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真理天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被诅咒的命运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六章被诅咒的命运

    木然得盯着头顶明亮的灯管,片刻不到的时间变有一种炫目的感觉。

    眨了眨眼,帝督从试验台上坐起来。

    试验所里一片寂静,残留试验台上淡淡的血腥气若隐若现,因为诅咒的关系最近的实验都暂停了。

    帝督一遍又一遍反思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他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难道是被诅咒迷惑了吗?

    总感觉来到幻想乡之后,事情似乎朝着奇怪的方向在发展。

    抬起白皙得有些透明的手反复看了看,帕秋莉的提醒还在耳边回响,他自然也是愿意相信的。可没有问题就是没有问题,帝督不想自欺欺人。

    诅咒听上去似乎很恐怖,但具有【幻想杀手】这项能力的他怎么也不应该会中招。

    “果然,还是要找爱丽丝确认一下。”

    犹豫了半,不管是为了破除诅咒,还是确认自己没有问题,帝督都打算找爱丽丝问个究竟。

    利索得翻身站起,抖了抖有些僵硬的腿,帝督打算趁着时间还早,直接赶到黑之前找到爱丽丝。

    魔法森林

    距离异变解除不过就是那么一两的功夫,枝条上便抽出了新芽,曾经被大雪覆盖的地面也生长了零零散散的青草,不时就能看见树枝上有鸟落到地上啄食草籽。

    相比大雪之时,现在的路况好了许多,至少帝督不会迷失方向。

    森林的深处,坐落着的爱丽丝的洋房,依旧是干净整洁得让人赏心悦目。

    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帝督上前一步,抬手欲叩。

    明明进入幻想乡不过半年的时间,却已经来过数次这边,就连敲响这个门也熟练无比。

    可是,抬起的手刚刚作出叩门的动作,紧闭的大门却自己先行开启了。

    “爱丽丝?”

    从打开的门缝里窥视一眼,帝督迟疑地喊了一声。

    “进来吧,刚刚在窗边看到你过来的身影了。”

    房子的主人发出了邀请,同时也解释了门为什么那么恰到好处得打开,原来爱丽丝早就发现接近这里的帝督。

    得到邀请,帝督没有贸然进入,而是先将鞋底在房门外的草地擦了擦,把鞋上沾着的泥土擦净这才走近了爱丽丝的家中。

    这个季节的森林可是湿润无比,一脚下去一半是土,一半是泥。

    哪怕并没有硬性的要求,但这样细心的举动还是让爱丽丝对帝督的好感大增。

    “是为了身上的诅咒来的吧。”

    才刚刚坐下,帝督正想告知此行的目的,没想到爱丽丝却轻易得猜到了。

    “你知道?这么,我的身上真的有诅咒喽。我怎么就一点也感觉不到。”

    脸上礼节性的笑容顿时化为了一抹苦笑,帝督耸了耸肩充满了不解,怎么一个两个都他中了诅咒,偏偏自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爱丽丝撩起鬓角的秀发得意地一笑,十指勾动操纵几个人偶给自己与帝督倒茶。

    巧的人偶抱着对她们而言巨大的茶杯和茶壶在桌子上“啪嗒啪嗒”得跑动起来,非常熟练得给帝督倒了满满的一杯红茶。

    不过,与其是它们熟练,还不如爱丽丝对人偶的操纵高明。

    “因为下这个诅咒的人非常高明,并不是针对你本人诅咒,而是对你未来的命运诅咒。”

    能这么简单得出来,还多亏了帝督在进门前的那个体贴的举动,赢取了爱丽丝的好感,否则身为魔女的她才不会那么轻易给予人帮助。

    当然,帝督的那个举动并非是为了讨好爱丽丝,纯粹出于礼节的习惯罢了。

    但正是这样下意识,并非刻意的举动,才更加能够取得他人的好感。

    “既然爱丽丝姐你发现了这个诅咒,那么可以告知我解除的办法吗?”

    将茶杯的红茶一饮而尽,帝督放下茶杯用充满期盼的目光看着爱丽丝,满怀诚意地问道。

    可是,爱丽丝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这让帝督顿时大感不妙。

    “很遗憾,并非我为难你,而是我也不知道。虽然我能察觉到诅咒,那是有很多方面的原因的。一来是我对于诅咒有很深入的研究,而来是魔女对诅咒生的敏感。”

    “即使是我,没有真正调查过之前,也只是能够模模糊糊感觉到你的命运线上缠绕着某种诅咒的气息。不过,这个诅咒之前并没有那么强大,感觉也是隐约可见,现在一看却与之前给我的感觉截然不同,散发非常的强烈和明显的气息。”

    遗憾得看了帝督一眼,爱丽丝无奈地道。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个诅咒吗?”

