龙意欢不敢相信夏敏所说的一切,因为这个女人的演技太过高超。你完全不能分辨出来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继续往前探去,踩得落叶沙沙作响,这会夏敏好像是刚刚看见自己一般,急得就去擦干脸颊的泪,然后身子一挺,也是从篝火旁边的空地上站了起来。

    “龙意欢,是你来了?”

    夏敏的声音中完全不带忧伤,如果不回忆前一秒的发生,龙意欢从这声音中当真听不出来夏敏刚刚哭过。完美的演技!

    “对,是我来了。夏阿姨一大早就来这里烧纸,是不是也应该替我父亲烧一些?”

    龙意欢说出父亲的名字,夏敏突然感觉到一种刺痛,你父亲?

    眼神中略带失意,夏敏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冷冰冰的回应一句,夏敏也是不想要和龙意欢说及他父亲的事。

    “夏阿姨,我说实在的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最近到桃花山摘了一种果子,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所以也想要请教一下,见多识广的夏阿姨您,让您帮我也看看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龙意欢深深一笑,也是从口袋中把那见血封喉果拿了出来。

    见得还未红透,略带青色的见血封喉,夏敏表现地确是异常平静:“这应该是产自亚热带的作物吧。好像叫见血封喉。”

    “是好像还是就是?”

    龙意欢没有从夏敏的表情中看到自己想要的回馈信息,再次问上。

    夏敏这会淡淡地笑了笑,却还是没有那种惊异的神态出现,“我真的不确定,不过,见血封喉是世界上最毒的毒果,我倒是建议你不要拿这种毒果晃来晃去,也千万不要随便拿给别人看或者什么,否则不知道的人一旦吃下,可能就会死去。”

    “哦,那这么说,夏阿姨是知道吃了见血封喉这种果子就会死去啦?”

    “对,我知道。”夏敏从龙意欢的眼神中已经察觉到他问这问题有着什么别样目的,但是依旧不愿意去否认自己知道见血封喉是剧毒的事实。

    “你还有话要说吗?或者你还有别的问题吗?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去了。”

    夏敏说着,一个转身,像是刻意在回避什么。

    龙意欢终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疑惑。为何你要我一个一个地问你,父亲既是你杀,为何不承认?

    “夏敏,难道你就不想跟我说点什么?”

    看着龙意欢灼灼目光,夏敏依旧道,“我向来不喜欢跟别人说什么,所以,我想我真的没有什么话对你说。”

    夏敏又恢复了之前的冷酷,朝着林子来时的路归去,也没有再管后边的龙意欢那眼中的怒光。

    握着手里的果实,龙意欢不断加力将其绞碎,自己应当直接问她,父亲是不是你害死的,但是那句话到了嘴边,为何就说不出口。

    绞碎了那见血封喉,龙意欢突然就感觉脑袋一阵晕厥,然后身体也是不受控制的摇晃起来,那手心之中一种干麻沁入,若不是体内还有一股力量与之相阻,恐怕自己瞬间就要气血身亡。

    那灵气再冒出,同时,一股气团也是在进入。

    不好,我的意识为何渐渐变弱起来。

    是,是见血封喉的毒素进入自己身体了吗?

    “啊。”

    “不!”

    龙意欢的手往前用力伸出,松手之间,那见血封喉脱手掉在地上,而龙意欢一时间也是再也站不住!

    扑通一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