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殴打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滚!”

    雷府的大门外,一个少年被几个大汉拳打脚踢的扔了出来来,摔在了坚硬的青石街道上。【www.wosouxs.com |我&搜小|说网】

    街道上,有路过的人瞧见了,不敢吱声,低头匆匆的走过。

    他们都认的被扔出来的是谁,也认的那几个大汉的来历,没人敢上前制止。

    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模样,清秀,瘦弱,身上穿着一套破旧的灰色衣衫,被狠狠地打了一顿,身上处处是淤青伤痕。

    他想站起来,一只脚突然伸出来,又把他踹翻在地,踏在了他的脸上。

    踩他的,是一个锦衣华服的青年,用一双鹿皮靴慢慢地在少年的脸蛋上碾磨。

    “雷凡,记住,你永远只是一个野种,我雷宏用一根小指头就能灭了你!”

    当街,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雷凡被雷宏踩在脚下,站不起身,这份羞辱让雷凡几乎要咬碎了自己牙。

    他想挣脱,但雷宏是一个武修,达到了力境第七重,随意的举手投足间都有数百斤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撼动的。

    雷宏大笑,任凭雷凡使出全身的力量,脚下生根一般,丝毫不动。

    “私生子就是废物,少爷捏死你,捏死蚂蚁一般的简单。”

    四五个恶奴附和着,讥笑着,恶毒的话语在他们的口中涌出,对雷凡进行着无情的嘲笑。

    几十丈外的一座酒楼内,这一幕吸引了许多酒客观看,一个花白胡须的灰衣老者坐在临窗,见到这一幕,唤过伙计,询问详情。

    伙计是顺阳府的本地人,探头瞧了瞧,摇摇头,对老者说:“客官,打人的,那是雷府的二少爷雷宏,被打的,是雷府的一个私生子雷凡,在府中没有地位,时常被打。”

    老者来了兴趣,随手掏出一块碎银扔给伙计,示意他详细说清楚。

    伙计得到银子,笑逐颜开,嘴皮子很利索,把来此事的历说的清清楚楚,老者听着,不时的微微点头。

    这件事,是豪门大宅内的老套戏码。地上的少年叫雷凡,是雷府主人雷震的私生子,他的母亲只是当年雷震酒后强暴的一个侍女,生下他后,难产死去,雷震顾念雷凡是他的血脉,让一个奶娘把他养大。

    雷震有七个儿子,六个都是妻妾所生,正室夫人就给他生了两子一女,而雷凡只是没有任何地位的私生子,不入族谱,在雷府的地位极低,甚至是连普通的仆役都不如。[Www.wOsouxS.coM 我搜小说网]他的资质也很普通,没有资格修炼雷府的武学。

    殴打雷凡的,是雷震的二子雷宏,资质不错,在雷府大量的灵丹提升下,修炼雷家庄的《八部雷神拳》见效神速,短短的几年就顺利达到了力境第七重。

    雷宏性格暴虐,自小就欺负雷凡,一直骂他是野种,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若不是雷震还顾念一点血脉之情,雷凡早被打死多次了。

    临了,伙计叹了口气,说:“雷凡也是个可怜的人,像我们这些做伙计的,辛苦点也能吃饱穿暖,雷凡在雷府却是时常被打骂,过的比我们还不如呢。”

    老者微微沉吟,坐在他身边的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撇撇嘴,悄声说:“爷爷,你又想发善心了吧?”

    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粉妆玉砌般的可爱,宛如花间精灵,半个时辰前,刚刚来到这座酒楼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侧目。

    嘟嘟嘴,小女孩不满的说:“我们只是出来玩的,临行前,奶奶说过了,不让我们沾染人间的因果。”

    老者摸摸女孩的脑袋,还没开口,骤然听到身旁响起几声惊呼,这才发现下面的情况突变。

    雷凡被雷宏的一只脚踩的无法翻身,终于忍无可忍,突然在身上掏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刃,趁雷宏不备,猛地向他的大腿扎去。

    有恶奴看见了,惊呼:“二少爷,小心!”

    雷宏为人做事霸道凶残,但一身修为却是实打实的,雷凡仓促的一刀,并没有伤害到他,反被他一闪避开了。

    雷凡猛地跳起来,不顾身上累累伤痕,手持短刃,咬着牙,又向雷宏扑过去。

    几个恶奴护主心切,扑上来围住雷凡拳打脚踢,雷凡疯了一般的挥舞着短刃,几个恶奴被他的气势逼压,不敢上前了。

    雷宏站在一旁,见到这一幕,气的一脚把一个恶奴给踢开,骂道:“养你们都是吃白饭的,一个废物都搞不定,给我打,打死了,我在父亲面前求情,我们雷府,不要这种野种。”

