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妖兽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青州府建城在三千年前,经历了数代王朝的战火动乱,宏大厚重,底蕴深厚,更有无数的灵异传言与神异之事。(.(问天www.xiarixs.com))

    一条古老的小巷内,只有寥寥的几户人家,一户人家大门打开,走出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粉灵灵水嫩嫩的,跳着脚的走出大门,一眼见到了一只巴掌大小白色的猫咪蹲在门口,冲着她喵呜喵呜的叫着。

    小孩子都是喜欢小动物的,小女孩欢喜的跑过去想要抱起这只小猫,突然,看似人畜无害的猫咪猛地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嘴,一口就把小女孩给吞了下去,打个饱嗝,吐出了几块零落的花布,那是女孩身上穿的衣服。

    院子内,女孩的母亲唤了几声,没得到应答,慌忙出来查看,又被这只小猫吞进了肚子。

    这只猫的嘴角泛起了一抹狞笑,挑着尾巴,慢腾腾的走进了这户人家,很快的,里面响起了惊呼惨叫,鸡飞狗跳了一阵后,这只猫懒散的走出了院子,用前爪擦擦嘴角的一缕鲜血,满意的点点头。

    一股危险的警兆突然出现,这只猫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猛地一展身体,跳上了一株路边的古树,骤然又回头,惊慌的跳到地面,猛地钻进了地下,消失了。

    它刚刚消失,雷凡与虚云老道就赶到了这条小巷,来晚了一步,见到了那户人家的院子里,都是被吞吃剩下的残肢血肉,有人的,有家畜的,惨不忍睹。这户人家,已经被完全的灭门了。

    雷凡手中那盏长明灯上的青铜蛤蟆猛地睁开了一只眼,缓缓地张开了嘴,院子里突然冒出了一股刺骨的阴风寒气,散落在这户人家房舍地面的残肢血肉上冒出了一缕缕惨白的雾气,飘飘荡荡的吸进了青铜蛤蟆的嘴中。

    青铜蛤蟆的身体微微一颤,张嘴吐出了一条细细的白色灯芯,随后又吐出了一滴青黑色的灯油,做完这些后,闭上眼睛不动了。

    虚云老道查看了整个院子,人畜尽灭,叹口气,稽诵了声道号。

    “道长,能查出这是什么妖魔所为吗?真是可恶!”

    见到满地的血肉,雷凡动怒了,持着那盏油灯,忍不住的一挥手。

    骤然,油灯上的灯芯冒出了一团微小的火苗,一股青白色的火焰被点燃了。

    “这是。。。。”

    雷凡迷惑,虚云老道却是点点头,说:“长明灯把这些尸体内残存的精魂元气都给吸取,转化为灯芯灯油,现在长明火已经点燃了,你是守墓人,就是这件灵器的主人,只要你下令,这件灵器就会遵照你的吩咐追踪主凶的。”

    话音未落,雷凡手中长明灯上的火苗骤然转了一个方向,指向了院外的东北方向。

    “我们走!”

    虚云老道猛地一抓雷凡的手臂,脚下突然闪过了一团阵纹,雷凡猛地感觉天旋地转,青州府内的房屋街道在自己的面前飞的后退,他似乎化为了一团虚影,无阻无碍的穿过了无数的阁楼房舍,刹那间就来到了青州府城外的十几里的一处地方。

    长明灯的灯芯不断的转动着方向,给雷凡与虚云指出前进的方位,走走停停,又前进了百十里,虚云老道与雷凡就来到了一处豪门大院外。

    火苗一闪,灭了,青铜的长明灯骤然缩为一团虚影钻进了雷凡的体内。

    “我们来到正地方了。”

    虚云上前,打量着这处占地广大,气势宏大的建筑群,看了看有镇门石狮把守的前门牌匾上的几个字,脸色一冷。

    “洪府。”

    雷凡轻轻的念出声,见虚云老道的脸色不对,问:“道长,这洪府内是何人?”

    吱呀,洪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管家模样的胖子走出来,见到了站在门口张望的虚云与雷凡,皱皱眉,指了指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快走,别在这里停留,快走快走!”

    又是这种仗势欺人的豪门奴才,雷凡冷哼,想起了自己在雷府受到的那些欺压,一股火气就冒了出来。

    十几个家丁护卫的走出来,把雷凡于虚云给赶到一旁。雷凡想要摆脱,见虚云对他摇头,只得忍受着这些家丁护卫的呵斥,走到了一旁的角落里。

    一辆豪华的车马停在了门外,不多时,一个贵妇人带着一个少女走出来,进入了车厢内。

    少女长得小巧水灵,怀中抱着一只白色的小猫,粉嫩嫩的雪团一般的可爱,少女显然极为溺爱它,轻声的对它说着话,随着母亲进入了车厢。

    雷凡突然感觉体内的那盏长明灯又冒出了一团火苗,骤然指向了少女怀中的那只小猫,与此同时,那只本来是懒散的躺在少女怀中打呵欠的小猫也猛地睁开了眼睛,向雷凡看过来,浑身的毛骤然竖了起来,猫眼中明显显出了一丝惊慌。

    雷凡冷笑,知道找对了,少女怀里的这只小猫,很可能就是那只造成灭门惨祸的妖兽。

    由四匹高头大马拉动的黑色的马车缓缓地启动了,车旁,十几个护卫丫鬟寸步不离的跟着,向着青州府内的方向走去。

    “道长,我们跟着他们,那只猫就是妖物。”

    雷凡很肯定的说,虚云却只是点头,并没有行动。

    洪府门口,送走了夫人与小姐去青州府外的寺庙上香,那个管家见到雷凡于虚云还站在原地没走,行为可疑,有了一丝怀疑,领着几个精壮的护卫走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做什么的?”

    虚云老道一稽,说:“请问,这里的洪府,里面可是有位叫洪玄天的少年?”

    管家勃然大怒,一巴掌就向虚云老道的脸上抽过来。平时他也是蛮横惯了,习惯性的动作了。

    虚云老道怀念旧事,也不想与这种奴才动气,避开了管家的巴掌。

    管家平日里嚣张惯了,见虚云竟然敢躲开,当即喝令几个护卫动手:“臭牛鼻子,竟然敢当众侮辱我们的老祖宗,给我打!”

    几个护卫撸起袖子挥起拳头就向着雷凡与虚云打过来,他们这些人平日里仗着洪府的威严,欺压一方,对雷凡雨虚云老道这种明显不是富豪与官宦的平民,以往也是挥拳就打,张嘴就骂的。

    虚云老道自恃身份不会与这几个人计较,雷凡可是压制不住火气,当即上前挡住了这几个护卫。他是力境第八重的修为,这几个护卫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力境第三重,哪里会是雷凡的对手。

    乒乒乓乓的几下,再看现场,五个护卫都被雷凡几拳打翻在地,躺在地上呻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