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捕乱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零四十二章 刘太后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万万没有想到,最终还是从郭公公哪里得到了一些消息,“太后……”

    果然如小鱼儿猜测的一样,皇宫里最大的不是皇帝而是太后她老人,一个失去丈夫的女人是最可怕的,更何况她还没有子嗣的老妖婆。

    历史上,这位与武则天有的一拼的刘太后,的确不是小人物。于是两人就赶到了太后所居住的慈宁宫。

    刘太后正在歇息,她听闻脚步声道:“竟然来了,怎么不进来?”

    小鱼儿与鬼面四目相视,看来这个刘太后是高手。两人隐藏的功夫可是一绝。鬼面是杀手,自然有一套隐匿的功法。而身有系统的小鱼儿更加不得了,随便搞出一套隐匿的药丸,就能隐蔽。

    这老妖婆绝对是超过60级,比他们俩人搞出10几个等级。

    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来了,肯定不能走了。于是两人下定决心就进了慈宁宫。

    “吱吱”

    门推开了,他们看见一个女人妖娆的坐在床榻上,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慈宁宫,绝对以为是哪个娘娘的寝宫。

    这刘太后根本看不出来是老太婆,而是很妖娆的少妇,不对,应该是说那种久违侵露的怨妇。

    鬼面可是非常喜欢辣手摧花的主儿,抓起手中的宝剑就准备开怪。

    小鱼儿抬起右手拦住鬼面道:

    “等等”

    鬼面看着小鱼儿,难道这小子要临阵倒戈?被这妖妇迷惑了?希望他能给一个解释。

    小鱼儿扫了一眼,并没有给出解释,而是上前请安道:“开封府尹座下捕快小鱼儿叩见太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刘太后虽然脸上带着面纱瞧不见模样,但是小鱼儿偷偷向皇太后瞧了一眼,只见她脸色极白,目光炯炯,但眉头微蹙,似乎颇有愁色。只见一声冷笑:“竟然见了本宫,为何不下跪?难道包大人没有教你们礼仪吗?”

    小鱼儿微微欠身道:“见了太后老人家自然要礼仪的,但,您,恕在下眼戳,实在瞧不出…”

    “瞧不出什么?”

    “明白人不说暗话。”

    却迎来了对方的一声冷笑:“好大的胆子,竟然夜闯慈宁宫。来人呢?给哀家拿下。”

    瞬间。“唰唰”一阵亮光闪闪,从屏风后面跳出四只手持长剑的宫女?难道这BOSS身旁还要有F4护法?这又不是神庙。

    说时迟。那时快,四个宫女手持长剑袭来。

    鬼面厉声道:“说那么多功夫干什么?还不是要打?”他在埋怨完,就持剑上前与四个宫女纠缠在一起。

    四个宫女不是等闲之辈,练会了一套合击术——高山流水,横扫千军。看来这皇宫里在民间搜罗了不少珍贵秘籍,连四人合击术都会。

    这四个宫女在太后身边多年,早就掌握了心有灵犀一点通。即便是宗师的鬼面也勉强招架。

    而此刻的太后则是吃起了葡萄,好像在看一场戏。小鱼儿皱了一下眉头,立即出手道:“擒贼先擒王。”

    说完就抽出大刀跳上房梁。以一个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朝着太后袭去。

    太后小手轻轻一抬,一阵风袭来。而小鱼儿感觉到了这阵风的震撼。

    “噗”

    小鱼儿感觉到了喉咙一甜,一阵血箭从口里喷出。仅仅一掌就让他受到如此伤害,看见这女人厉害。

    “小鱼儿!!!”

    鬼面现在被纠缠也没有办法腾出手帮忙,看到自己弟弟受伤,问道:“小鱼儿?!”

    “咳咳”小鱼儿缓过劲儿道:“没事,还死不了。妹的。这女人果然危险,恐怕你我联手都不是她的对手。”暗忖,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于是,他暗运真气疗伤,口里却道:“太后,果然是太后。竟然深藏不露?看来那些人的死与你是分不开的。”

    也不待刘太后回答,而是又道:“想必皇上的亲生母亲也是你杀的吧?”

    “你胡说什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可是被皇上封为天下第一捕。”

    “你到底知道什么?”