    帝督郁闷得靠在沙发上哀叹道。

    爱丽丝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一丝狡诈的目光。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不过嘛,需要你进行一些配合。”

    手指捻动耳边的金发,爱丽丝以略带侵略性的目光注视着帝督,狡猾地试探道。

    听爱丽丝也是一位对灵魂有着深入研究的魔法使,帝督可不敢放心把自己交给她摆弄。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倒也不是不行啦,不过我对自己的命还是满珍惜的。如果你不能保证你的‘调查’不会伤到我的话,我恐怕不能接受。”

    诅咒如鲠在喉,让帝督浑身不自在,尽管巴不得立刻找到解决的办法,可帝督也不敢将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里。

    别帝督疑心病太重,这不过是非常正常的谨慎罢了。

    惜命有什么错,不珍惜生命的人,不配拥有它。

    “这个嘛,风险是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的。不过我可以保证,我对你是没有恶意的。我们可以签订契约,在契约中注明不可以任意方式企图伤害对方。”

    爱丽丝见帝督有些犹豫,便趁热打铁提出了契约作为保证。

    契约的话,想来还是可以相信的,帝督的疑心立即消失不少。但他还没有放心,契约保证的是他们不会伤害对方,可却不能保证实验安全。

    意外总是会有的,就像是他自己的试验一样。

    不过,有些风险是必须承担的,不冒风险哪来的高收益。

    “不管怎么办,总之前提都是先确认诅咒的种类和性质吧。这一点应该没错吧?先让我们把这个诅咒弄清楚吧。”

    帝督决定考察一下爱丽丝的本事,顺便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安全。

    爱丽丝点了点头,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很快,帝督就在爱丽丝的指示下站到了她绘好的魔法阵中。

    与帕秋莉将魔法记载在书本中不同,爱丽丝偏向于将魔法阵刻画到地板上。由于有着众多的人偶帮助,加上她的灵巧是在幻想乡中数一数二的,这种做法对她而言更加可取吧。

    爱丽丝俯身蹲在魔法阵的节点边上,将魔力注入进入。

    魔力沿着刻画好的轨迹流动,依次激活了各个节点,淡淡的魔力辉光从魔法阵里升起。

    一瞬间,明亮却不耀眼的淡金色的光柱从魔法阵里升起。

    帝督下意识得抬手遮挡光线,却发现光线并不会刺痛他的眼睛,随即他好奇得观察这个魔法的效果。

    一股**的每一条经络和血管,每一个念头都被看穿的感觉从帝督的心头冒出,战栗的感觉至尾椎骨一路爬行直冲大脑。

    这是魔法阵的功效,非常强大的扫描能力。

    帝督强忍着从魔法阵中逃离的**,压制着体内的力量对扫描本能得抗拒,极力平稳心态让爱丽丝得到最正确的观察成果。

    “好了。”

    正当帝督已经快安奈不住那种心底的一切都被曝光的感觉,爱丽丝冷静的声音让他的大脑急剧降温。

    “谢谢地,这种讨厌的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迫不及待得从魔法阵中走了出来,帝督抓起桌上的茶杯,也没看是不是自己的,便将里面的红茶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那是我……”

    爱丽丝急切得抬起手想要阻止,但看帝督已经将红茶喝掉了,便放弃了之前的打算。

    “怎么了?”

    发觉不对的帝督看着爱丽丝幽怨的目光,纳闷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算了,没什么。我们去谈谈检查的结果吧。”

    看到帝督没有反应过来,爱丽丝也不想声张闹到大家都不好意思,摆了摆手打断了这个话题。

    爱丽丝成功的转移了帝督的注意力,他立即忘掉了之前的疑惑,向她投以询问的眼神。

    “诅咒的真相我已经有头绪了。”

    趁帝督注意力移开,爱丽丝不动声色得操控人偶将两人的茶杯都撤下。被帝督用过的茶杯,洗过之前她是不会再用的。

    手指一勾,已经将茶杯送进厨房的人偶上海便跃入了爱丽丝的怀抱中。

    “你听过吗?吸血鬼的诅咒。”

    爱丽丝抱着人偶回到桌子前坐下,朝帝督缓缓道。

    吸血鬼的诅咒,欧洲非常著名的诅咒之一,可以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特别是她们这些修炼魔法的魔法使,更是不可能没有听过。

    帝督不敢无所不知,但也算博学,加上在学园都市世界掠夺了大量魔法侧的典藏,自然了解过这个诅咒。

    实际上,关于吸血鬼的研究帝督并不比谁少。

    在绯弹世界第一次接触到吸血鬼,他就开始了对这个号称永生不死的种族的研究。

    可惜,结果令他非常失望,那样的永生根本没资格配得上永生这个词。

    真正的永生,至少也要像蓬莱山辉夜和藤原妹红那种不死身才行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