    雷府的门内,管家走了出来,见到街道上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对这边指指点点的,忙走到雷宏的身前,轻声说:“二少爷,您身子金贵,不必为这个野种生气,老爷的面子重要,您看。。。”

    雷宏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人群,冷哼:“今天便宜这个野种了。”

    管家松了口气,忙走到雷凡的面前,高声说:“雷凡,二少爷心善,不与你计较,赶快给少爷赔罪,少爷大人大量,定会饶过你的。”

    他背着雷宏,面对着雷凡使着眼色,暗恨这孩子冲动,今天若是真正激怒了雷宏,只怕是小命真正的不保了。

    雷凡被一股火气冲昏了头脑,想起当年死的不明不白的母亲,自己十几年间受到的侮辱,此时此刻都冒了出来,没有理会管家的暗示,红着眼睛,举着短刃,怒吼着向着雷宏扑过来,一副同归于尽的拼命架势。

    雷宏冷笑着,等雷凡冲过来后,猛地抬脚,电闪一般的出脚,重重地踢在了雷凡的胸口。

    咔嚓,围观的人群,清晰的听到了雷凡体内骨折的声音。

    雷宏狞笑,猛地跳起,空中三连踢,接连不断的踢在了雷凡的要害部位,最后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雷凡摔出去了四五丈,再顺着地面滑出了四五丈,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躺在地上不动了。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围观的人群发出了惊呼,很多女人都吓得不敢再看。

    雷凡躺在地上,身体偶尔的会颤抖几下,身下,慢慢地流出了鲜红浓稠的血液。

    有人在叹息,这种打击下,没人认为雷凡会活过来了。

    雷宏一努嘴,一个恶奴跑过去,踹了踹雷凡的身体,没动静。

    雷宏背着手,嘴角泛着一抹冷笑,慢吞吞的走过来,看着脚下雷凡的身体,冷笑:“一个野种,早该死了。”

    一侧身,对管家说:“王伯,你也看到了,这个野种对我持刀行凶,我是自卫,等父亲回来了,你要给我作证的。”

    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闪着寒光,宛如一头荒原的恶狼。

    王管家看了看明显已经无法活命的雷凡,暗叹,很快就笑着说:“二少爷放心,老奴知道该如何做。”

    指了指地上雷凡的身体,低声说:“二少爷,他毕竟是老爷的一点骨血,还是厚葬了吧。”

    话音刚落,躺在地上的雷凡突然暴起,猛地从背后抱住了雷宏,张开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种突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包括酒楼上的那对爷孙。

    雷凡满脸的鲜血,一只眼睛无法睁开,睁着的右眼中,闪着刻骨的仇恨,不管不顾的,狠狠的撕咬着雷宏的脖子上的血肉。

    雷宏疼得大叫,脖子上很快就血流如注了。

    他运转《八部雷神拳》的内气,猛地一震,只听到雷凡的双臂咔嚓连响,骨头明显的被震裂,想要抽身离开,却发现雷凡抱住自己的力量没有丝毫的减弱,撕咬自己的力道也越大了。

    雷宏慌了,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再也顾不得身份,高高跳起,猛地旋身,背部着地,从三丈高的空中猛然摔落,把雷凡重重的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又是咔嚓的骨头断裂声,但雷凡抱住他的力量依旧没有减弱,死死地缠住他,用自己的一张嘴撕咬他。

    雷宏怕了,真正的怕了,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人拼死一击的可怕,他不顾脸面的大叫起来。

    “你们这些白痴,快来救我,把这个疯子掰开,砍掉他的手臂,快!”

    雷府的十几个恶奴这才惊醒过来,有人抽出了钢刀,跑过来,对着雷凡的肩膀狠狠的砍下来。

    酒楼上,白衣小女孩惊呼一声,灰衣老者的手指轻轻地的桌上一点,下一瞬间,持刀恶奴手中的钢刀被一股突然出现的气流震飞。

    老者随手把酒杯中的酒水向窗外一洒,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一声炸雷几乎震裂了天地。

    一团灰色的旋风骤然在街道上旋起,瞬间就高达百丈,呼啸着在街道上飞转,吓得街道上的人群惊呼四散。

    旋风一转,把雷府的这些人都卷了进来,只听到风中的惨呼声不断,十几条人影在风柱中急速的旋转,很快又被抛飞出来,摔在了几十丈外的街道上,骨断筋折,只剩下了半口气。

    雷府中的人,唯独少了雷凡。

    旋风呼啸着冲天旋起,越过顺阳府城内的无数房舍,冲上了天空,消失在了远方。

    密布阴云的天空骤然放亮,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万里的晴空。

    这场灾难来的突然,去的奇怪,只留下了顺阳府内无数茫然失措的老百姓,一些信徒跪在地上,祈祷着天上的神灵不要发怒。

    酒楼内,已经没有了那对爷孙的身影,无人注意到他们是怎么消失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方才的异变吸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