    道:“真宗年间,有两妃,刘妃跟李妃,俱各有娠…”

    历史上仁宗确有认母一事。据历史记载,宋仁宗既非皇后所生,也非皇妃之子。而是侍奉真宗刘德妃的宫女李氏所生。仁宗生下后,刘德妃将其收为己子,亲加抚养,后来在年幼时即继了皇位。这样,刘德妃就成了皇太后。由于仁宗年幼不能理政,乃由刘太后垂帘听政。仁宗并不知道自己生母是李氏,朝中大臣畏惧太后之威也不敢说。但刘太后仁慈厚道,当仁宗生母李氏病重时,刘太后将其由宫女晋升为宸妃。后来李氏病故,刘太后还以皇后之礼给予厚葬,这对一位宫女出身的人来说,也是备极哀荣了。过了若干年,刘太后逝世后,仁宗左右有人奏明仁宗:‘陛下乃李宸妃所生,宸妃死于非命。‘言下之意,宸妃乃刘后所害。究竟如何,仁宗自然要查清。好在宸妃灵柩尚在,于是仁宗亲看开启宸妃之棺察视。宸妃遗体由于有水银保护,故其肤色就像活人一般,并非被人害死模样。再看她的冠服,确如皇后。这就证明当初宸妃确实因病而死,刘太后也确实将宸妃按皇后礼安葬。仁宗看到这一切,感慨地说道:‘人言哪能相信啊!‘由此可知,刘妃、李妃确有其人,但其事绝非传说的那样。

    ‘仁宗认母‘这一事件整个过程,也与包拯毫无关系。这件事发生在仁宗亲政之前,也就是仁宗明道元年(公元1032年)以前,而此时包拯还是一个布衣百姓。直到仁宗景佑四年(公元1037年),29岁的包拯才考中进士,本被派到建昌县(今江西永修)任职,由于包拯为孝敬年事已高的双亲,请求回到家乡附近任职,于是在和州(今安徽和县)做官。但由于还不在父母身边,包拯又辞职回家,孝养双亲多年。直到双亲去世。包拯守丧期满,才在亲友劝告下,离家去天长县(今属安徽)任职,而这时他已经40岁,步入中年了。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去过京城。哪能帮助仁宗寻找生母呢!

    关于赵祯的身世,有一种至今流传的说法。这就是‘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主人公的传奇经历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清末成书的《三侠五义》称刘氏、李氏在真宗晚年同时怀孕,为了争当正宫娘娘,刘妃工于心计,将李氏所生之子换成了一只剥了皮的狸猫,污蔑李妃生下了妖孽。真宗大怒,将李妃打入冷宫,而将刘妃立为皇后。后来,天怒人怨。刘妃所生之子夭折,而李妃所生男婴在经过波折后被立为太子,并登上皇位,这就是仁宗。在包拯的帮助下,仁宗得知真相,并与已双目失明的李妃相认,而已升为皇太后的刘氏则畏罪自缢而死。

    自宋朝以来。由于、戏剧等各种为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的演绎,仁宗生母之谜日益鲜活生动,备受世人关注。尽管历朝历代增加、删改了不少或虚假或真实的内容,而且,戏曲和中情节也不尽相同。然而,这一故事本身就是一件大案。仁宗究竟是真宗后刘氏之子,还是妃子李氏亲生,无论是,还是戏曲,几乎众口一辞,认定仁宗是李妃所生,而非刘皇后之子。

    事实也大体如此。李氏本是刘后做妃子时的侍女。庄重寡言,后来被真宗看中,成为后宫嫔妃之一。在李妃之前,真宗后妃曾经生过5个男孩,都先后夭折。此时真宗正忧心如焚,处于无人继承皇位的难堪之中。据记载,李氏有身孕时,跟随真宗出游,不小心碰掉了玉钗。真宗心中暗卜道:玉钗若是完好,当生男孩儿。左右取来玉钗,果然完好如初。这一传说从侧面反映出真宗求子若渴的迫切心态,也是真宗无奈之余求助神灵降子的真实写照。虽然不尽可信,但可以肯定的是,李氏后来的确产下一个男婴。真宗中年得子,自然喜出望外。仁宗赵祯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记住自己亲生母亲的容颜,便在父皇真宗的默许下,被一直未能生育的刘氏据为己子。生母李氏慑于刘后的权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夺去,却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满情绪,否则不仅会危害自身,也会给亲生儿子带来灾难。

    乾兴元年,13岁的仁宗即位,刘氏以皇太后身份垂帘听政,权倾朝野。后人或许是出于男权意识,或许是基于正统观念,将刘后比作唐代的武则天,而对她当政非议甚多。加上宋初有过兄终弟及的先例,而真宗又确有一个能干的弟弟泾王赵元俨,便出现了许多传闻,说刘后在真宗临终时,以不正当手段排斥赵元俨,从而攫取了最高权力。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称,在真宗病逝前最后一刻,真宗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又伸出五指,再展三指,以示意叩榻问疾的诸大臣。后有人臆测,当时真宗是想让自己的弟弟,也即戏文中知名度极高的‘八千岁‘元俨摄政并辅佐赵祯。但刘后于事后派人对大臣解释说,官家所示,仅指三、五日病可稍退,别无他意。元俨闻听此事后,发现自己已成为刘后当权的障碍。为了避免遭到刘后的残酷政治打击,他立即闭门谢客,不再参与朝中之事,直至刘后去世,仁宗亲政。

    然而,传闻毕竟不是事实。据可靠资料记载,真宗病危时,惟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年幼的儿子,生怕皇位落入他人之手。他最后一次在寝殿召见了大臣们,宰相丁谓代表文武百官在真宗面前信誓旦旦地作出承诺,皇太子聪明睿智,已经作好了继承大统的准备,臣等定会尽力辅佐。更何况有皇后居中裁决军国大事,天下太平,四方归服。臣等若敢有异议,便是危害江山社稷,罪当万死。这实际上是向真宗保证将全力辅佐新皇帝,决不容许有废立之心。真宗当时已经不能说话,只是点头微笑,表示满意。事实上,真宗晚年,刘皇后的权势越来越大,基本上控制了朝政,再加上宰相丁谓等人的附和,因而真宗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真宗留下遗诏,要‘皇太后权同处分军国事‘,相当于让刘后掌握了最高权力。

    这样,仁宗就在养母的权力阴影下一天天长大。刘太后在世时,他一直不知先皇嫔妃中的李顺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这大概与刘太后有直接关系,毕竟她在后宫及朝廷内外都能一手遮天。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不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仁宗身世秘密的。明道二年,刘太后病逝,仁宗刚刚亲政,这个秘密也就逐渐公开了。至于是谁最早告诉仁宗实情的,已很难弄清楚,凡是那些与刘太后不和的人均有可能向仁宗说明真相,但可能性最大的当是‘八千岁‘皇叔赵元俨和杨太妃。赵元俨自真宗死后,过了10余年的隐居生活,闭门谢客,不理朝政,在仁宗亲政之际,赵元俨突然复出,告以真相,应该是情理之中。杨太妃自仁宗幼年时期便一直照料其饮食起居,仁宗对她也极有感情,在宫中称刘后为大娘娘,呼杨太妃则为出实情也是极有可能的。无论如何,仁宗了解了自己的身世。

    蒙受了20年的欺骗,生母也在明道元年不明不白地死去,当仁宗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其震惊无异于天崩地陷。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一面亲自乘坐牛车赶赴安放李妃灵柩的洪福院,一面派兵包围了刘后的住宅,以便查清事实真相后作出处理。此时的仁宗不仅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而且听说自己的亲生母亲竟死于非命,他一定要打开棺木查验真相。当棺木打开,只见以水银浸泡、尸身不坏的李妃安详地躺在棺木中,容貌如生,服饰华丽,仁宗这才叹道:‘人言岂能信?‘随即下令遣散了包围刘宅的兵士,并在刘太后遗像前焚香,道:‘自今大娘娘平生分明矣。‘言外之意就是刘太后是清白无辜的,她并没有谋害自己的母亲。

    李氏是在临死时才被封为宸妃的,刘太后在李妃死后,最初是想秘而不宣,准备以一般宫人礼仪举办丧事。但宰相吕夷简力劝大权在握的刘太后,要想保全刘氏一门,就必须厚葬李妃,刘后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以高规格为李宸妃发丧。生母虽然厚葬,但却未能冲淡仁宗对李氏的无限愧疚,他一定要让自己的母亲享受到生前未曾得到的名分。经过朝廷上下一番激烈争论,最终,将真宗的第一位皇后郭氏列于太庙之中,而另建一座奉慈庙分别供奉刘氏、李氏的牌位。刘氏被追谥为庄献明肃皇太后,李氏被追谥为庄懿皇太后。奉慈庙的建立,最终确立了仁宗生母的地位,同时也意味着年轻的仁宗在政治上的日益成熟,逐渐摆脱了刘太后的阴影。(。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